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八十五章 漂亮姐姐

第一百八十五章 漂亮姐姐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

『鏘鏘』

東華羽凡用力的將對方的武器抵擋回去。

手中輕巧的一檔,與她對戰的魔人頓時後退好幾步。

來來回回大戰一會,東華羽凡已經將對方的路數摸清楚了。心裡也驚嘆不已,此人外貌與修士無異,一舉一動和人類修士並不差異。神色凌然,東華羽凡真心無法將對方當成傳說中十惡不赦的怪物。在人類修士的傳說中,魔族便是十惡不赦的妖物。可事實上,卻非如此。

他們的血液同人類修士一樣,都是紅色的;頭髮是黑色的;膚色和他們區別並不大;唇紅齒白,只除去泛著紅色的眼睛之外。

東華羽凡嘆了口氣,不知道為何,她心裡總覺的下不去手。

每將眼前的魔人攻擊一下,心裡似乎就有些微微的不舒服。

東華羽凡不想讓別人看出自己的異樣,也只好再次舉劍與對方攻擊在一起。

時間一長,白黎軒眼中紅光微閃。眼前這個人類女子出手雖然快捷,但不顯凌厲,招招看似兇狠,但又留有餘力;看似面無表情,可白黎軒也並非毫無見識之人,人類修士也見過不少。此女眼中並無殺意、無狠厲、更無恨意;與他對戰之時均可以避開他故意露出的破綻,令他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既然對方有意放過他,他自然會配合。

只是,他很好奇,東華羽凡為何會放過他。他能夠感覺到東華羽凡的修為比他高,不然也不會總是恰到好處的讓他躲過,又恰到好處的讓他們兩個對戰的時候看起來沒有破綻。

周圍的人都在拼盡全力想要將對方擊倒。東華羽凡覺得自己很有可能是最悠閑的,只是她這麼早,似乎有些違背了門派來到這裡的初衷了。

可是明明有好幾次都想要下手的。可是每一次都生生的忍住了。

她下不去手。

並不是說她不敢殺人,她又不是沒有殺過人。她只是下不了手去擊殺魔人罷了。

慢慢的,耳邊的慘叫聲終於響起了,不僅是要妖冥域的魔人,或者是五大門派的弟子,都有傷亡。鼻尖聞著濃郁的血腥味,東華羽凡皺了皺眉頭。見於自己對戰的那人同樣如此。便知不能下去了。對他暗暗使了個眼色,也不知道對方能不能看懂。

好在白黎軒微不可及的點點頭,最後裝作被東華羽凡一劍震的往後飛了好幾米。

東華羽凡佯裝想要追上去。只見白黎軒突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血,卻是飛快的離開了原地,逃離了。

白黎軒的逃離就好像一個信號一樣,不少還在戰鬥的魔人紛紛不戀戰。直接離開了,並且還將已經被擊殺的魔人全部帶走了。

速度非常快。並且沒有給人類修士反應過來的時間,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若不是地上還留有血跡,東華羽凡都要覺得是不是自己的幻覺了。

「發生什麼事情了?」一名身穿天山派服飾的男弟子摸了一把臉上的血,神色兇狠的問道。

沒有人給他答案。因為每個人心裡都帶著疑問。

那名男弟子得不到人回答,惡狠狠的吐了口唾沫,配著臉上的血跡。真有一種兇惡的意思。

只是看著他的臉,東華羽凡的腦子裡面莫名的閃出已經好久沒有出現的畫面。

依舊是那名滿臉鮮血的男子。手舉著長劍,一步一步的向她走來,彷彿他口中所念的『殺』只是為了殺她。

東華羽凡微微一頓,便感覺自己思緒似乎回到了身體裡面,隨後就看見曲華裳一臉擔憂的看著她。乍一看到曲華裳放大了n倍的臉,東華羽凡嚇了一跳,往後退了退。

這才鬆了口氣。

「華裳姐姐,你要嚇死我呀。」

「你怎麼了?魔怔了?」曲華裳見東華羽凡身上沒有什麼血跡,身上也沒有血腥味,乾乾淨淨的,就好像沒有戰鬥過一樣,心裡一閃。不過仍舊擔憂的檢查了一遍,想著這師妹修為了得,應當無事的。便鬆了口氣。

「沒有,只是想到了什麼事情。」東華羽凡搖搖頭,那些畫面,東華羽凡決不會告訴任何人。

雖然以前有想過問問師傅,可是最後還是決定不問了。

修真者通常都會對於未來有一些預感,她覺得,說不定便是這些了。

「走吧,葉長老已經把葉迦叫過去了。」曲華裳看了看葉長老的方向,拉著東華羽凡的手搖了搖。

東華羽凡任由曲華裳將她拉了過去,回頭看了看,雖然早就看不見什麼了,可是看著地上的血跡心裡還是有些淡淡的不舒服。

這一次戰鬥打的蹊蹺,結束的也很莫名其妙。

已經過去七天的樣子了,宗門高層都沒有任何的指示。

只是讓所有弟子待命,不要閉關。

不過也封鎖了營地,不允許外出。因此東華羽凡回到了千古尊者的居所,仍舊呆在自己的小屋子研究法術。

如今萬箭齊發已經能夠在五秒的時間內發出了,並且能夠保持在三支冰箭的情況下了,這樣的進步已經很明顯了。只是東華羽凡還是不滿意,總覺得若是不能做到如清雪這類法術控制在兩秒內總會不甘心。

好在東華羽凡也知道勞逸結合,等到累了一會之後,翻出練體術的第二個動作試了試。

這個動作相比於第一個動作難了不少,事實上,之後的幾個動作會越來越難。不過只要學會的話,得到的好處也會越來越多。

東華羽凡不知道若是將練體術裡面是所有的動作都連貫性的學會了的話,又會變成什麼樣子。直覺告訴她肯定是不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