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零八章 被俘

第二百零八章 被俘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原本東華羽凡還以為這個魔人會為難於她。

沒想到恰恰相反,他只是這麼說了一句之後,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之後,便離開了。

東華羽凡沉著臉沒說話,心裡卻一直『砰砰砰』的跳個不停,就怕此魔人突然開口說她是修真者這種話。

不過直到那名魔人走到小女孩身前,他都沒有說過關於此類的話。

並且從那之後便再也沒有看過東華羽凡,彷彿剛剛的一切不過是一場幻境罷了。

東華羽凡拿不準這個魔人的意思,卻突然想起當日在山頂的時候,這個魔人看向自己的時候面帶驚異,眼中似乎有什麼東西一閃而過,不過那個時候的東華羽凡看不懂,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如今想來,確實有些耐人尋味了一點。

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意思,東華羽凡總覺得自己彷彿走入了一個巨大的謎團裡面。而如今她似乎正在慢慢的解開這個謎團。

下意識的,東華羽凡就看向了那名魔人的方向。

正巧對上了小女孩看向自己的眼神,兩個人的眼神一相對。

東華羽凡頓時覺眼前一晃,彷彿觸電了一樣,這種很難形容。

一瞬間,東華羽凡的心情又開始變得煩躁了起來。

心裡開始默念心靜經,也不敢在看過去了。

「魔君讓我來接你,跟我走吧。」那名魔人低頭注視著小女孩,面帶笑容,語氣輕柔的說道。

小女孩在人前一幅呆愣的模樣,目光獃滯的看了一眼魔人,隨後木訥的點點頭,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所有小女孩該有的表情一概沒有。

魔人牽起小女孩,慢慢的往船頭走去。

異方緊隨其後,不過三個人在走到東華羽凡面前的時候。皆是一停,只見那名魔人笑眯眯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這位魔友,不知可願到寒舍做客幾日。」

這話雖是詢問。可是東華羽凡隱隱發現對方的氣息在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便鎖定了自己。說不定她一說拒絕的話,立馬就會被強行帶走了。這句話說與不說實際上都沒有什麼意義,從一開始見到此人,東華羽凡就知道今日是不可能善了得了。

如今魔人和修真界大戰。雖然她不知道到了哪種地步了,但是既然已經撕破了臉皮,對自己估計是不會有什麼好待遇的。

深吸了一口氣,東華羽凡臉上微微一笑,說道:

「既然大人相邀,在下豈敢不從。」

話音一落,東華羽凡就感覺到什麼的壓力一輕,頓時鬆了口氣,可是這口氣還沒有舒暢,便再次被提起了。

兩名元嬰期的修士走到了東華羽凡的身後。對著東華羽凡做出了一個『請』的動作。

東華羽凡看了看小女孩,臉上的笑容收了起來,嘴角泛著一絲苦澀。

尼瑪,她果然是出門不利,在這種地方都能遇到仇人。

身後有兩個修為比她高的魔人跟著,東華羽凡根本沒有辦法逃脫。若是只有一人的話還能使點小手段。但是兩個人的話,東華羽凡壓根沒有把握不發出任何動靜的情況下逃走。

況且,東華羽凡也不認為那名魔人不會時刻注意她。

「還記得我說的話嗎?報仇的日子不遠了。」那名魔人說完,意有所指的看了一眼東華羽凡,臉上似笑非笑。

正欲走開。突然想起了什麼似得,對著東華羽凡說道:

「記住哦,我叫姬翎卿。」

這一次說完,嘴角泛著一絲東華羽凡完全看不懂的微笑。直接大不離開了。

東華羽凡看著姬翎卿的背影,心裡『突突』的,總有一種山雨欲來的感覺。

那句話究竟是何意?什麼叫報仇的日子不遠了?還沒等東華羽凡想出個頭緒。身後的兩名魔人示意東華羽凡跟上,東華羽凡知道不能反抗,只能乖乖的跟著上了另外一艘看上去豪華威嚴的飛船。

一上飛船,就被帶入了一間寬敞的房間。

東華羽凡狐疑的看了看四周。那兩名魔人並沒有進來,而是幫東華羽凡關上了門,倆人守在門口。

東華羽凡有些奇怪,自己如今算得上是階下囚了,這些魔人實則犯不上對她這麼好。

這樣的房間說實話真心算得上不錯了,比之前的那艘飛船要大不少,裡面的裝飾看上去也比較和修真界那邊相似。

東華羽凡有些晃神,不過最後還是嘆了口氣坐在了床上。

不管姬翎卿究竟是何意,都不可能是懷有好意。他們本來就是敵人,如今這樣,東華羽凡心裡嘀咕,腦子卻在想著逃跑的可能性。

進入空間是不可能的,且不說外面的兩個魔人定然是時時刻刻的監視著她,估計那名姬翎傾都在暗地裡注意著他。若是躲進空間,空間的秘密說不得就暴露了。

如今她沒有任何的隱藏,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倒在床上,東華羽凡倒是很慶幸沒有讓李霸天出來,不然就多一個和自己一樣的階下囚了。

還不如呆在空間自在呢。

飛船開始移動了,不過東華羽凡沒有絲毫的感覺,站在窗邊,看著飛速前進的飛船。東華羽凡忍不住感嘆。看來這個不僅豪華,連速度都不是之前的飛船可同日而語的。

土豪可真是任性呢。

連續趕了好幾天的路,東華羽凡沒有出過房門,也沒有任何人過來找她。

若不是門口守著的兩名魔人依舊堅守崗位,她都快以為自己被遺忘了。

事實上,被遺忘了才好。

東華羽凡打開窗門,看著外門不斷飛過的浮雲,隱隱的,竟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