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零七章 玉戒

第一百零七章 玉戒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千古尊者親自給東華羽凡發了傳訊玉簡,定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了。

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會將事情提升到宗門大事的高度上面來。

姑且不去想宗門大事究竟是什麼,既然師傅說的這麼急,肯定是不能耽擱了。

忽然想起之前尹幽妍他們離開的時候,也是匆匆而去。莫非這個宗門大事實際上是關係著五大門派的事情?

只是,若是她要回宗門的話,風傾塵怎麼辦?

他們兩個的關係才剛剛更進一步,這麼快就要異地戀的節奏了嗎?

趕腳好殘忍。

儘管不想,東華羽凡還是無奈的將這個事情告訴了風傾塵。

余光中看到李霸天悄悄的露出自己的腦袋,鄙視之,居然偷聽。

「師傅急召,想來應該是宗門發生了什麼事情。」

表情糾結,語氣為難,真心不想就這麼離開了。可是她如今是玉虛宗的人,享受了宗門的給予,在這種時候肯定是需要付出的。所以宗門是必須要回的,可是她真的好想和風傾塵膩歪膩歪呢。

風傾塵這次倒沒有像以前那樣拉著東華羽凡的手不同意,沉吟了一會,嘆了口氣,拉起東華羽凡的手說道:

「你暫回宗門也好,我、我也有件事情需要去一個地方。」

風傾塵並沒有告訴東華羽凡他要去哪裡,東華羽凡原本下意識的想要問的,可是話到嘴邊忍住了。他們兩個人才剛剛在一起,如果自己管太多的話,會不會給別人一種不好的印象呢。不過心裡也有些酸酸的,為毛他不挽留自己呢?

難道男的都是這樣的?

沒追到手的時候死纏爛打,追到手之後,就放心了。話說風傾塵在之前還真是『死纏爛打』的樣子呢。如今居然這麼大方,不適應啊不適應。

「你、要去做什麼?」東華羽凡扯著嘴角,小心的問道。

風傾塵微微一笑,摸了摸東華羽凡的頭。溫聲說道:

「找記憶。我說過一切有我,你放心回去吧。」

好吧,東華羽凡的心稍稍安慰了一些,也沒問他究竟要去哪裡。只是留了傳訊玉簡給他,讓他不要忘記給自己傳訊息。

收到師傅的傳訊,東華羽凡也不好再繼續和風傾塵在膩歪下去了,依依不捨的分別之後,一人一魚就御劍啟程了。

風傾塵轉頭看著東華羽凡越來越遠的身影。嘴角溫和一笑,隨後收起笑容,嘆了口氣,感受著手中漸漸失去的餘溫,有些失神。

隨後腦子裡面再次閃現出一個畫面,眉間的清冷再次浮現,留戀的看了眼東華羽凡離開的方向,神情堅定,朝著和她相反的方向閃身不見。

握著手中的玉簡,東華羽凡沉默不語。李霸天並沒有進入空間,而是纏繞在東華羽凡的靈劍之上,頭直接掉在下面,一直在發出怪叫聲。

「哇哦、哇哦哦哦。」

東華羽凡心裡原本還有些患得患失的,因為李霸天的一路上的不停歇,頓時沒好氣的說道:

「你在叫魂嗎,能不能消停點,叫的我頭疼屎了。」

東華羽凡此時結丹期,御劍比之前更加的得心應手,而且速度也和從前天差地別。若是之前的話,要回宗門肯定需要好久,現在最多四天的樣子應該就能夠回去了。所以東華羽凡不想浪費時間,決定一口氣飛回去。

「嘁。大爺我只是在發泄心裡的鬱氣而已。」李霸天說完,然後又賊兮兮的笑了笑,湊到了東華羽凡的面前說道:

「來,說說看,你那個情人是怎麼跟你告白的。」

「擋我道了,我御劍呢。等會墜地了別怪我啊。」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直接將它的頭揮開。

李霸天也不在意,繼續追問道:

「別小氣,這種事情你要和我分享分享,我也能夠幫你出謀劃策啊。」

「你還說呢,你讓他送我什麼玩意啊,還結髮呢。」說完之後,又有些不爽的笑聲嘀咕道『這樣一搞,還沒但戀愛呢,就直接跳到求婚那茬兒去了。』

李霸天自然是聽到的,偷偷笑了笑,然後這才得意的說道:

「你應該感謝我才對,這麼好的優質男人,既然咱遇到了,那得早點下訂單才是啊。不然被別人下手了,你就後悔去吧。」

說完,李霸天又開始哼哼唧唧了起來。

東華羽凡不想理會他,翻了個白眼。話說,剛開始契約李霸天的時候,這貨好像對自己還挺畢恭畢敬的啊,怎麼沒幾天就恢復原形了,雖然對她沒有不恭敬,但是禮貌方面還是有待提高呢。狐疑的看了一眼李霸天,東華羽凡就將這個事甩到腦後了。

她只拿李霸天當朋友,況且能夠有一個人這麼和她說話,也讓她覺得挺有意思的,雖然有的時候李霸天還真的挺氣人的。

再次摸了摸傳訊玉簡,東華羽凡覺得自己要完蛋了,前腳剛離開,就想要給他發訊息了。可是又有些猶豫,畢竟上趕著的似乎就沒那麼美好了。

可是她又不得不承認,她現在想和風傾塵說說話。

就在東華羽凡糾結著要不要主動的時候,突然傳訊玉簡亮了起來,心裡一喜,連忙將神識探入。

「路上可還安穩?」

是風傾塵的聲音。

收到他主動傳過來的訊息,東華羽凡鬆了口氣,這下子終於可以正大光明的可他發訊息了。一種很奇異的感覺在她心裡蔓延,彷彿回到了在現代的時候第一次戀愛的樣子。貌似也是如此,剛和喜歡的人在一起的時候,一整天心裡都是忐忑的,每天兩人都在發簡訊,晚上會打電話,打到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