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殺陣

第一百四十二章 大殺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咦,這裡有個水潭,真是太好了。」

這聲音是緊隨其後到來的玉晚清的。

不過玉晚清的話剛說完,一身狼狽不堪的容雲鶴直接越過玉晚清,突然沖了過來。

此時的容雲鶴滿臉通紅,頭髮凌亂,就連隨身的衣衫都變得破破爛爛的,衣服上面甚至還掛著零星的火星。哪裡看得出現在這副尊容是之前的翩翩公子,或許是眾人的眼神太過於直接,容雲鶴臉更紅了一些。

只見他渾身上下大汗淋漓,玉晚清的話音剛落,就直接往水中跳去。

眾人都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想要阻止已經晚了。

「啊……」容雲鶴的慘叫聲響起之時,身上頓時『轟』的一下,整個人一下子變成了一個火人。原本一片平靜的水面頓時泛著一陣遲鈍的漣漪。容雲鶴的慘叫聲不過幾秒鐘,便消散了。只剩下慣性的掙扎,沒有一分鐘,整個水面除了微弱的漣漪,就什麼都沒有了。

站在岸邊的幾個人還在發愣。

直到一道尖銳的女生尖叫聲想起,眾人這才面面相覷。因為有了之前張韻的事情,再一次看到死人,東華羽凡已經沒有之前的不安了。或許是因為原本就不喜歡天山派的人,因此心裡甚至還默默的對容雲鶴的勇氣點贊。

明明看到沒有一個人主動說起這個水潭,偏偏一點防備都沒有,直接跳下去,這種勇氣可不是李霸天這個慫貨所擁有的的。

「啊……容師兄。」玉晚清跪在岸邊,伸出手想要上前,可是手伸出一半,頓時縮了回來。

臉上期期艾艾,悲傷不已,可是東華羽凡連她一滴眼淚都沒有看到。癟了癟嘴,覺得無趣。便對著一旁早已經嚇傻了的李霸天說到:

「你猜對了,果然堅持不到一分鐘。」

李霸天此時的心情已經不能用悲傷來形容了。原本信心滿滿的。想著憑它肉身的強悍,哪怕這個太液池是刀山,它也敢跳下去,哪成想到。這裡居然是火海。還是一個超越了火海的存在。頓時心生退怯,認慫了。但是心裡肯定是失落的,畢竟它的靈魂是一個人類,面對這種自殺的行為,若是沒有足夠的實力。哪裡敢真的往下跳啊。

因此,默默的安慰自己。以後等東華羽凡飛升了仙界之後,還有機會的。

便沒心沒肺的繼續和東華羽凡扯東扯西的了。

東華羽凡一直都知道李霸天是一個心大的傢伙,見它確實沒什麼事,再次將它夾在腋下,也不管它正大與否。

幾個人都沒有說完,只剩下玉晚清抽泣的聲音,再次看著這一面水潭。東華羽凡竟然有一種背心發寒的感覺,是物極必反嗎?明明看上如深幽的水潭,竟然比最炙熱的岩漿還要恐怖。因此。大家全部都各著水潭遠遠的。

隱隱的,東華羽凡或許有些明白為什麼高階妖獸需要進入這裡面才能化形了。或許是這個秘境的主人原本就沒想過讓秘境裡面的妖獸能夠化形,但是又怕這些傢伙破釜沉舟,畢竟修鍊原本就是為了能夠飛升,若是連飛升的機會都沒有了,存在與否又有什麼意義呢?太液池雖然兇猛,但是只要實力足夠,並不是沒有機會從裡面走出來。

不過東華羽凡只要想想火焰燃燒身體那種切膚的痛,就冒冷汗。

拍了拍胸口,幸好她的穿越比李霸天正常多了。

「離開這裡吧。」葉迦見玉晚清總算是停止了哭泣。實際上他並不是不知道玉晚清在假哭。眼淚都是用法術變出來的。之所以等這麼一會,不過是讓心裡平復一下而已。

東華羽凡他們自然是沒有意見的,能夠早一點尋得想要的東西,也能夠早一點出去。

只是東華羽凡跟在後面的時候。卻一直在和莫離還有李霸天傳音討論著尋找太液池的狂暴裂地虎。按理說,它既然自己獨自離開,肯定是知道如何到太液池的,可是他們來到這裡,竟然連半根毛都沒有看到,更別說本尊了。

東華羽凡回頭看了一眼水潭。水潭早已經恢復了平靜,只是不知道狂暴裂地虎是不是真的在這裡面,還是說它已經變成了水潭裡面的灰燼。

踏入一條漆黑的山洞,感覺到周圍似乎有什麼異動,東華羽凡他們這才停止傳音,眾人靈敏度都不低,因此紛紛都提高了警惕。

「突然感覺好壓抑啊!」東華羽凡對著莫離傳音道。

莫離同樣也感覺到了,這種壓抑不是說因為山洞很矮的緣故,而是有一種若有似無的威壓一直籠罩著他們。神識探測到周圍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東西。莫離伸出手將靈劍放在頭頂的石壁上碰了碰,發出幾道低沉的『鏘鏘』聲之後,莫離這次放回劍。

「發現什麼了嗎?」東華羽凡好奇的問道。

「師姐,我們可能遇到麻煩了。」莫離神色不是特別好。

「什麼麻煩?附近有什麼妖獸嗎?」東華羽凡聽此言,自然而然的想到了這個。

「我們似乎進入了一個連環陣中。」說完,看了一眼周圍小心翼翼的眾人,這才繼續傳音道:

「並且這個連環陣極其高明,令入陣之人完全感覺不到自己進入了陣法裡面,非常真實。並且等會越往裡面走,越是看不到盡頭,這樣一來,每個人心裡都會有想法。想到什麼,說不定等會就回出現什麼。」

東華羽凡驚訝不已,卧槽,這簡直就是一個幻陣加殺陣以及心魔陣的大合體嘛。

若真是如此,找不到陣眼的話,豈不是一直都走不出去了。走不出去的話,心裡會更加怕,越怕,說不定就越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