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前五齣爐

第一百一十七章 前五齣爐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也不知道這飛雪峰的弟子都有喜好紅衣的通病,居然又是一個身穿紅衣的,不過是一個男子。也是直到現在,東華羽凡才發現,實際上修真界的男子穿紅衣似乎也不難看,當然肯定不是那種貌若無鹽的人。

只要長得稍稍清秀,一襲紅衣更能增添魅力呢。

「見過師姐。」男子名為向寒予,年紀看上去應該不大,修為不過築基期中期,能在這麼多年輕一代弟子中脫穎而出,手中肯定有自己的底牌。不然怎麼可能那麼多築基期後期的弟子都出局了,而他一個中期的弟子會闖到這裡。

雖然說有時候運氣也很關鍵,但是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再好的運氣也是枉然。

東華羽凡同樣嘴角喊著一絲笑容,微微拱了拱手,手中快速的捏了一道法決,將手背在身後,等待著長老宣布比賽開始。

不怪她要做這個預備,主要是這個向寒予給她一種很危險的感覺,就好像是一頭獵豹一樣,在暗處偷偷的打量著敵人,以期其不注意時猛烈的撕咬一口。此時的他雖然在微笑,東華羽凡抿了抿嘴,這個笑容可真是有些刺眼,襯著著一身紅衣,絲毫不顯妖媚,反而整個人猶如渾然天成。

警惕之心大氣,可是東華羽凡仍舊沒有忘記將修為壓縮至築基期後期的樣子與之對戰,突破之事還是要等到決賽的身後才能顯現出來。

隨著趙長老的一聲令下,東華羽凡頓時動了起來,身體猛地往後面一退。

果然,剛一後退之前所站立的地方突然出現幾根細小的鋼針。不是銀光陣陣,令人頓覺一陣寒涼。向寒予見一擊不中,只是微微一怔,隨後輕笑了一聲,右手一揮,鋼針瞬間回到了他的手中,然後消失不見。

「師姐果然不愧是千古尊者的愛徒。既然如此,那我就得罪了。」

或許是因為先發制人並不成功,向寒予警惕之心同樣大起。

東花園知道,這下子肯定要難對付很多。但是並不是不能對付。索性也想要試驗一下自己究竟有幾斤幾兩,雖沒有說話,但是嘴角依舊帶著微笑。

來吧,你要戰,那邊戰。

手中早就捏好的法決瞬間揮出。幾道冰凌一瞬間就激射而出,東華羽凡另外一隻手也快速的捏了一道法決,荊棘藤隨後便從另外一隻手的手心揮出分別從不同的方向襲去。

向寒予不慌不忙的躲過幾道冰凌的攻擊,他本人是火土雙靈根,土靈根更為出眾,因此見荊棘藤襲來,捏了一個法決,一道巨大的土牆突然阻擋了荊棘藤的進攻,隨後當荊棘藤纏繞在土牆之上的時候,一團火球瞬間從夾縫之中突射而出。

東華羽凡眼神一轉。神色未變,雙手往上一推,荊棘藤瞬間拔高許多,再往左右一拉,整個人的身體一躍而起,火球直接從旁邊射過。

隨後東華羽凡將荊棘藤往上空一甩,直接就讓他們懸在半空,眼中精光一過。

『冰凍三尺。』

口中輕啟,一瞬間,土牆由下往上頓時有一道淡藍色的寒氣正在迅速的蔓延;可是向寒予也不會幹看著的。火系法術不要錢似得直接往土牆上面甩,阻止了寒氣繼續往上蔓延。

東華羽凡趁著這個時候快速的降落,將早就蓄勢待發的荊棘藤往下一拉,瞬間纏繞著土牆邊緣。悄悄的摸到了向寒予的身旁。

「哼,破。」向寒予忙著對於那些寒冰,卻又見已經聚集在周圍的荊棘藤,冷哼一聲,手中突然凝聚了一道巨大的火團,猛的往前面一推。

東華羽凡見勢不對。那邊的氣息似乎變得異常的炙熱。急忙撤了荊棘藤,取出一塊柔軟的手帕,快速的注入靈力,手帕頓時越變越大,變成了一層薄薄的薄膜類型的東西阻擋在的東華羽凡的面前。透過薄膜,能夠清晰的看見向寒予那道猶如太陽一般的火團猛烈的撞擊到了土牆之上。

東花園用手掩住臉,雖然知道並不會有什麼傷害,但仍舊是下意識的動作。

冰與火的對撞,令土牆瞬間炸開,發出『轟隆』一聲巨響,東華羽凡感覺到圓台似乎震動了一下,一道強烈的力量突然急速波及到周圍,撞擊到圓台邊緣的結界上面,便消失無蹤了。當那道力量撞擊到手帕之上時,東華羽凡清楚的看見手帕往自己這邊凹進來了好深。

隔了好幾息,手帕突然恢復了原狀,裡面的靈力告罄,又恢復到最原始的大小。

雖然表現上沒有什麼變化,但是東華羽凡卻知道,這個手帕還有僅僅四次的壽命了。

東華羽凡原本是準備使出『木網』來抵擋這次的波及,但是轉念卻放棄了。木網的防禦力雖然不俗,但是也僅僅只能幫忙低於一部分的力量而已,而這個手帕卻是她如今半點波及都沒有沾染到,完全就是毫髮無傷。

只是,東華羽凡驚訝的是,一個築基期中期的修士,居然能夠使出築基期後期修士的攻擊水平,實在是令人詫異

莫非此人也和自己一樣,身上有掩蓋修為的寶物?

可是圓台之上灰塵散去之後,東華羽凡卻見向寒予嘴角帶著一絲血痕,一身飄逸的紅衣頓時變得有些狼狽不堪。雖然整個人沒了之前的風華,但是外表卻並無大礙。想來應該是受了內傷。

向寒予見到東華羽凡毫髮無損,就連衣服都沒有半點髒亂,心下佩服,臉上同樣是揚起一抹微笑,拱手道:

「師姐未盡全力都能如此從容,寒予佩服。」

見此人這個時候仍舊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絲毫不應為外在的不堪而憤怒。這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