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一百九十五章 傳送陣

第一百九十五章 傳送陣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等了許久,好不容易等到只有一個人落單了。

東華羽凡清楚的發現對方的修為不過築基期的樣子,心裏面竊喜。就算她想要偷襲的話,也比較容易。並不是說她懼怕結丹期的修士,而是結丹期的修士沒有那麼容易拿下。就怕會引起其他的事端就不好了。

那名築基期的魔人乙慢悠悠的喝了口茶,等到差不多的時候,站起身,沒有回房間,而是直接往外面走去。

東華羽凡站起身,既然此魔人去外面,反而比在客棧裡面要好下手一些,因此直接站起身,跟在了身後。當然,東華羽凡不是沒有警惕之心的,只是此人的修為太低,況且她親眼見著那些人先行離開,或者回了房間,因此東華羽凡倒也沒有太過於堤防。

跟著此人越走越偏,似乎已經離開了城中心了。

東華羽凡一邊小心翼翼的隱藏著自己的身形,一邊神識籠罩在對方身上。

發現對方似乎是要到某一處去一樣,東華羽凡快速的掃了一掃周圍,周圍似乎並沒有什麼人的樣子。東華羽凡鬆了口氣,不再猶豫,手中飛快的捏了一道法決。

『清雪』瞬間揮散而出,吉事多晶瑩的雪花漂浮在她的四周,東華羽凡悄悄利用神識將所有的餓雪花全部化成冰針,控制著一部分飛快的往那魔人身後襲去,隨後整個人身影一晃,頓時出現在了那名魔人的面前。

「啊,你,你要做什麼?」那名魔人見到東華羽凡的一瞬間,頓時大驚失色。

他雖然不算什麼高手,但是靈敏度一直很高,他也一直在注意四周,並沒有什麼人跟蹤她。

此人能夠無聲無息的到達他的面前,修為肯定比他高。

因此,魔人乙慌亂了一陣之後,便鎮定了下來。

東華羽凡沒有一出手就殺了他。定然不會輕易的出手。魔人乙混跡修真界多年,對於這些事情應付起來倒是沒有什麼生手的。

「小的見過大人。」

見到人家這麼有禮,東華羽凡倒是不好意思出手了,清了清喉。說道:

「回答我幾個問題,我便放了你。」

那名魔人乙頓時瞭然的連連點頭,說道:

「大人有什麼問題,小的一定知無不言。」

「那便好。」東華羽凡滿意的點點頭,這才繼續說道:「我問你。如何才能去修真界。」

問完之後,東華羽凡死死的盯著他的眼睛,發現對方只是有著一陣疑惑,見到東華羽凡冰冷的神色,頓時心裡一驚。知道這些不該自己多問,便回道:

「回大人的話,若想要去的修真界,需的進入中州城獲得城主的通行令。」

「中州城!」東華羽凡喃喃道,眼中帶著一絲漠然。

中州城的位置,地圖上面當然是有的。但是讓東華羽凡皺眉頭的並不是這個地方有多遠,而是她並不想去這個地方。雖然她各方面和魔人都很像,但是實際上她自己知道,她並不是魔人,她是修真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能夠修鍊魔氣,但若被在中州城被人拆穿的話,只怕想要回去就難的。

中州城高手如雲,東華羽凡當然是知道有一個官道,也就是有一個正大光明的去修真界的地方。可是她的身份本來就不能曝光,所以肯定是不能從那邊去的。

況且。她並沒有魔界的身份玉牌,也就是官方通行證,怎麼去的了嘛。

「我不是問你這個。」東華羽凡突然臉色一暗,早就等在魔人乙後面的尖銳冰針突然往前面一靠。距離魔人乙的脖子也不過幾厘米的樣子了。

魔人乙只覺得自己脖子一寒,整個身體都忍不住顫慄了起來。

一股寒冷自上而下,貫穿全身,他知道這個女子是動真格的了。因此不敢隱瞞,立馬回復道:

「大人,小的還知道一處傳送陣能夠去修真界。不過此傳送陣沒有高手護法,有一定的可能會遭遇空間裂縫或空間風暴,通道也極其不平穩。」

東華羽凡聽這此言,並沒有什麼表情。

她自然知道非官方的通道肯定是存在危險的,就比如在現代的時候,總聽到新聞裡面說在哪裡哪裡抓到了偷渡的外國人之類的。

這些人都是要被遣返回去的。

可是修真界可不像在現代,能夠遣返已經算是不錯了。就怕到時候暴露身份了之後,想回去都不可能,很有可能她的修真夢就會掛在這裡了。

雖然危險是有的,但是東華羽凡還是很相信自己的運氣的。雖然她沒有女主的逆天,但是好歹也算是女配了,應該是沒事的吧。

畢竟不是說女配都是要掛在女主的受傷嗎?

啊呸呸,她才不會掛在東華羽仙的手裡。

想到這裡,東哈羽凡心裡稍稍有了一些勇氣,便冷冷的說道:

「地點?」

「大人,這便是去傳送陣的地圖。」魔人乙想著東華羽凡應該是不想走正規渠道,因此早就將羊皮卷準備好了,果然東華羽凡詢問了,這才將羊皮卷恭敬的遞了上去。

東華羽凡接過之後,仔細的看了一下,然後記在腦子裡面,怕自己忘記,還專門錄入到一枚玉簡裡面,這才將羊皮卷還給了對方。

「大人,此處危險重重。若大人真要從此處去修真界,還請大人多多小心。」

見東華羽凡仔細的記住了地圖,魔人乙心裡暗暗嘆了一口氣,魔界的女子原本就少,更何況是通過了轉生池的女子。可是他的修為抵不過對方,只能和盤托出,只希望對方福大命大了。

對方明明是被自己威逼這講了這番話,沒想到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