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因

第二百一十一章 前因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

cpa300_4可是,並沒有出現讓他崩潰的一幕。

魔氣似乎一直籠罩著,看不到裡面的景象,風傾城又交集又無奈,想要闖進去,卻又怕破壞東華羽凡好不容易出現的突破契機。每一次突破並不是只要體內的力量足夠了才可以,而是需要一個契機,一個臨界點。

不然,這世上只怕早就有無數的高手了。

「沒用的,已經晚了。」

見到小女孩總算是進入了魔氣團,魔人收手,眼中閃過一絲喜意,不管怎麼樣,計劃雖然有所變動,但是至少最後的結果相差不遠。

瞥了一眼眉頭緊鎖的風傾城,眼中的恨意一點不少。

說道:

「魂體?」

風傾城目不轉睛的看著東華羽凡,口中喃喃的說道。

魔人嗤笑一聲,口中並沒有奚落,反而大方的回復道:

「三魂當中,天地二魂常在外,未有命魂獨住身。可若僅有命魂,則七魄不穩。雖無甚事,卻終不完整。」

說完,見了一眼眼中狐疑一閃而過的風傾城,腳下慢慢的往玄冰之地走去。玄冰之上的女子被蒙上了一層冰晶,因此地風塵過大,魔人不遠濁氣入侵到那禁閉雙眼的女子身上。

如今說著,一揮手,冰晶頓時消散,反而一道透明的屏障將之籠罩。

「你這是何意?」風傾城冷眼看了一眼女子的面孔,因之前一直擔憂東華羽凡,心思自然那沒有放在別人的身上。

可這僅僅一眼,風傾城的瞳孔頓時一縮

實際上,不僅是東華羽凡腦海裡面戶常常出現一個人影,他亦如此。只不過他精神強大,看的比較清楚而已。當然,與東華羽凡不同的是,他所看到的是這名女子展顏微笑最美好的時刻。

雖不明白為何頻頻出現在自己的記憶當中,但是風傾城何等聰明。自然一瞬間便猜測出了一種結果。

這名弟子是存在於他記憶當中的,只是為何會想不起,他亦不知。

僅一個側臉便能令人驚艷,可想而知若是睜開雙眼。又該如何絕代風華了。

一瞬間,風傾城的心裡就被重重的一擊,彷彿看著女子的那張蒼白的臉,心裡莫名的有了一絲愧疚,不安。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情愫。

他不知道為什麼會忘記,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有這麼複雜的情緒。

可如今真是滿眼全是此女臉。

魔人眼中閃過疑似黯然,看了一眼東華羽凡突破的方向,心裡再次席捲出一道苦澀。也不知這苦澀就近從何而起。是不甘亦是不願。

若能用這樣的方式讓她從此不在沉淪,他寧願她早點看到這一幕。

眼見風傾城一步一步的往女子的身側走去,魔人悄然後退,手心往後一放,一道乳白色的殘影頓時出現在他的手心,趁著風傾城痴迷之刻,隱秘的將這道殘影打入了女子的身體裡面。

女子的身體輕輕一顫。而後再次回歸於平靜。

可若是仔細看,便能發現,女子與之前已經有所不同,胸口似有律動的微微浮動,彷彿一個熟睡的人一樣。只可惜此時的風傾城心神已經沒有注意太多,只被那一張臉吸引住了。

就在風傾城快要靠近女子身側的時候,突然女子睜開了雙眼,眼中紅光一閃,最後竟然變成了正常人類該有的顏色。魔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邊緩緩的往東華羽凡的地方走去。

目光深邃的看著眼前越來越厚的魔氣團。突然仰天大笑了起來。

「你真該出來看一看,他既拿你渡劫,那我便讓他萬劫不復。你放心,無論如何。我都不會再讓他有傷害你的機會。」

說完,大手一揮,一顆晶瑩的魔石頓時出現在東華羽凡的周圍,瞬間記到金光直射雲端,再次消失不見。而東華羽凡的四周,隱隱出現了一道微弱的銀光。卻被著濃厚的魔氣再次籠罩住了。

而後,魔人彎起嘴角,直接隱入了魔氣當中。

風傾城這邊對於外面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

看著女子瞬間清明的雙眼,眼中浮現出一道痴迷。

女子在睜開眼的一瞬間,臉色回歸紅潤,身體彷彿復甦了一樣,頭髮頓時變得烏黑盈亮,睫毛快速的增長變得卷翹。原本毫無血色的嘴唇也慢慢的變得櫻紅。

風傾城,低著頭,與女子四目相對。

眼神一碰撞,風傾城知覺腦子一痛,頓時猶如萬箭穿心一般令他痛苦萬分。

「啊……」捂著頭,風傾城緊閉雙眼,腦子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不斷的往裡面鑽去,可是更令他沒辦法恢復清明的是眼前的一幕。

天上黑壓壓的雷雲滾滾而來,伴隨著不斷響起的雷電。一渾身是血的白衣男子屹立而下,周圍百里之外圍著重重人影。只一人,如遺世獨立,人群之中個一眼便能看見。這名女子正是躺著的這名女子。女子眼中滿含擔憂,痴痴的望著那名與雷劫對抗的男子。

眼中的愛意異常明顯,就差渲染而出了。

畫面頓時一轉,男子手持誅仙,臉上不停變換著表情,眼看雷劫就快要落下,男子驀地睜開雙眼。

風傾城腦子瞬間恢復清明。

他看見了,看見了持劍之人,看見了那名渾身是血卻又固執的不願放棄的男子。

原來,正是他自己。

只是下一瞬,男子的眼中突然帶著嗜血的光芒,驀地對上了女子所站立的地方。

女子見此,臉上的擔憂更深,眉頭緊鎖,卻更加令人心生憐惜。

可是在男子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憐惜,反而帶著深深的殺意。

女子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