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測試

第一百二十三章 測試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123

為了找失蹤的東華羽凡他們七人浪費了不少的時間。

由於不知道測試的究竟是什麼,因此葉迦也不敢浪費大家的時間,雖然知道東華羽凡會遇到的危險並不太大,但是也怕萬一。可是他算得上是整個團隊當中的隊長了,若僅僅是自己還好,可是其餘幾個人心裡肯定會有意見。

想著大家最終的目標都是往山頂走,便決定暫時不找了,往山頂走,若是東華羽凡找不到他們,肯定也會往上走的。遂葉迦還專門找到了韓溪說明了此事。

韓溪儘管心裡焦急,可是看著其餘的幾個人,也知道事關重大,不甘也只能聽葉迦的了。

此時的東華羽凡倒是真如葉迦所言的那樣,找不到人,也乾脆往山頂走,反正也不知道測試究竟是什麼,並且越往上走,越是容易找到他們,因此東華羽凡這才沒有太過於慌亂,畢竟一個人在這麼一個地方,當然,若是忽略一直鬧騰的李霸天的話。

「你沒變成魚之前是不是屬狗的?」東華羽凡見李霸天不聽的在地上嗅著,想著之前自己昏了頭將它頭放在地面聞的事情。

當時李霸天還不樂意來著,如今倒是自己去聞了。

李霸天無語的翻動著自己的死魚眼睛,說道:

「嘁,大爺我這是在勘測地形。」

「魚大爺,這是一座山,而我們正在往山上爬,你勘測個毛地形啊?」

「這你就不懂了吧,這個地方兩個鳥毛都沒有,肯定有問題,再說了,走了這麼久,也沒有遇到一個人,你不覺得古怪?」李霸天難得的有耐心給東華羽凡解釋。

「這個還用你說,我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裡有問題。」

她又不是傻的。又不是看不出這個地方的古怪,別說一階妖獸了,就是一直蚊子都沒有看到過,除了這裡的雜草長得很旺盛之外。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告訴她這裡不對勁。

實際上東華羽凡覺得,這個時候呆在大部隊應該是最安全的,可是既然已經和他們失聯了,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了,李霸天一看就是一個不靠譜的。指望它真不如指望自己。不過遇上戰鬥的時候,讓它上應該不錯。

「我說你能不能歇一歇,我們反正都要往上走,你這樣聞能夠聞出個毛來啊?」東華羽凡無語的說完,見李霸天不為所動,便繼續說道:「再說了,你是魚,不是狗。」

東華羽凡發現,自從將李霸天從水裡帶出來之後,這貨的適應能力就變強了。以前是過幾個小時就必須要在水中呆一會,如今在外面能夠呆上半天。難不成這貨也能夠進化嗎?可是都過了這麼多年了,為毛還是這個鳥樣,除了身體變大了一些之外。

東華羽凡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遠,反正一抬頭的時候,還是覺得山頂離她一場的遙遠,可是明明看上去卻又很近,按理說自己穿上破風靴速度應該很快才對,一座看似高大的山峰應該要不了多久的。

但是,東華羽凡總覺得很奇怪。甚至都在這些樹上做了一些標記,事實證明她也沒有在繞路,更加沒有進入幻境,走過的地方也確實是新的路程。

「你有沒有覺得我們離山頂很遠的樣子?」東華羽凡語氣有些狐疑。她不知道其他的人是不是也和她一樣,可是為什麼明明很近,但是走了這麼長的時間,還是沒有到呢。

「所以我才說有古怪嘛。」李霸天癟了癟嘴,盯著東華羽凡的臉說道。

東華羽凡沒有回答,而是停了下來。思索一些這一路是否有什麼是自己遺漏的東西。響了半天,似乎除了路邊的一些雜草越來越深了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其他值得奇怪的。

想不明白的東華羽凡也只能繼續走了,反正如今也不算太累,山中無歲月這句話東華羽凡似乎非常深刻的體會到了,她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久,有破風靴在,並不覺得很累。

可是慢慢的,東華羽凡突然發現,無論她走了多久,抬了多少次頭,距離山頂的距離似乎從未改變過。原本她以為是因為自己在移動,而山頂高,被雲層遮住了,導致她一直都沒有到達。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如此。

饒是不知歲月,她此時也能夠確定自己已經走了很久了。

東華羽凡覺得,自己似乎應該改變一些策略才是。再次看了看遙遠的山頂,難道自己從一開始就錯了嗎?或者說她其實根本就不應該往山頂走。

但是想想又覺得不對勁,若是不應該去山頂,那張堂主為什麼要帶他們這麼走。

站在半山腰,東華羽凡有些猶豫。

或許自己的那些同門也在努力的往上面走,有可能他們也有疑問,有可能他們也會懷疑。只是東華羽凡人就有些不甘心,這次到西南域不是為了進入秘境的嗎?為毛要將他們帶到這個地方來,然後將他們丟在這裡。

越想,東華羽凡就越是鬱悶,鬱悶中更加帶著一些煩躁和一切其他的情緒。

李霸天莫名的看著突然皺著眉頭的東華羽凡,因為契約的關係,李霸天似乎能夠感覺到東華羽凡的心情很不好,應該說快要接近糟糕的狀態了。只可惜她現在無法看穿東華羽凡的想法,只能在旁邊仔細的看著她要做什麼。

不說此時陷入自我糾結中的東華羽凡,就連另外一邊的七個人也是有了不小的矛盾。

同東華羽凡的處境一樣,七個人有三個人覺得他們應該是入了某一個不知名的陣法當中,因此這才覺得一直都走不到山頂。另幾個人則認為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