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零六章 回宗門

第一百零六章 回宗門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尹幽妍他們走了之後,東華羽凡頓時覺得周圍似乎安靜了不少。

如今只剩下兩人一魚了,氣氛漸漸有些尷尬。

「那什麼,我去找個水坑散散熱,你們自便哈。」李霸天溜得最快,話音一說完,魚影就不在了。

面對風傾塵,東華羽凡還是有些不知道說什麼,乾脆什麼也不說了,直接往外面走去。

「等等。」

手被人抓住了,東華羽凡感覺到手腕再次被某人抓住,忍不住抖了抖。好在風傾塵此時也知道分寸,並沒有抓太緊,不過也並未讓東華羽凡將他的手掙脫掉就是了。

「一起吧。」

東華羽凡詫異的看了一眼風傾塵,只見他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整個人如同浸染在陽光里一樣,特別的耀眼。有些人真是,什麼都不做,就僅僅是站在那裡,就好像是一個發光體一樣,一瞬間就將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了過去。東華羽凡毫不懷疑,風傾塵絕壁就是這樣的人了。

「哦,走吧。」東華羽凡木木的點點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渾渾噩噩的就走出了客棧。

直到走到熙熙攘攘的人群裡面的時候,東華羽凡才發現,風傾塵此時已經沒有抓住她的手了,改為十字相扣了。回過神的東華羽凡頓時臉紅到了脖子根,這貨啥時候直到十字相扣了,看來應該是李霸天的成果了。莫名的,心裡隱隱有了更多的額期待。

李霸天雖然是個二世祖,但是追女人確實很有一套,也不知道風傾塵有沒有學到一星半點呢。不過東華羽凡覺得,像風傾塵這樣的人物,估計是不用追女孩子的,只要一站在那裡,女孩子就會自動走上來的。

這不,一路走過去,身邊若有似無的已經跟了一路的女子了。媚眼一個接著一個的拋到兩人周圍。東華羽凡忍不住雞皮疙瘩,瞥了一眼風傾塵,結果這貨居然半點反應都沒有。感覺到東華羽凡在看他,他竟然對著東華羽凡輕輕一笑。

已經阻擋不及的東華羽凡鬱悶不已。這一笑,周圍的女子全部怔在原地,就差沒有撲上來了。

「走著。」東華羽凡趁著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拉著風傾塵的走快速的穿過人群,盡量往人少的地方跑去。

「這位道友。在下玉虛宗弟子,想要與道友結識一番……」路人甲女子的聲音飛快的從後面傳來,聲音足夠大,但是也足夠嗲。

喲呵,還是個同門呢。

「道友,相見即是緣分,不知可否相識一番。」路人乙女子柔柔的開口,絲毫不遜於路人甲女子。

「道友……」

俗話說,三個女人一台戲,一群女子簡直就是魔鬼。

幸好東華羽凡跑到拐角處及時取出紗帽戴在他的頭上。這才免於一難。看來以後是萬萬不能將他頭上的紗帽取下來了,這人簡直就是一個禍害。

「你看看,都怪你,我都沒辦法逛街了。」東華羽凡沒好氣的瞥了他一眼,在仔細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什麼人注意他們,這才尋了個道走了過去。

「我、我要送你一個東西。」風傾塵遲疑了一下,說出了一句話。

咦,東華羽凡停下腳步,好奇的回頭看著他。問道:

「什麼東西?」收禮物這種事情必須要積極,沒想到他還真的開竅了呢,李霸天這個花花公子果然是有一套。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果然感興趣,心裡一喜。不動神色的取出一個木盒,放到東華羽凡的面前,示意她打開。

忍住激動,東華羽凡看了他一眼,這才伸出手將木盒的蓋子打開。

隨後,愣住。

木盒裡面。居然是一把剪刀。神識探入,尼瑪,居然是一把普通的剪刀。東華羽凡有些不確定,看了他一眼,不過因為有紗帽擋住,看不清楚他臉上的表情,不過東華羽凡真的很狐疑,這貨究竟是幾個意思。

哪有人送禮物送一把剪刀的,看來,李霸天這個老師還是有些不及格呢。

悶悶的將盒子蓋上,沒好氣的說道:

「你送我這個幹嗎?我不需要剪東西。」再說了,剪刀的寓意是斷,莫非他是想要和自己一刀兩斷嗎?想到這裡,東華羽凡臉上微微有些不高興,沒有繼續說話,想要看他究竟會如何回答。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表情不高興,一時之間茫然,不過一想起李霸天的話,心裡稍稍安了一下。直接打開木盒,將剪刀拿出來。也沒有說什麼,直接將自己的頭髮剪了一截,遞到東華羽凡的面前,微微一笑,不過隨即想到東華羽凡可能看不到自己的笑容,遂說道:

「剪頭髮。」

東華羽凡心裡一跳。

他是在幹嘛?

幹嘛要剪頭髮,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

見東華羽凡瞪大了眼睛茫然的看著他,風傾塵有些無奈的掛了一下她的鼻子。這下子,東華羽凡更加像是觸電了一樣。這貨突然一下子開竅了,她還真的有些不適應腫么辦。

「那什麼,你要嘎哈?」東華羽凡一緊張,就使勁的眨了幾下眼睛。

風傾塵見東華羽凡並未接過剪刀,只能講自己的頭髮,塞在她的手上,然後走到她的身後,溫柔的拾起她的頭髮,剪了一截下來。這才走到東華羽凡的前面,取過自己的頭髮,兩人的頭髮混合在了一起。隨後他無聲的笑了笑。

「你這是?」東華羽凡吃驚不已,李霸天究竟教了些什麼東西給他啊,這貨居然還知道結髮。可是,結髮的後面通常都還有連個字,那便是『夫妻』。風傾塵究竟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麼事情?

「李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