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章 糾結

第一百章 糾結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東華羽仙摸了半天,什麼都沒有摸到。

可是對東華羽凡的懷疑一點都沒有減少,她總覺得東華羽凡是拿到了什麼東西的,可是此時見無以為然的表情,又有些不確定。因此並未聲張,只是一雙眼睛緊緊的盯著東華羽凡。

東華羽凡心放了下去,走到一個角落,直接取出一張毯子鋪在地上,然後坐下,靠在牆上,望著天花板發獃。

實際上神識早就已經進入了空間。

「怎麼樣?發現了什麼?」東華羽凡急切的問道。

「不知道。」李霸天懨懨的回道。

「怎麼了?」東華羽凡詫異。

「我沒有靈力,打不開戒指。

呃、好吧,東華羽凡忘了打開儲物戒指是需要滴血認主,然後利用靈力使用的。雖然她不是特別明白為什麼自己使用空間的時候沒有用到靈力,因為最開始她只是一個凡人。

只是現在她不能貿然將戒指拿出去滴血認主,外面的東華羽仙一直盯著她,她沒有機會輕舉妄動,只能幹瞪眼。

「有沒有其他的辦法?」東華羽凡不死心的問道。

她總覺得,說不定出去的答案就在這裡面呢。

李霸天翻了個白眼,搖頭,直接再次躺進了溫泉。舒服的說道:

「你這溫泉真不錯,我感覺拉粑粑順暢多了。」

說完就是一陣哼哼唧唧的。

「不要在我溫泉裡面拉粑粑,你是不是傻。」被這麼一打斷。東華羽凡頓時憤怒了起來。

她的溫泉,不知道有多久都不能泡了。只是這種洗精伐髓的靈泉,對於李霸天來說。居然只能改變便秘的事情。好吧,這樣也算是洗精伐髓了。只是魚有經脈嗎?她很懷疑。

東華羽仙死死的盯著她,東華羽凡就死死的盯著天花板上那個唯一讓她認出來的人影。只覺得越看越奇怪,人影的樣子好像是被打倒在地的樣子,手指的方向正好是整個宮殿的正北方,那不就是黃金座椅的方向嗎?

手指拱形朝下,似乎意有所指呢!

東華羽凡不動聲色。看了一眼東華羽仙,這貨看了這麼久,居然還盯著她。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也不著急,反正這個東西擺在這裡,只要別人沒有發現,跑不了。她不相信。東華羽仙不著急。

只是現在。她真的有些餓了,只能取出一些乾糧出來吃,之前那些肉全部餵了李霸天。若是早知道李霸天是老鄉,她是絕對不可能將這個拿去浪費了。

東華羽仙心裡暗暗著急,她心裡非常懷疑東華羽凡,總覺得東華羽凡手中肯定有什麼很重要的東西。這種感覺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所以這一次她一定要搞清楚。可是死死盯了東華羽凡這麼久,東華羽凡也非常沉得住氣。

可是她沉得住氣。東華羽仙卻並非這樣。她一個人行走的時候,有不少的收貨。雖然很多東西因為時間過長已經無法使用了,但是還是有不少令人心跳的寶物讓她收穫頗豐。

可是這些都不夠,從進入這個大殿開始,她的心就一直揪著,總覺得這裡有什麼東西在呼喚自己。她肯定,那樣東西是她的,是她缺少的。可是此時再也沒有那種感覺了,她肯定是東華羽凡拿的,明明大殿這麼多人,她偏偏就認定了東華羽凡。

時間一長,東華羽仙有些坐不住了。

她手上有一件東西不能再儲物戒指中呆太長,不然便無法試用了,可是此時出不去,那樣東西不能拿出來。心裡暗暗著急,狠狠的瞪了一眼東華羽凡之後,還是轉身跑去找葉迦去了。此時的葉迦也在專心的尋找著出去的線索,這個時候大殿裡面的眾人還算是齊心協力,並未發生什麼糾紛。

但是此時沒有糾紛不代表等會沒有,若是有了出去的線索,那麼這裡肯定會有一場廝殺。

就算手中並沒有什麼收穫,別人也不會相信。況且,哪怕再窮,修士手中都不可能沒有一點家當的。被人殺人奪寶也不一定是因為其他。

因此,大殿裡面的人雖然看似漫不經心,但是人人都警惕著周圍的人。

看東華羽仙總算是不盯著自己了,東華羽凡鬆了口氣,但是卻並未將戒指拿出來,此時人多眼雜,說不得哪一個修為高深的人會發現,還不如等安全了之後再說。

趁著這個時候,東華羽凡悄悄的捏著幾塊靈石恢復體內靈力。罷了這才裝著不經意的往正北方移過去,這個地方同樣也是被不少人找過了,修真者靈識普遍強大,東華羽凡手上的動作不敢太多,之前摸索雕像的時候還是有些冒險了,若不是因為那個雕像被探查的太多次,而且也算是運氣好,不然也不可能這麼容易就拿下來。

這個座椅實際上非常的簡單。除了金色就沒有第二種顏色了。

看著這個金色,莫名的,東華羽凡想起了之前在洞裡面那追著自己的那種金色類似於岩漿的東西。心裡突然有些不喜,實際上,對於金銀她並不像其他人那樣不屑。若是以前,她肯定不帶猶豫的直接收入儲物戒中,可是如今,心裡難免有了芥蒂。

座椅似乎和地面連為了一體,並不能將它移動分毫,雖然眾人疑惑,但是找不到一點奇怪的地方,就作罷了。

東華羽凡圍著金椅轉了一圈,確實沒有什麼值得懷疑的地方。唯一可疑的可能就是將金椅和地板融為一體了吧。

突然,東華羽凡靈機一動,試探著坐在金椅上面,臉上帶著一絲絲笑容。

「哈哈,道友倒是有趣。」金椅旁突然有一位女子突然笑著說道。

東華羽凡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