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

第一百五十三章 莫名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沒事吧?」風傾塵見東華羽凡沒有焦距的眼神,心裡一緊,忙問道。

感覺到摟著自己的手緊了緊,東華羽凡回過神來,搖了搖頭。

實際上她自己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剛剛突然有一瞬間腦子裡面閃過了以幕飛快的畫面。不過儘管如此,東華羽凡還是注意到,那個畫面似乎是有人在渡劫。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突然回憶起千古尊者,也就是自己師傅在渡劫的時候,她也稱恍惚看到某個快速閃過的畫面。不過由於場景不同,所以東華羽凡也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事情。甚至她很迷茫,這個畫面究竟是幾個意思。

抬頭看著風傾塵擔憂的目光,東華羽凡不知道怎麼的,心裡莫名的有些煩躁,不是針對風傾塵,而是心裡突然就生出了這種感覺。遂,原本還想將這件事情告訴風傾塵的,結果缺什麼也沒說。

風傾塵以為東華羽凡只是一直下降有些不適應,也沒有再多問什麼,只是用另外一隻手輕輕拍著東華羽凡的後背。

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東華羽凡呼吸了好幾下,這才將心裡的那絲莫名的煩躁平息下去。只是心裡卻一直在疑惑,那個畫面究竟是什麼意思?

要知道,修真者通常能夠突然感應到一些未來會發生的事情,這種感應鎖著修為的提升,也會更加的准。東華羽凡覺得這會不會是什麼警示呢?還是說這是未來會發生的事情。

想著想著,東華羽凡漸漸的靠在風傾塵的肩膀上面睡著了。

夢裡面一直重複這這兩個一閃而過的畫面。

第一個便是在千古尊者渡劫之時突然出現的,不過也僅僅只有一瞬。只是那個時候東華羽凡以為是自己產生的幻覺,因此也沒有在意,所以記得也不算特別清楚。只記得是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站在濃厚的黑色劫雲下面,口中似乎呢喃著什麼。只是她不記得那個男子的長相,畢竟那個男子渾身是血,就連臉上也是一條一條的血痕。

第二個,便是剛剛恍惚的一瞬間。

似乎有一個女子睜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往後退了一步。胸口穩穩噹噹的插著一把長劍,紅色的血液順著刺穿的傷口流到了長劍之上。

之後,東華羽凡便不知道了。

夢裡這兩個畫面不時的交織,東華羽凡想要掙脫。不去想,可是越是不想,腦子裡面就越是混亂。

驀地,東華羽凡睜開了眼睛,眼中的紅光一閃而過。回過神來之後。東華羽凡抬起頭,正巧對上風傾塵擔憂的目光。

看到東華羽凡醒來,風傾塵鬆了口氣,拭去她額頭上的汗水,輕聲說道:

「可是做噩夢了?」

噩夢?要說噩夢也確實。這兩個畫面如同附在了東華羽凡的夢裡一般,無論東華羽凡怎麼做,都沒有辦法擺脫。

「師傅,你總算是來了。」

就在東華羽凡從風傾塵的懷裡出來,剛站起身,就聽到韓溪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轉過身一看。不只是韓溪,就連葉迦譚萬從還有東華羽仙和辰逸都在此列,不僅如此,天山派玉晚清和寧志靜還有他們天山派其餘的三位弟子也在。猶記得天山派似乎派出了八個人,此時居然只剩下五人。再看看自己這邊,也是八個人,如今張韻身隕,譚萬從少了一隻手臂。

其餘的……

突然,東華羽凡睜大了眼睛。

「莫離呢?」東華羽凡抓著韓溪突然大聲問道。

由於東華羽凡這麼一喊,東華羽仙和辰逸都看了過來。辰逸直接走了過來。臉上沒有以往的溫和笑容,而是帶著陰沉,問道:

「莫師弟沒在。」說完,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後的風傾塵。這才沉聲說道:

「師妹沒和莫離在一起?」

他和葉迦他們相遇的時候,就聽說莫離和東華羽凡在一塊的,可是此時莫離不在,倒是看到了在山頂遇到的那個擊退魔人的前輩。

由於看出了這個前輩和東華羽凡的關係匪淺,辰逸縱使在擔心,也不能對東華羽凡質問什麼。

「我先通過一個發光的巨門。可是之後等了許久,都沒有等到莫離過來。」東華羽凡也看出辰逸的著急,忙說道。

「這麼看來,莫師弟應該是被傳送到了別處,辰師弟不用擔心,想來莫師弟應該無事的。」葉迦不動神色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身後默不作聲的風傾塵,這才抓著辰逸的手說道。

辰逸皺了皺眉,最後無奈的嘆了口氣,點頭道:

「但願如此吧,剛剛太過著急,忘師妹見諒。」

辰逸說完,對著東華羽凡拱了拱手,面帶歉意。

東華羽凡擺手,辰逸擔心莫離,她也理解,畢竟她也擔心莫離。莫離沒有雷峰塔的地圖,也不知道會不會遇到什麼危險。不過心裡擔憂,但是還是仔細的看了看四周。

果然,四周不僅是玉虛宗和天山派,五大門派的弟子基本上都有。只不過人數上縮水了不少,看來大多數都是在迷宮出折損的。不過這樣一來,東華羽凡也明白了,迷宮的出口似乎有好多呢。只是一想,東華羽凡也大概明白,那麼大的迷宮,若是只有一條路的話,估計也不會有這麼多的弟子到這裡了。

只是,東華羽凡的臉上凝重不已。

這麼多弟子都達到了這裡,那麼等會肯定會有一場惡戰的。

葉迦作為領頭隊長,自然是看的比較的清楚,將玉虛宗的幾個弟子招在一起,在周圍設下禁制,準備開個小會。當然,風傾塵也在此列,不過大家都默契的沒有和風傾塵說些什麼。畢竟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