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入亂石林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陷入亂石林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痛!!!

簡直是深入骨髓。XsHuoTXt

東華羽凡原本以為『鏡花水月』秘境和其它秘境應該差不多,進入的時候,最多會感覺到一陣眩暈,沒想到確實頭疼。

不是刺痛,而是一種無法言語的壓制的痛。

眼前似乎一片漆黑,只覺得似乎有什麼在一層層的往後退。

這種感覺就好像,就好像是在穿越時空一樣。

東華羽凡張了張嘴,想要試探著喊一聲,可是嘴巴用了吃奶的勁都打不開,好像有什麼東西令她封閉了一樣。

於是東華羽凡乾脆傳音給李霸天,她剛進入『鏡花水月』的時候就將李霸天收入空間裡面了。可是此時的狀況更加讓東華羽凡心急,她居然沒有辦法將神識探入空間了,這可不是一個好消息呢。神識進不去,意味著自己也進不去了。若是遇到什麼危險的話,只能依靠自己了。

直到此時,東華羽凡才徹底的清醒過來。

她雖然一直告誡自己不要太依靠空間了,可是事實上並不是她這樣想便能做到的。很多時候,因為有一個空間這個後路存在,她做很多事情的時候相對於來說都比較的大膽。

這一次空間失靈了,才讓東華羽凡真正的了解到,這個世界上,擁有空間真的不一定是無敵的。

她將李霸天收入空間,原本是想著這貨實際年齡很逆天,放出來可能會進不去,這才將它收入空間的。哪裡想到現在會這樣,萬一真的沒辦法將它放出來,自己會少了一個很大的助力。早知道就整一個靈獸袋了。裝進去就完事了

東華羽凡估摸著其他人應該和她差不多都是醬紫的,因此心裡也感覺要平衡一些reads我陪女神玩網遊。

只是不知道傳送進去究竟要多久的時間。

慢慢的,東華羽凡也適應了那股壓制的疼痛,因此比剛開始要好一些了。

由於看不到也聽不到周圍的東西,東華羽凡晃悠晃悠的居然睡著了。

等到她的意識再次回歸到體內的時候,只覺得一驚,猛地睜開眼睛。然後坐起身。

神識瞬間大開。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才鬆了口氣。

只是如今所在的處境似乎並不太好。

這裡的天空灰濛濛的,就好像是快要天黑一樣。還好是修真者,因此這個亮度並不影響他們的視覺。

東華羽凡站起身,剛準備往前面走,突然感覺到腳下有什麼東西絆住了自己一下。差一點讓她跌倒。低頭一看,是一隻手。

嚇得東華羽凡後退了好幾步。不過這才恍然想起,她的大部隊呢?

怎麼如今只有她一個人?

難道經歷那個傳送門的時候大家都被分到不同地方去了嗎?

神識一掃,還有氣息。

東華羽凡這才鬆了口氣,察覺到這道氣息有些熟悉。東華羽凡才敢上前。

掰開壓在那人身上的石頭,東華羽凡找到腦袋。

「莫離?」

莫離少年緊閉著雙眼,臉上蒼白。大概是因為那股壓制的力量的原因,因此昏睡的比較長一點。

東華羽凡覺得。有可能是因為自己實力的緣故,所以醒來的時間會比他們要快一些。

喊不醒莫離,東華羽凡也不放心他一個人在這裡,因此將他扒拉出來,一手公主抱。頓時囧囧的,由於修鍊的緣故,力量也比較的大,因此抱起男人來,也很容易。

莫離看上去瘦弱,但是骨架並不小,雖然不算太高,但是此時的高度也比東華羽梵谷一點點而已。這貨好像還未成年,以後應該還會長高,東華羽凡有些欣慰,找了一個相對於來說平坦的地方將莫離放下,地上鋪了一層毯子,決定再找找有沒有其他人。

最好是將自己的蠢徒弟找到才是。

只可惜,東華羽凡的人品很一般,搜索了神識範圍內的所有地方,都沒有在發現一個有生氣的活人了。

也就是說,這片灰濛濛的亂石地,就只有東華羽凡和莫離兩個活物。

這裡的活物說的便是喘氣的。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陽光的緣故,這裡簡直是一毛不拔,連一根綠色的草植都沒有。東華羽凡很好奇,這種地方怎麼可能會有關於仙界的東西。同時也很曠曠噠,這次進入秘境從眾多羨慕者的眼光中出來的,若是進來這裡完全沒有收穫,那還搞個屁啊。

一時之間,東華羽凡欲哭無淚,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發現的這個秘境reads末法王座。

這次的小比這麼著急,說明各大門派也是剛得到消息。

看莫離的樣子,估計一時半會應該是醒不來了,東華羽凡茫然的看著一望無際的亂石林,只覺得頭皮發麻。大大小小的石頭堆滿了整個地面,連一絲綠色的東西都看不見。

東華羽凡不敢再繼續看下去,嘗試這看能不能進入空間。

可是她失敗了,神識想要探測進去,可惜也失敗了。

東華羽凡不死心,想要繼續將神識探測進去,終於,有了一絲小縫隙。

只可惜這絲小縫隙並沒與什麼卵用,因為她壓根就進不去。但是似乎可以從裡面取東西呢。

東華羽凡試探性的取出一絲小溪流的水。

只見幾縷涓流從指尖流出。

成功了。

這下子,東華羽凡直接一揮手,李霸天頓時從天而降。

可是還未等到它降落在地面,李霸天突然『嗷嗷』叫喚了起來。

『嘭』的已下,*著陸,激開了不少的石塊。

「痛死大爺我了。」

李霸天一邊扭曲著身軀,一邊叫喚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