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探

第一百八十四章 試探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東華羽凡無語的看著被安排到一個小隊的幾個人,這幾個人算得上是玉虛宗各峰的種子選手了。

對著自己擠眉弄眼的莫離、沉默的葉迦、一身黑袍籠罩的東華羽仙、一身紅衣的曲華裳、以及飛雪峰的喬千雪。

嘖嘖,大手筆啊。

不過東華羽凡環顧一圈,幾乎所有的弟子修為都在築基期大圓滿以上。其中除了她自己之外,葉迦結丹期中期巔峰、莫離結丹期初期、東華羽仙築基期大圓滿、曲華裳同樣也差不多是築基期大圓滿、以及飛雪峰的喬千雪結丹期初期;

其中,東華羽凡隱晦的看了看東華羽仙,她總覺得東華羽仙有古怪,似乎不僅僅是築基期大圓滿這麼簡單。

倒是那個她第一次見到的喬千雪讓東華羽凡心裡莫名不已。

她總覺得這個喬千雪對她似乎有股淡淡的敵意,雖然飛雪尊者不喜歡她。可是難不成她門下弟子都不喜歡自己?不過見她一直站在東華羽仙身邊,東華羽凡心裡似乎有些瞭然。

女主和女配多麼分明的對比啊,也幸好曲華裳一來就笑著到了東華羽凡的身旁。

莫離和東華羽凡也算熟悉,對於東華羽凡和東華羽仙的某些恩怨,心裡也微微了解一絲,因此很明顯的站在東華羽凡的身邊。東華羽凡心裡感動不已,果然是自己一直罩著的孩子,心還是向著她的。

千古尊者是在第三天的時候,才回的房殿。

一回去什麼也沒說,直接將東華羽凡從房間裡面提出來,然後說了一些注意安全之類的話,便給了東華羽凡一枚儲物戒指,不過這個儲物戒指非常小,而且是透明的。戴在尾指上面若是不注意都不會被別人發現。

東華羽凡好奇的打開一看,裡面居然放了好幾個玉質的盒子,每一個盒子裡面都放得有一顆丹藥。看著晶瑩剔透的模樣,絕壁是高階丹藥啊。

東華羽凡只是神識探測了一下。並不敢打開。她敢肯定,若是一打開,肯定是滿屋子的丹藥香味。只是心下詫異,師傅這回可真大方。可是這樣一來。東華羽凡更是好奇,問道:

「師傅,您您是有何事嗎?」

師傅突然對她這麼慷慨,她心裡還真的有些七上八下的。

千古尊者臉色略有疲憊,聽聞頓時瞪了她一眼。可是一想起此次的事情心裡也是一頓。嘆了口氣,說道:

「此番修真界與魔族之戰恐短時間無法結束,為師也要告誡你,魔人雖要防,但最應該防的便是人心。」

說完,千古尊者吐了口濁氣,眼神頓時縹緲的望著前方,這才繼續說道:

「人心,才是這世上最難琢磨的東西。」

說完,千古尊者閉上眼睛。對著東華羽凡擺了擺手。

東華羽凡心裡狐疑不已,可是見師傅這個樣子,也不好問出來。畢竟師傅一把年紀,心裡肯定也藏又不想告訴別人的事情,她作為晚輩,還是不要多問好了。

行了個禮之後,東華羽凡直接出去了。

不過師傅說得對,人心是最難琢磨的,她又何嘗不知曉。魔人雖是敵人,但是在身邊的人類修士又何嘗是朋友?

如今中域的營地已經建好。各大門派也已經齊聚,大戰一觸即發。

為了方便戰鬥,每個人派的弟子都是六人一組。東華羽凡也不知道為毛她就會和這些人分在一起,也不知是刻意還是無意。

不過小隊當中有自己熟悉的人也是一件好事。雖然也有敵人,但是她一早就有警惕,倒是並沒有多擔心。

從巨峰下山,東華羽凡和曲華裳走在一起,一路上看到的全是陌生的面孔,一時之間。還真有些不適應。

「也不知道此次要在這鬼地方呆多久。」曲華裳臉色鬱悶的說道,扯了扯身上鮮紅的衣裳,止不住的嘆氣。

「行了,都來到這裡了,既來之則安之。」雖然東華羽凡也想說這麼一句話,不過既然被曲華裳搶先了,也只能無奈的安慰道。

「你倒是沉得住氣,但是呆了好幾天了,也沒說要開打。」曲華裳癟了癟嘴,滿臉鬱悶地說道。

事實上,東華羽凡也鬱悶啊,究竟要怎麼驅逐呢。

不過這個想法也不過一轉,正當東華羽凡想要拍拍曲華裳的肩膀安慰她的事情,突然聽到了一道巨大的號角聲。

頓時有一種穿越了的感覺。不過下一瞬,東華羽凡和曲華裳對視一眼,均重對方眼中看出了一絲驚訝。難不成真是想什麼來什麼不成?

沒過多久,他們便和葉迦他們聚集在了一起,葉迦作為當之無愧的小隊長,很快便給大家帶來了消息。

「魔人正往這邊趕來,通知我們準備戰鬥。」

葉迦言簡意賅的說完,不等大家發表什麼意見,直接領著眾人往某處快速的過去。

東華羽凡神色凝重,深吸一口氣。

雖然想要快點結束戰鬥,但是真的開始的時候,心裡還是很緊張的。

不由得望向了一旁的曲華裳。

她還以為這貨不會緊張呢,沒想到這貨也是一臉的忐忑,到讓東華羽凡心裡的緊張減少了不少。

別說曲華裳,估計不少弟子的心裡都是緊張的吧。

不過東華羽凡倒覺得說不定經此一戰之後能夠熬得過去的弟子成就定然是不凡的,經過了戰火與血的洗禮,才能脫變成一個合格的修士。

葉迦將東華羽凡他們帶到了某一處空地,哪裡已經聚集了不少的弟子了,有眼熟的,也有陌生的。在場的弟子均沒有格外的心思去大量別人,都一臉嚴肅的看著站在前方的某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