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零二章 出

第一百零二章 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此時顧不得那麼多了.

凝華決對於東華羽凡來說有些深奧,雖然有些不太明白,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嘗試著運轉著凝華決的功法。

剛一運轉,只覺得丹田裡面一陣冰涼,彷彿整個丹田變成了冰窟窿一樣。原本沒有什麼感覺的東華羽凡頓時覺得自己好冷好冷,簡直就像是光著身子站在零下二十多度的冰雪裡面一樣。狠狠的咬著牙,繼續運轉著功法,她就不相信了。

過了好一會,東華羽凡總算是適應了這樣的寒冷,可是漸漸的,那股寒冷似乎慢慢褪卻了。一股溫和又舒服的感覺令東華羽凡感覺自己彷彿如遇春風一樣。又彷彿睡在軟軟的床墊上,只覺得若是時間一直停在這一刻就完美了。

在東華羽凡不知不覺之間,丹田裡面的雲團突然分成個兩道,一邊一道雲團都在努力的壓縮著。越來越小,被丹田撐大的小腹慢慢變小,最後恢復至正常。

這時的丹田裡面安安穩穩的立著兩顆一藍一綠兩種顏色的圓粒。上面不是金光閃過,彷彿有著無窮無盡的力量一般。

這……這是自己的金丹,雖然如今沒有轉化成金丹,但是為什麼自己的金丹是兩顆呢?

東華羽凡很懷疑,自己是不是轉化失敗了。

坐在地上半天,東華羽凡都有些想不明白,按理來說,不管是有多少種靈根,都只會有一顆金丹才對。為毛自己是兩顆金丹,在丹田裡面各據一方。

而且,東華羽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藍色金丹厲害,但綠色金丹似乎非常的溫和。莫非就是自己成為變異雙靈根的緣故。

百思不得其解的東華羽凡只能暫時放下心裡的疑惑,只不過結丹之後不是應該有雷劫嗎?話說自己的雷劫去了哪裡?

站起身,雖然此時依舊看不到周圍的東西,但是東華羽凡的觸感比之前更加的凝實。之前抓著驚異的把手都會有些恍然,如今只覺得是真切的摸到了東西的感覺了。

此時突破了,仍然如此。東華羽凡反而慢慢的將心放下了。摸了摸手指上面的戒指,這是自己認了主的戒指,還未查看裡面究竟有什麼東西呢。只可惜這裡不能用神識。不然她說不定能夠從這個戒指中知道一些蛛絲馬跡的。

摸著把手,坐在金椅上面,東華羽凡撐著頭,思考著自己接下來應該怎麼做。

突破了結丹期之後。短時間內是不可能突破的。只能不斷的鞏固修為。她此時缺少的就是實戰經驗了,看來若是這次能夠回去的話,最好還是去門派的戰堂看看了。

「啪。」

就在東華羽凡思考的時候,突然覺得耳邊傳來一聲清脆的響聲。

這個聲音很清晰,似乎是從自己身邊的地方響起的。可是東華羽凡很確定自己並沒有觸碰到什麼東西,況且,她也是直到此時才知道,她的聽覺似乎也恢復了。此時就差視覺了。只是這個響聲證明了,這個地方似乎不止她一個人。

她能安然無恙的坐在這裡。同樣也證明了,別人似乎也和她一樣看不見。

『嗒』

念頭剛過,只聽得一陣晃動,眼前彷彿有流光閃過,這一瞬間,眼前似乎一下子亮了起來。東華羽凡下意識的擋住眼睛的視線。許久未看見亮光,若是突然看見,只怕會傷眼。

這一睜眼,東華羽凡直接愣在了原地。

「老大,你怎麼在這裡?」東華羽凡一睜眼就看到盤腿坐在不遠處的風傾塵,下了一跳,直接從金椅上面跑下來,到了風傾塵的身邊。

此時的風傾塵似乎又恢復了最開始遇到他的那個時候的樣子,身體非常的虛弱,整個人氣息非常的微弱,彷彿遭受到了巨大的打擊一般。他的修為這麼厲害,是什麼人能這樣對他?

東華羽凡來不及想太多,連忙將風傾塵扶到金椅上面坐下,這才想著自己似乎可以利用木靈力來為別人療傷。

只是,此時更重要的是,東華羽凡發現,自己的周圍似乎有不少的人,他們似乎都圍繞在金椅的周圍,如同之前在大殿一樣。她的四周依舊有一道圓圈,只不過這一次,圓圈裡面多了一個風傾塵。

慶幸的是,這些人個態不同,和之前的東華羽凡相差無幾,似乎都被別人封閉了五感。

唯有那幾個結丹期的修為要好上許多,築基期的修士基本上是和東華羽凡之前的狀況差不多的。東華羽凡吞了吞口水,若是這些人發現她這麼快就突破到了結丹期,會不會更加覺得她拿到了什麼寶貝呢?

可是這個地方修鍊似乎真的要快許多呢。

算了,管不得別人了。

將木靈力注於之間,點入風傾塵的眉心。

隨後,東華羽凡越是探查,就越是皺眉頭。

風傾塵的傷勢非常的重,她此時的修為更本沒有辦法為他醫治,最多將他表面的傷勢恢復。

體內的傷勢太過於嚴重,且令他受傷的對手修為也不低,內傷皆是高階修士所為,若是按照她此時的修為,至少需要好幾年才能完全醫治好,這還需要他自己配合才行。當然,也可以去尋找治療傷勢的靈植才行。

「老大,你醒醒。」東華羽凡搖了搖風傾塵的手臂,發現他現在似乎是有些昏迷的樣子。

摸了摸額頭,還有些發燙。

他已是靈體,怎麼可能還會生病呢?

修真者引氣入體之後,便不會生凡間的病了。

「老大,風、傾塵。」東華羽凡不死心的繼續叫道。

這個地方打不開空間,也打不開儲物空間。她手中根本沒有辦法醫治他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