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四十三章 極品靈石

第一百四十三章 極品靈石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readx或許是韓溪念的清靜經起了作用。

反正他們這裡一直都是安安靜靜的,也沒有任何的危險出現。最讓東華羽凡擔心的譚萬從似乎也沒有想自己失去一隻手的事情。實際上,東華羽凡的擔憂完全是多餘的,如果陣法真的能夠將黑珠都幻想出來的話,估計這個陣法也維持不了多久了。

韓溪的聲音還在響起,東華羽凡沒讓他停下來,韓溪便一直重複著背誦著,雖然他也不太明白東華羽凡的意圖,但是李霸天一直虎視眈眈的看著他,韓溪也只能捏著鼻子繼續了。

事實上,並沒有等多久,就聽到有腳步聲往他們這邊過來。

神識一掃,東華羽凡頓時一挑眉說道:

「韓溪別念了,注意警惕。」

說完,率先取出靈劍,站在他們的前面,神識大開,擋在他們面前大有一夫當關的氣勢。

然而,當一聲巨吼傳來之後,東華羽凡深吸一口氣,回頭說道:

「趕緊……走著。」

說完,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一把提起兩天,順帶還拉了一把韓溪提了一下沒反應過來的莫離以及譚萬從兩人。快速的往山洞最深處跑去。

身後追過來的肯定是狂暴裂地虎,原本東華羽凡想著葉迦就算是打不過,逃跑還行,沒想到居然還將這個幻想版狂暴裂地虎引了過來。聽這巨吼中還夾帶著一絲女人的尖叫,東華羽凡估計,這兩個闖禍的也跟著一起往這邊跑來了。

葉迦都對付不了,他們出手估計也是枉然,還不如先跑步呢。

能耗一會算一會了。

畢竟。幻想出來的狂暴裂地虎還是需要浪費靈力的。

身後不斷有法術攻擊的聲音,以及狂暴裂地虎憤怒的吼叫聲。東華羽凡聽得真切,一時之間,還真的不覺得這是幻想出來的東西,感覺和實物並沒有多大的區別嘛。只不過威力沒有實物那麼大罷了。他們究竟是有多悲催,連一個幻想版的居然都搞不定呢。

「完了,前面好像沒路了。」一直埋頭跑的東華羽凡冷不丁聽到韓溪喃喃的說道。

果然。抬頭神識一掃。

次奧。真的沒路了,前面似乎是一個比較寬敞一點的石室,但是沒有任何的山洞出口。

「先別想太多。過去再說。」莫離看出東華羽凡的憂慮,率先說道。

東華羽凡想想,說的也是,就算是等會要和狂暴裂地虎決鬥的話。在寬敞的地方也容易搞偷襲。這麼窄的山洞,還需要擔心會不會波及到自己人呢。

到了石室之後。東華羽凡環顧四周,除了一些石凳石桌以及一張石床之外,就只有一個看上去又老又舊的蒲團了。東華羽凡有些失望的坐在蒲團上面,仔細的聽這葉迦他們還有多久到。一時間。竟然感覺自己的腦子裡面突然閃現出了一個畫面。

東華羽凡以為自己產生了幻覺,可是再次凝神靜氣的想要用神識掃葉迦他們,結果再次出現了他們的影子。此時的葉迦雖然衣衫整潔。但是整個人還是稍顯狼狽,臉上甚至還有隱隱的汗水。玉晚清則害怕的躲在葉迦的身側。葉迦在攻擊,她就不聽的躲閃。

「靠。」東華羽凡鬱悶不已。

好歹玉晚清也是一個築基期修士吧,怎麼這麼孬。

咦,不對啊,神識雖然能夠探測到一定範圍內,但是因為在迷宮裡面有所壓制,所以範圍並不大,甚至神識只能隱約感覺到周圍的東西,臉影子都感覺不到。可是此時居然看的這麼真切,就連玉晚清此時臉上的表情都看的清清楚楚,所以當然沒有錯過玉晚清的眼中一閃而過的慶幸。

「師姐,怎麼了?」東華羽凡之前的聲音過於大聲,驚擾到了正在四處查探的莫離,譚萬從和韓溪分別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見她臉上並無異樣,也就沒有過來,也就莫離。似乎知道東華羽凡發現了什麼,走了過來。

「我好想看得到葉師兄他們。」東華羽凡餘光看了看譚萬從之後,這才對著莫離傳音道。

莫離一愣,隨機想著東華羽凡的修為和葉師兄差不多,可是見東華羽凡的意思似乎並不是自己理解的這樣。看向東華羽凡的時候,正巧對上東華羽凡示意的目光。往下一看,東華羽凡身下的蒲團露了出來。

莫離眼睛睜了睜,再往下看了看。

東華羽凡點點頭。莫離再次陷入了沉思,地圖中顯然是並沒有描畫出這個石室,因此更加沒有關於東華羽凡此時坐著的這個蒲團說明。所以這個蒲團究竟是什麼用也不可知。

東華羽凡站起身,不著痕迹的將蒲團拿在手中,想要探查葉迦他們的時候,卻再也沒有他們的身影了,只能隱約感覺到他們的方向。

這下子,東華羽凡才算是真的確定,這個蒲團可真是大有文章的。果然,人不可貌相,就連一個小小的蒲團都不能用常人的目光去看待。

不過,外表真心好醜陋。

想了想,東華羽凡將蒲團遞給了莫離。

莫離詫異不已,既然是東華羽凡尋找到的,莫離說什麼都不要,東華羽凡無奈,只能暫且拿在手中,反正這個東西不顯眼,不過東華羽凡再次將這個放在地上,坐了下去。這次並不是為了想要知道葉迦他們的消息。東華羽凡想要知道整個山洞的情況,似乎有了這個蒲團,便沒有那種壓抑的感覺了。莫非這個蒲團不受陣法的影響?

正當東華羽凡想要探查整個山洞的時候,突然感覺到腦中一陣刺疼,這種感覺就好像是探測別人的時候,被人家反彈回來的感覺。

隨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