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二十章 小比結束

第一百二十章 小比結束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與葉迦相對而立,東華羽凡能夠清楚的感覺到四周的空氣突然一凝。安靜得連呼吸都聽不見。

辰逸之前的攻擊不可謂不猛烈,此時的葉迦靈力肯定沒有全勝的時候充足,東華羽凡若是真的打敗了葉迦的話,實則也是勝之不武。

但是管他什麼武不武的,她是女子,自古惟女子與小人難養也,所以大家期望中東華羽凡自動認輸的場面並沒有出現。

「李霸天,該你出場了。」

東華羽凡傳音給了李霸天,她不想暴露自己結丹期的修為,只能讓李霸天來代替。

當然,這一動作,也讓周圍的女修士議論紛紛。但是奈何人家師傅在上面坐著,沒人敢真的說什麼難聽的話。

葉迦看著李霸天一臉戲謔的盯著它,只覺得背後一麻。這個小師妹還真是不按常理出牌,難怪之前一直不讓李霸天出場,沒想到居然是在這裡等著他。

他之前吃過李霸天的虧,清楚的知道李霸天的厲害,以及它身上雷電之力的厲害。苦笑的說道:

「師妹身邊強將如雲,這讓我如何下手。」

「師兄也可放出契約妖獸,左右不過是爭奪一二名,況且我自知實力不如師兄,若不尋的幫手,怕會輸的難看。」東華羽凡面帶微笑,眼中透露出淡淡的疏離。

葉迦心頭一滯,再次苦笑著說道:

「這次只怕是我輸得難看了。」

不過話雖如此說,卻還是想要領教一下這個電鰻的威力。

之前因為自己受了傷,被它壓了一頭,如今也想要看看這個電鰻究竟有多厲害。

李霸天見葉迦已經取出自己的劍,眼睛一亮,突然張開嘴大吼一聲,一獨特的吼叫頓時席捲了整個戰台,不少在看台外的低階弟子頓時覺得耳心一疼,好在有結界的阻攔,並沒有受傷。

幾位尊者。除了千古尊者之外,皆是眼睛一亮。

「這妖獸好生厲害,僅是吼叫便有如此功力。」他們雖然並沒有什麼影響,但是這結界是由幾名分神期修士合理布置的。哪怕是元嬰期修士比賽,都不可能會將它震破。

結界雖未破,但此時所有人對於眼前這個醜陋的妖獸都有了新一輪的認識。

果然是其貌不揚,呵。

只見李霸天吼完之後,餘光看到四周的人獃獃的樣子。心裡自得不已。他李大爺果然是塊金子,到哪裡都能夠發光發亮呢。只可惜前幾場比賽都沒辦法上場,真是可惜了。遂,李霸天決定,這一會一定要好好的出一出風頭。

突然,李霸天的身上開始不停的動著,動靜越拉越大,而李霸天的身軀也變得越來越多。葉迦彷彿看到了當日在說中看到的那個恐怖的樣子。只覺得眼前突然一暗,李霸天的身體已經變得無比的巨大了。

一雙眼睛猩紅猩紅的,東華羽凡在後面看著都有些怕怕。

沒想到這傢伙完全狀態居然是這樣的。那次在水中都沒有這一回大,若是能夠修鍊的話,前途只怕斐然,若是誤入歧途的話,這種妖獸定然是眾修士心中的一根刺,幸好現在已被自己契約了。

不過,此時東華羽凡頓時覺得自己身上的壓力徒然一增。

高台上的尊者們此時定然也是發現了李霸天的不同之處,看來以後的低調策略是不可能實現了。實際上東華羽凡自己已經進入了一個誤區了,修真不過幾年,能在內門眾多青年才俊中脫穎而出獲得前三名。又怎麼可能真的低調的了?

葉迦神色一定,心裡卻暗暗咋舌。

李霸天一副碉堡了的摸樣看著葉迦,挑釁的樣子看在葉迦眼中覺得異常的搞笑。但是那雙眸真心能夠唬人,葉迦深吸一口氣。見到不遠處的東華羽凡也是一副詫異的樣子,便不再多想。

祭起靈劍,直接踏劍而起,手中法決一捏,頓時身側似有千萬道劍光,隨著葉迦凝神控制著數道劍氣攻擊著李霸天。李霸天輕蔑的看著圍繞著周圍的劍氣。

身體一顫。頓時雷光四溢。

身體周圍頓時響起了『噼里啪啦』的聲音。

雷光加上銀色的劍氣,頓時讓整個戰台玄幻了起來。東華羽凡吐出一口濁氣,只覺得心裡一緊。

或許這一次李霸天並沒有保留,因此這雷光一場的駭人,簡直堪比雷劫之時的雷電之力了。東華羽凡緊張的往高台看去,只可惜亮光太甚,根本看不清楚。

千古尊者或許並不會有什麼,但是其他的尊者肯定不會這麼想。

如此強大的妖獸,屈身於一介築基期修士身上,他們肯定會有所懷疑。畢竟東華羽凡的修為是不足以駕馭這麼厲害的妖獸。想來比賽結束之後,肯定要想好說詞才行了。

自己這邊才行,就怕李霸天會出幺蛾子,這貨從來不按常理出牌,只希望他倒是面對幾個尊者的時候能夠不要太猖狂了。

李霸天的雷光太強,葉迦的劍氣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傷其分毫。

葉迦心裡鬆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失落。喜的是得此妖獸,東華羽凡進入秘境會更加的輕鬆,鬱悶的是,這樣的話,自己對於東華羽凡來說就真的沒什麼用處了。

苦笑一下,收起靈劍,霎時間戰台就只有李霸天的雷光。

葉迦降落在地面,說道:

「師妹的妖獸果然不凡,葉迦認輸。」

說完,挺直了背,轉身走了下去。

李霸天此時只想罵爹了,他好不容易想要一展拳腳,如今的感覺就好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樣,好不容易調出來的氣氛居然說沒就沒了。真想將他抓回來,可是想也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