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危機關頭

第一百八十九章 危機關頭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

「啊,不是,印長老,弟子,不敢……啊……」話音剛落,一道泛著金光的掌印頓時從印長老手中甩出,狠狠的撞擊到他的胸口。

那名天山派弟子如秋風少落葉一樣,甩出去了十幾米遠。胸口深深的凹了下去。

東華羽凡詫異,就這樣居然還能站起來。

那名弟子臉上露出驚恐,知道他想趁著印長老入夢只是殺人奪寶的願望落空了,如今已是劫難逃,乾脆爬起來,不敢停留,直接轉身就跑。

印長老見人跑了,一個沒憋住,再次吐了口血,胸口已經被鮮血染紅了大半,冷冷的看了看四周另外幾個不知所措的弟子,眼睛裡面滿是警惕。

那幾名弟子自然是不敢再放肆,印長老修為比他們高,哪怕如今重傷,依舊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不過卻沒有一個人去追那一名逃走的弟子。

印長老平息了一下內息,體內的靈力混亂不已,看了看四周的另外幾個門派的長老皆未醒,心裡稍稍放心了一點。

這才取出自己的防禦武器,將自己圍在裡面。

東華羽凡冷眼瞧著,印長老調息了半天。原本以為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也算是沒事了,沒想到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竟然快速取出一把劍,猛地對著自己的手指就是一划。

靈劍的威力可不一般,瞧印長老此時的神態彷彿要將自己流出來的血喝了一樣。不過仔細一看那血液才發現有不對勁的地方。竟然紅的發黑,這是中毒了啊。

可是緊緊入夢怎麼會中毒呢?

這麼一想,東華羽凡突然想起之前傷他的那名天山派弟子,按理說就算印長老這種修為,十個弟子都不可能傷他分毫,可是偏偏他竟然被疼痛從入夢中拉了出來。

東華羽凡看不明白,也不好湊過去,剛好這個時候葉長老也快要醒了,因此也就順勢坐下了。

也是後來東華羽凡通過曲華裳才知道,天山派的印長老是被那名天山派弟子的妖獸所傷。說起來。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修真者契約妖獸的種類是千奇百怪,不過大多數修真者都會契約一些對自己戰鬥有幫助的妖獸,或者能夠輔助戰鬥的妖獸,可是那名天山派弟子契約的妖獸說出來都讓人忍俊不禁。

居然是傳說中的垃圾要收毒血蚊。而且還是成年期的毒血蚊。

毒血蚊的品階算得上是垃圾中的垃圾了,成年後的毒血蚊也不過築基期的樣子。這世上估計除了那名天山派弟子,沒有人會契約這種蚊蟲類妖獸了吧。

事實上,若是在平常的時候,毒血蚊這種妖獸簡直就是一打一個準。根本不敢靠近修士的身邊。一隻成年的毒血蚊其本身的攻擊力根本就不夠,鍊氣期後期的弟子就能夠收拾它。

但是當時的情形實在是特殊的很,一個入夢的高階修士,沒有任何的防備,周圍的弟子都在恢復實力。根本沒有多少心思去管印長老究竟何時醒來。

那名叫劉偉勝的天山派弟子看著印長老手中握著的極品靈器頓時心生貪念。

毒血蚊這種東西只要不近身實際上根本不懼危險,但是只要一近身的話,就會很麻煩。不管體魄有多強悍,毒血蚊都能夠輕輕鬆鬆刺破**。

往血肉裡面注入一點點的血液,就能令修士痛不欲生。

當然,劉偉勝高估了毒血蚊的毒液威力。低估了印長老的實力。印長老這樣的實力,就算是被毒血蚊的毒所傷,也不可能傷及性命,因此最後失敗也是正常的。

不僅從天山派除名,以後遇到印長老絕壁是要能拋多遠跑多遠,被一個高階修士惦記著小命可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

葉長老醒來之後,臉上帶著一絲絲的喜意。入夢雖然有危險,但是醒來之後和大夢三生有一點點相似,那就是能夠讓人在心境上有所突破。

想來此時葉長老定然是有所收穫的。

隨後幾大門派的長老相繼醒過來,雖然時間長短不一樣。但是總算是有驚無險。

等到所有人修整好了之後,大家決定早點力離開這裡。

東華羽凡祭出靈劍,這一次通過死亡峽谷,雖然並沒有什麼傷亡。但失去了一名弟子。

所有人準備好了御劍飛行的時候,就等葉長老一聲令下了,結果突然開始地動山搖了起來。

東華羽凡突然一驚,心裡那股不好的預感頓時強烈了起來。

「不好,快走。」葉長老臉色一變,對著身後的眾弟子大聲喊道。

聲音中帶著靈力。保證每一句話達到了每一個弟子的耳朵裡面。

可是,如今已經遲了。剛飛到距離地面十米的地方,一股巨大的拉扯力頓時捆綁著離開地面的每一個弟子。迫使他們轉過身,就看見了令人驚恐的一幕。

一個巨大的黑影飛快的向他們靠近,塵土飛揚,轟隆聲巨響,一瞬間天地巨變,彷彿進入了末日一樣。

周圍的天空頓時變成了灰黑色的一片。

「糟糕,我們似乎還在死亡峽谷裡面。」葉迦眉眼一抬,大聲喊道。

聲音順著一陣陣『嗚嗚』的風聲,不出片刻就消散了。

東華羽凡被曲華裳死死的拉住,眉頭粥的緊緊的。

「不妙啊。」曲華裳喃喃的說道。

正在此時,葉長老飛快的抵擋在幾人面前,大聲喊道:

「後退。」

話音剛落,東華羽凡頓時覺得身上的那股束縛消失了,也顧不得其他,拽著曲華裳飛快的往後面飛去。可是不管往後面飛多久,那股無邊無際的陰暗似乎一直籠罩在他們的上空,揮之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