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六十八章 殺

第一百六十八章 殺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readx原本東華羽凡是可以不用將自己發現的東西告訴曲華裳的,畢竟就算感覺再親厚,也不過是剛成為朋友的人。可是鬼使神差的,東華羽凡仍舊告訴了她。

一放面心裡有種踏實感,另一方面或許也是想要試探吧。

好在曲華裳雖然猜到了一點什麼,但是並沒有說出來,也沒有因此就改變臉色,就連看向東華羽凡的神色都未改變。

由於使用了隱匿符,兩人雖然靠的不太遠也並沒有被人發現,東華羽凡為了保險,利用神識將兩人包裹在裡面,算是徹底的隔絕了別人的探查。

兩男子似乎也見到了小白花,兩人臉上均是一喜。

男一快速的降落在小白花的面前,欣喜的一把將小白花抓住,鶴峰皺了皺眉頭,最後卻沒有說些什麼reads。東華羽凡已經第鶴峰吐槽過好多次了,這貨簡直內心太強大了,自己心愛的人被別人手把手的抓住訴說衷請,他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男二見男一如此,不甘示弱,同樣將小白花的另外一隻手抓住。

曲華裳看得是目瞪口呆,最後忍不住嘖嘖了兩句,對著東華羽凡小聲的說道:

「這女子可真厲害,後宮如此和睦。」

東華羽凡被曲華裳的話驚呆了,不過隨即猛然意識到,這裡是修真界。

實力為尊的世界啊,自己還拿以前的觀念看似乎有些過時啊。

雖然這裡同樣男尊女卑,但是若是女子的實力強大,同樣也能三宮六院的。在現代看了許多種馬文,也看了不少女主類的後宮文。莫非這小白花實際上也是某部小說的女主,難不成她串戲了?

東華羽凡頓時覺得有些凌亂了。許多女主後宮文裡面不都是醬紫嘛,後宮和睦,男子們全部都在為女主的各種打算,一心一意,一起消滅任何對女主不利的存在,哪怕是真心實意愛慕者自己的女配,難道小白花就是瑪麗蘇文當中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女主?

東華羽凡忍不住抖了抖。想想就覺得有些難以接受。

小白花什麼的。果然是口味最重的。

不過想到小白花在自己手中吃了兩次虧,東華羽凡還是很得意的,管你是什麼小白花西蘭花。這部戲已經被打亂了,在打亂一部也無所謂了。

「先別說這些了,東西呢?」鶴峰見兩個男的一直在關心著小白花,雖然有人和他一起關心著玲兒他不介意。但是心裡還是不舒服。

畢竟自己的女人心裡不僅僅只有自己,還是讓人有些沮喪的。因此拉著臉,不樂意的說道。

兩男子也不在乎鶴峰的不愉快,男二直接取出一個黑色的儲物袋,放到小白花的手中。神色頓時凝重了起來,說道:

「天雷珠你要收好,這樣你也多點保命手段。」

「千萬收好。不要被人瞧見了。」男一也不放心的叮囑道。

小白花手中握著黑色的儲物袋,眼裡頓時泛出一陣霧氣。臉上帶著惹人憐愛的表情,看的男一和男二心裡癢酥酥的。男二更是慌亂的將手湊到小白花的臉上,笨拙的給她擦著眼淚。

隨著小白花的眼淚一掉,鶴峰也著急了,直接推開男一和男二將她摟在懷裡,焦急的問道:

「玲兒,怎麼了?」

小白花抽泣了兩,掙脫鶴峰的懷抱,淚汪汪的看著男一和男二,軟軟的說道:

「風哥哥,雨哥哥,你們對玲兒太好了,玲兒真的……真的……」小白花說道最後,都不知道該怎麼說話了。

男一男二看的頓時心疼了,一人抓著一隻小白花的手,男一更是深情的為小白花拭去臉上的淚水,柔聲說道:

「玲兒,我們都是心甘情願的對你好,只要你安全,我們才放心reads。」

「是啊,傻玲兒,雨哥哥會保護你的。」

……

聽這這些瑪麗蘇的對話,東華羽凡徹底的石化了,這對白這名取得,敢不敢再簍一點。她聽得都快要吐了;而此時的曲華裳已經忍不住在乾嘔了。

「我受不了了,讓我動手吧。」

曲華裳說著,就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作勢就要上前,東華羽凡連忙拉住她,安慰道:

「別激動別激動,總有人會忍不住的。」

東華羽凡說的是實話,因為後面跟著他們的五個人已經有人看不去了。

眼見鶴峰也加入了三人的對白當中,四個人仍舊繼續訴說著自己的心情,五個人悄悄的散在他們的四周,東華羽凡神識已經掃到他們越來越近了,不到一千米的距離了。

也不知道這四人是不是吃屎了,那五個人肯定是進入了他們的神識範圍內,可是這四個人愣是沒有一個人發現,依舊一臉深情的看著滿臉感動的小白花,而小白花此時彷彿深陷在這三雙深情的眼神中,無法自拔。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她怎麼沒有被這眼神淹死。

「他們來了。」曲華裳已經不耐煩看了,瑪麗蘇看多了會有陰影的,因此曲華裳重點關注跟蹤的那五人。

東華羽凡已經隱隱能夠看到那五人的身影了,可是這四人依舊沒有發現。

「你說他們是怎麼活到現在的。」東華羽凡有些無語的說道。

「妥妥的狗屎運啊。」李霸天打了個冷顫,眼前的一幕看的他雞皮疙瘩四起。由於他變成魚的時候,瑪麗蘇還沒有流行起來,因此如此乍一看到,著實有些令他反胃,況且李霸天玩過的女人雖然多,可是對這種類型的從來都是敬而遠之。因為一旦沾上,就好像牛皮糖一樣,甩都甩不掉。

「還真是一出好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