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發

第一百二十一章 出發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原本東華羽凡是決定好好看看這套武技的,沒想到時間會這麼緊,根本就沒有時間讓她靜下心來研究一段時間,只能暫時將心裡的激動按捺住。

等著和門內的人一起去往西南域。

倒是那幾件得到的極品靈器,讓東華羽凡心裡稍微舒服一點,滴血認主之後,東華緣分當下就將那一套防禦靈器使用起來了。是一件防禦衣衫和一雙破風靴,滴血認主之後,知道這套防禦衣衫名為千變琉璃裙,顧名思義,能夠隨著主人的心意變換各種形態。

這倒是不錯,並且防禦水平很高,並不是一次性的靈器,是可成長型的靈器,只要以後能夠找尋到更高階的材料,還能夠重新煉製。

更讓東華羽凡滿意的是,這千變琉璃裙所需要的靈力並不多,平常的時候一呼一吸間所吸收的靈力便足以供給千變琉璃裙的變換形態。當然,若是需要防禦的時候,則要輸入更多的靈力才行,總的來說,防禦水平不錯。

至於這個破風靴就更不錯了,在不方便飛行的時候,能夠讓自己的速度更加的快速和敏捷。此次去秘境中,也不知道會不會限制飛行,若是有一雙這麼厲害的鞋子,能夠減少不少的麻煩,說不定在緊要關頭還能夠保命的。

這樣一來,不能學習武技的失落心情瞬間好轉了許多。

接下來便是那件極品靈器了,雖然說是極品靈器,但是東華羽凡從未使用過弓箭,弓箭並不太多,倒是比較小巧,自己使用剛剛好。

滴血之後,便了解到了這把弓箭的作用了。

東華羽凡有些吃驚,不愧是極品靈器呢,名叫弦月弓,外體呈淡金色。雕刻著一些精巧的符文,弓上設有一道小型的聚靈陣發,只要注入靈力,便能夠發動。因此若是對戰之時,自己需要使用的靈力並不用太多。只不過適合遠攻,威力十分可觀,但是具體如何,東華羽凡暫時不知。決定這兩天便熟悉一下剛得到的這三件靈器好了。

千變琉璃裙和破風靴是一套的,但是分開來算的話,東華羽凡還是賺了,居然得到了三件極品靈器了。

千古尊者對於東華羽凡得到內門小比第一併沒有說些什麼,只是看著東華羽凡的時候,神色有些發怔,弄的東華羽凡在想是不是自己不該搶奪第一呢。好在千古尊者也適時的勉勵了一下東華羽凡,這才讓她沒有多想。

打發她自己這幾天好好調息一下,千古尊者便將她趕出去了。

東華羽凡摸了摸鼻子,師傅的表情怪怪噠。好像有什麼秘密似得。

不過師傅活了這麼打一把年紀,有點秘密也屬於正常,只是她還是第一次被師傅這麼嫌棄的趕出來呢。得了第一還被嫌棄,這是什麼世道啊。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原本就要去後山練習剛得到的極品靈器的,便也就釋然了。

帶著李霸天到了後山,東華羽凡發現韓溪居然也在。

此刻的韓系坐在水潭邊上,閉上眼睛,似乎是在修鍊。東華羽凡原本想要換個地方,但是正巧韓溪在這個時候睜開眼睛,看到東華羽凡的時候。欣喜的喊道:

「師傅,您來了。」

「怎麼,你知道我要來。」東華羽凡挑了挑眉,問道。

韓溪抿嘴笑了笑。這才說道:

「是雲梨師叔說師傅偶爾回到後山修鍊,弟子這才到此地來的。」

東華羽凡很無語,實際上對於宗門安排讓外門的三個弟子跟著一起去這種事情很不合理。畢竟外門資源有限,適合進入『鏡花水月』秘境的弟子大多修為不濟,明明內門當中有不少比他們修為要高的弟子,為何要讓他們去。

這不是明擺著是去送死的嗎?不過最後結果如何。東華羽凡也不可能會知道,因此也只能盡量保護韓溪。誰讓自己是師傅呢。

不過既然韓溪在此地,東華羽凡也正好有人刻意比劃比劃,因此邊說道:

「雖然我身份上是你的師傅,但是實際上修為並不高,我只能說咱們共同努力,你能夠走到哪一步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若有不同,盡量問我。」

韓溪聽此,果然欣喜不已。

原本他也知道東華羽凡收他為徒不過也是被逼無奈,可是此時倒是真心實意的叫了一聲師傅。

東華羽凡癟了癟嘴,只覺得自己被韓溪叫老了。

韓溪倒是真的文了東華羽凡不少問題,好在這些問題東華羽凡都能夠回答,只是很多常識性的東西,韓溪居然都不知道,這讓東華羽凡很是無語,對於韓溪悟性這一方面是半點期待都沒有了,難怪這麼大把年紀了才築基期的修為。但是好在很刻苦,為了學會一個法術往往廢寢忘食的,學東西很慢,但是很有毅力。總算是讓東華羽凡神情緩和了一些,若是此人沒悟性,資質不好,還不夠勤奮的話,東華羽凡一定將他打包丟出去。

而直到這時,東華羽凡才知道,韓溪居然是五靈根的廢材,難怪這麼大了才築基,不過五靈根的資質能夠築基已經非常不容易了。

當下,東華羽凡對於韓溪能不能結丹非常的懷疑,要知道築基的話已經算是奇蹟了,五靈根之所以稱之為廢材,是因為別人只需要吸收一種靈氣,而五靈根需要吸收五中,花費了比別人多了五倍的時間。

這也就算了,就連築基也要比別人難上五倍。要知道五倍是一種什麼概念,哪怕是難上一倍都猶如前面當了一道巨大的山石。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看著韓溪的覺得他也是倒霉。不過韓溪自己倒不覺的什麼,甚至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