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蹤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失蹤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對於自己手中有『鏡花水月』地圖一事,東華羽凡並沒有告訴任何人,包括千古尊者,不是東華羽凡不信任,而是實在無法解釋,亦無法確定真假。

就算這兩塊地圖是真的,光憑兩份不完整的,真心沒什麼用處。

站堂堂主駕駛者飛船可跟築基期修士駕駛天壤之別,那速度完全『嗖嗖』就略過了,完全連四周的景色都看不清楚。

不過也能夠理解,玉虛宗離秘境算得上是最遠的一個門派了,因此速度上面肯定是要稍微趕一點才可以。

這次五大門派有專門碰頭分配了一下進入的名額,不能太多人一起進去,這種事情基本上沒有散修什麼事情,入口神馬的都有五大門派的人把守著,哪怕是交多少靈石都沒用,這樣一來頓時就體現出了宗門的作用了。

沒辦法,散修根本不能和宗門抗衡,因此哪怕心裡再不服,也不會真的做什麼。

更何況,東華羽凡估計,這種事情應該是保密的才對。

只不過居然在西南域這種地方,也不知道是哪個牛人到這裡來發現的。

這次外門的另外兩個人東華羽凡也算是見過,一個名叫譚萬從,是凌雲峰唐旭的弟子,外門第二名。東華羽凡對於此人的印象雖然不深,但是此人的性情應當不錯,不然唐旭也不會同意收為弟子。當時收徒,雲梨曾在東華羽凡耳邊嘀咕過,這個唐旭性情最為耿直,若是心思不純,多半也不會收入座下。

至於那個女子,東華羽凡印象要稍微深刻一些,名叫張韻,拜入的是伽南峰西殿木青瀾座下。之所以深刻,是因為東華羽凡看出了她的不甘心,似乎並不願意成為木青瀾的弟子,只可惜外門弟子是沒有選擇的權利的。

此時她安靜的坐在船尾。不與任何人說話,東花羽凡也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便沒有在看了。

倒是那名譚萬從,因為是凌雲峰的弟子。和莫離他們也算是一脈了,因此此時也在他們一團人中。

東華羽仙和葉迦兩人皆沒有說話,閉著眼睛,也不加理會任何人,彷彿置身事外一般。這樣就導致了另外五個人聊得歡。東華羽仙、葉迦和那名名叫張韻的弟子格外的安靜。

饒是速度如此快,飛到西南域與另外四大門派集合也用了將近半個月的時間了。

東華羽凡他們剛開始話還挺多,慢慢的,也都各自調息修鍊了起來。

期間,東華羽凡還將神識進入空間,看了一下那個一直沒什麼動靜的蛇蛋,也不知道這貨究竟什麼時候能夠出來。

直到站堂堂主的眼睛突然睜開,冷冷的說了一句:

「到了。」

八人紛紛睜開眼睛,還有些茫然。

不過隨即便神色一凝,西南域到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妖冥域很近了。因此每個人的精神頓時繃緊了。東華羽凡到了這裡這麼久,都還沒有遇到過魔族的人,不知道是不是正如傳言中那樣,外貌和修士一樣的。雖然心裡緊張,但是實際上也有些期待。

從飛船下來,入目的便是一座大山,眾人不明就裡。之間站堂堂主揮手收起飛船之後,大步往前走去,見眾人沒動,便說道:

「跟上。」

沒辦法。大家只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跟在了他身後。東華羽凡餘光似乎看到葉迦走在了最後。心裡不知怎的有種莫名的感覺,嘆了口氣,還是將頭轉了過去。

幾個人埋頭跟著張堂主進了山。林子裡面聲音很安靜,幾個人心裡暗暗警惕,不過見張堂主似乎並沒有什麼反應,也就微微放心下來。

就在此時,戰堂堂主張闊天突然加快了速度,一溜煙居然就此不見了。

八個人瞬間有了一些短暫的慌亂。還是葉迦最後說道:

「不要著急,這或許是一個測試,我們不要自亂陣腳。」

眾人一聽,覺得似乎也有道理,只是心裡難免有些不忿,從那麼多弟子中脫穎而出,以為總算是可以進入秘境了,哪知道居然臨到頭還有這麼一出。

「行了,就聽葉師兄的,我們現往上走吧。」辰逸他見幾人神色各異,便率先開口說道。

此言一出,大家也只能認命的往上走了。

不過為了安全起見,葉迦走在前面開路,辰逸走在後面,眾人這次警惕之心再次提起,既然是測試,肯定不可能這麼順風順水。

與此同時,山頂一有一處巨大的平層,似乎是被人生生的用什麼東西削斷了山峰一樣。山頂上此時已站有幾人,突然一個人影出現在了山頂,幾人見怪不怪,其中一個頭上無頭髮的和尚堆著一臉笑容,率先走了過來,胖胖的臉一抖,便道:

「剛剛貧道還和幾位道友猜測是哪一位來,沒想到真是你這個傢伙呢。」

張闊天冷冰冰的看了他一眼之後,並不理會,直接找了個圓石邊坐下了,也沒有理會任何人。另外幾人也見怪不怪了,圓臉和尚也不惱依舊樂呵呵,對著身旁的人說道:

「看看,這都多少年了,臭脾氣不減當年啊。」

雲崢道人面帶微笑,摸了摸自己下巴的一小撮鬍子,瞥了一眼已經閉上眼睛的張堂主,暗暗搖了搖頭,並未開口說什麼。

其餘幾個人也都如此,並沒有因為張闊天的行為舉止有什麼不悅,只不過幾人對視一眼,眼中意味不明。

「只是不知究竟是哪家的孩子先上來呢。」雲崢道人看了看眼前的雲海,語氣頗為感慨的說道。

「嘿,時候一到自己便知曉了。」和尚學著張堂主,隨意找了一處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