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了卻

第一百七十九章 了卻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readx「不,師姐,你不能這麼做。」雲梨見東華羽凡來真的,整個人一懵,這樣和沒有原諒有什麼區別?心裡慌得不行,整個人都在顫抖,對著東華羽凡的背影大聲的喊道。

李霸天正準備跟上東華羽凡,不過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直接轉過身,一把將掛在雲梨手腕上的儲物袋勾了過來,這玩意可是東華羽凡的,雖然東華羽凡大方沒有拿回來。但是它可不是一個和氣的電鰻,況且,它如今能夠修鍊,自然也需要服用丹藥。便宜云梨,還不如它自己服用。

李霸天想來恩怨分明,如今雲梨顯然已經惹怒了她,自然對她沒有好眼色了。

「師姐,師姐,你沒有資格把我逐出千古冷,我是師傅的弟子。」雲梨倒是不在乎那點東西,可是見東華羽凡依舊頭也不回,心裡頓時生出了一絲怨恨,隨即語氣一變,透出一股子怨氣。

「是記名弟子。」東華羽凡停下腳步,轉身之際,嚴重不帶任何感情,淡然的糾正道。

當下,雲梨一頓,可是仍舊不死心的說道:

「就算是記名弟子,那一是千古尊者的弟子,你同樣沒有資格將我逐出去。」

連師姐都不喊了,可見怨氣有多大。

東華羽凡皺起眉頭,心裡嘆了口氣,沒想到自己對於雲梨留了最後一絲情,人家卻絲毫不思感恩,更加沒有一點悔過之意。雖然東華羽凡理解若是成為普通外門弟子心裡落差肯定大。可是若是雲梨以後能夠悔過,她也不是不會照拂一二。

可是雲梨甚至連自己哪裡錯了都不知道,拿了自己的東西,卻絲毫沒覺得愧疚,如今更是一副別人欠她的模樣。

「你可以試試。」東華羽凡冷漠的說完,直接一躍而起,消失在了原地。

看不到東華羽凡中之後,雲梨好不容易生出的一絲勇氣頓時消散了。

心情頓時跌倒了谷底。

完了,一切都完了。她當然知道東華羽凡說的話一定不會有假,可是心裡就是不平。

明明都是弟子。她平時對千古尊者也是非常孝敬的,可就是因為這麼一件事情,一切都完了。

江影同見東華羽凡沒有追究他,心裡鬆了口氣。可是低頭看到神情獃滯的雲梨;心裡暗道一聲倒霉。可是暫時卻不能將雲梨拋棄。他知道雲梨就算被逐出千古冷。但是東華羽凡沒有收回她身上任何千古冷的東西,身價底蘊可不是他能比的。若有雲梨在,他這段時間也算是修鍊不愁了。

因此,收起眼中的不甘,溫柔的將雲梨扶起來。輕聲說道:

「梨兒,不用擔心,你為了我付出這麼大代價,我一定不會辜負你的。」

雲梨聽到這話,眼中這才慢慢的恢復一絲神采。

抓著江影同的手,如同溺水的人一樣。心裡慶幸,好在江影同在自己的身邊。她不敢相信,若是沒有江影同的話,她該如何自處。

「江大哥,我什麼都沒了。我只有你了,我只有你了。」雲梨被江影同摟在懷裡,語氣有些迷茫的呢喃道。

「我在呢,我在呢,我一定會對你好的。」江影同見雲梨一副無助的模樣,心裡也是一軟,到底是喜歡自己的女人,如今落到這樣的田地也是因為他。想著以後不管雲梨對他們有沒有幫助,看在今日的份上,也不會拋棄她。況且雲梨再不濟也是築基期修士。以後若是外出歷練,也可多一絲助力。

東華羽凡快步完前走,李霸天和莫離一人一魚費力的跟在後面。

「師姐,你不要生氣了。」莫離見東華羽凡不發一言。知道她心裡不舒服。雖然不知道該如何勸,可是一直不說話,心裡老覺得不好受。

「誰說我生氣了?」東華羽凡看了一眼莫離,無奈的說道。

「那你為什麼不說話?」莫離撓了撓頭,有些搞不懂東華羽凡此時突然變臉。

「實際上,我心裡倒是鬆了口氣。」東華羽凡停了下來。望著天,突然帶齊了一絲笑容。

不等莫離問為什麼,東華羽凡繼續說道:

「雲梨是我領入修真界的,心裡也總覺得她是我的責任,如今是她自己選擇放棄的。我自然不用再顧忌她了,以後也少了一些麻煩,多好。」

莫離見東華羽凡臉上的表情不似作假,也算是微微放心,說道:

「既然師姐都不放在心上,那到是我多心了。」

「好了,先回千古冷吧,既然人家不相信我能做到的事情,我自然要證明一下的。」說到這裡,東華羽凡冷笑一下,直接往千古冷走去。

莫離當然知道東華羽凡指的是什麼,雲梨覺得東華羽凡沒資格將她逐出千古冷,東華羽凡便要證明一下她到底有沒有資格。

傳送回了千古冷,東華羽凡直接傳音給韓溪讓他在千古冷山腳的傳送陣處等著,若是雲梨回來,直接攔著她。

韓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是看東華羽凡冰冷的眼神,什麼都沒問,聽話的下了山。

「我先帶你去我院子,稍等片刻,等我稟明了師傅,再回來和你細談。」東華羽凡對著莫離說道。

莫離自然是同意的。

李霸天自告奮勇的給莫離帶路,莫離欣然同意,東華羽凡也樂得不用麻煩。

還好此時千古尊者自己寢殿,東華羽凡進去之後,找個地方坐下,也沒有先開口。

千古尊者低頭看著書,打量了好幾次東華羽凡。可是東華羽凡都只是坐在椅子上面,一直拉著臉,一言不發。

千古尊者心裡奇怪,自己這個小弟子雖然不是什麼話嘮,但是在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