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逃跑

第一百六十九章 逃跑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哼」鶴峰冷冷的瞥了一眼痛哭的女子,別過頭。

小白花這才從鶴峰他們身後走出來,眼中帶著一絲霧氣,看了看黑衣男子,又看了看女子,這才小心翼翼的說道:

「方姐姐,這件事情都怪我不好,可是我和鶴大哥是真愛,求你成全我們吧。」小白花淚雨連連,簡直就將自己的位置放到了塵埃的位置,一臉的真誠。

說完,還沒等女子說什麼,鶴峰頓時一臉疼惜的將小白花摟在懷裡,溫聲說道:

「玲兒,你不用如此,我和她原本也只是因為家族的關係才有婚約的,如今我為了你已經離開家族,你應當知道我的心意,我們的愛情不用任何人成全。」

面對兩個女子,兩種不同的態度,看的東華羽凡都忍不住感慨,更別說一旁滿臉鄙夷的曲華裳了,更是憤憤不平的說道:

「真是無恥。」

「渣男。」這是東華羽凡在曲華裳說完之後介面說的一句話。

曲華裳深以為然,點頭同意,說道:

「羽凡這個詞語非常的貼切。」

「看到了嗎?如今你還不醒?」黑衣男子等到鶴峰將小白花摟在懷裡、表白了心意之後冷冷的對著跌坐在地上的女子說道。

女子原本有些空洞的神色慢慢的有了一絲神采,不過眼神變得越加的灰暗了,拾起身旁的長劍,慢慢的站起身。

看著眼前絲毫沒有注意到自己的鶴峰,女子突然大笑了起來,笑聲停在眾人的耳中只覺得異常的悲切。

「既如此,那我便成全你們,此生此世,我和你再無瓜葛。」女子說完,神色再次暗了一分。

可是這話停在鶴峰的耳中,簡直如同天籟,眼中頓時一喜。他回過頭,第一次沒有用那厭惡的目光看著女子。可是也好不到哪裡去,口中仍舊不落下風:

「如此最好。」

說完,更是對著眼前的小白花喜道:

「玲兒,這樣我便能娶你了。等我回去求得家主原諒,我定然不負你。」

女子心裡一陣陣的而悲哀,此時已經有些麻木了。剛說完解除婚約,前未婚夫居然就迫不及待的當面求娶另外的女子。

雖然之前也不曾收斂過,可是那股悲涼怎麼也擋不住的湧上了心頭。

隨後便是怒氣從心頭湧出。奮力的扯下胸口所掛上的碧綠吊墜;

可是扯斷之後,才有些心疼,這是當日定親只是的定親信物,也是她最寶貴東西,可是此時捏著這個,只覺得就好像是一場笑話。

遂,眼中一冷,往鶴峰的前面扔去。

「此物還你,將我方家信物歸來。」

鶴峰下意識的就將吊墜捏在手中,心裡更是一喜。可是聽到女子的話,眼中頓時有些為難了起來。

方家的定親信物乃是一件玉佩,這件玉佩既然能夠當做定親信物定然也不是凡品。乃是一件非常不錯的上品輔助靈器,修士佩戴之後,修鍊途中能夠凝神靜氣,不易產生心魔;不僅如此,還能夠幫助煉化靈氣,對於修鍊有很大的好處。

可是就是如此,他已經將此無送與了小白花玲兒。

如今既然解除了婚約,依禮應當將此物歸還。可是玲兒十分喜愛這件玉佩,並且因為此物對她修行有很大的好處,時時佩戴於身,從未取下過。

如今她提及。鶴峰也只能為難的看著小白花,說道:

「玲兒,可否將那龍鳳玉佩取出,這吊墜也是一件不錯的輔助靈器。」

不過鶴峰沒有說完,這件玉墜並不及玉佩,不過是能夠抵擋幾次結丹期修士的攻擊。幾次之後,也就沒有效果了。

鶴峰雖然在家族裡面還算受重視,但是也畢竟只是一個旁支,因此交換的定親信物也算不得是非常貴重,頂多讓人挑不出什麼錯來。

只因為當時小白花對於鶴峰有情意,方家便也沒有多言其他。

小白**里一緊,下意識的就捂住胸口,心裡不願意,可是此時騎虎難下。

心裡對於鶴峰還是有喜歡的,畢竟鶴家也算是修真世家,雖然比不上什麼大門派和頂級世家,但是也是有底蘊的;若真的能夠進入鶴家,好處也不少。既不用受門派的束縛,也不用擔心修鍊資源,此時心裡說不心動是假的。

雖然心裡再不情願,還是將龍鳳玉佩從懷裡取出,有些不舍的放在了鶴峰的手裡。

鶴峰自然是看出了小白花的意願,可是此時對方有那麼多人,若是只有方姓女子一人,他拼著不要臉也要將這枚玉佩留下,可是此時顯然是不行的。他雖然喜歡小白花,可是對於自己的臉面還是在意的。

結果之後,鶴峰心疼小白花的不開心,對於方秋善更加沒有好臉色,更甚至將小白花的不開心怪罪在了女子的身上,沒好氣的將龍鳳玉佩扔了過去。

方姓女子冷著臉接下,對於他此時的態度還是讓她心裡一疼,只覺得呼吸都有些難受了起來。不過雖然身體晃了晃,一個轉就將龍鳳玉佩捏在手中。

隨後又想起這個玉佩被小白花放在懷裡,只覺得說不出的噁心,索性取出一個水壺,當著幾人的面,直接在玉佩上面沖洗了一下,隨後對著旁邊的黑衣男子說道:

「麻煩你幫我解除認主可以嗎?」

她沒有將小白花解除認主,就是故意的。

小白花臉頓時煞白,她同樣是故意沒有解除認主的,就是膈應這方秋善就算拿到也沒有辦法使用。可是她突然想起,若是有人實力高過於她,是能夠強行解除認主的。

可是還沒等她來得及阻止,只覺得腦中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