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一十二章 心魔

第二百一十二章 心魔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不可置信的望著明明與自己有著結髮之情的男子抱著另一個女子。xshuotxt

且那名女子還是如此的絕代佳人。

顧不上一波又一波降下來的雷劫,東華羽凡試圖從風傾城眼中看出任何的不情願或者不耐煩。

可是沒有,風傾城的神色溫和,懷裡的女子輕挽嘴唇倆人站在一起,如同以對璧人。若不是人不對,東華羽凡鐵定羨慕不已。

可是此時,心裡不知怎的,竟然帶著憤恨。

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如此?

她一直覺得時間還長,雖然她和風傾城短時間內沒法見面,但是他們都不是普通人,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這也是為什麼從她閉關出來之後,沒有風傾城的消息,卻沒有驚慌失措。

緣分能夠讓她在茫茫人海當中找到他,自然有再次相見的時候。

可如今見是見到了,對方的心卻似乎不在了。

想到這裡,東華羽凡狠狠的捏緊了雙手,指甲更是戳破了手心流出了鮮紅的血液。

雷劫再次勢如破竹,東華羽凡因身上穿了千變琉璃裙,前幾道雷劫到時能夠堪堪躲過。可是慢慢的,東華羽凡能夠感覺到,雷劫似乎能夠穿透衣裳,直接擊中她的身體。

強迫自己轉過身,不在看過去,可是眼淚卻在不知不覺當中流了出來,模糊了視線。

只能不甘的取出靈劍,運氣吞天劍訣,仰起頭,任由眼中的淚水落下清明了神色。

雷劫再次落下,東華羽凡僅僅是運氣了第一式。吞天劍訣從那次小比之後便很少運用了。似乎千古尊者也默認了她的行為。

特別是後來又得到了練體術,東華羽凡就更加的沒有怎麼練習了。

可是如今面對雷劫,倒是不知道自己怎沒想的,竟然會使出吞天劍訣來了。

由於實力不同了,運轉劍訣的威力比以前大了不少,但是消耗的靈力同樣不少。

東華羽凡強壓著心裡的悲傷,深吸一口氣。趁著下一道雷劫還在醞釀。頓時做了一套練體術的動作,一套之後,體內的力量充盈。

早就準備好了的東華羽凡直接率先出擊。在雷劫還沒有落下之際,直接擊散。

或許是因為這一道雷劫散了,東華羽凡心裡的鬱悶道是少了一些。

風傾城眼中滿是擔憂,看著東華羽凡淚眼漣漣的望著她。流下的眼淚彷彿是在控訴他。可是他無意中招,根本無法動彈。也沒有辦法推開懷裡已經變得僵硬的女子。

只期望用眼神給東華羽凡些許暗示。

可是東華羽凡彷彿更加悲傷的摸樣,瞬間讓風傾城清醒過來。

在憤怒的等著魔人,冷聲說道:

「是你,又是你搞的鬼?」

雖然是疑問。但是心裡已然是覺得就是如此。果然,魔人也沒有反對,而是一臉微笑的看著風傾城。在轉向東華羽凡的時候眼中滑過意思擔憂。

雖然他這麼做能夠讓東華羽凡看清楚風傾城。有可能不被淪為渡劫之人。可是風傾城又何嘗不是東華羽凡的心劫。如今雖然破丹成櫻,但是後面的心魔只怕沒有那麼容易過了。

可是破後而立才能更加的堅強。所以儘管心裡有一絲後悔,也瞬間消散了。

「我姬無言做事,自然要萬無一失。」

風傾城記憶雖然還是沒有完全恢復,但是大致也猜出了不少。

懷中的女子應當是他從前的愛人。

畫面中的場景卻是他親手擊殺了自己的愛人,甚至對方一直到死的那一刻還對他深信不疑,深情不悔。他悔,他能夠感覺到那一刻的心情猶如萬箭穿心。

他躲不過心魔的誘惑,他敵不過心魔,因此這才有此一遭。

姬無言看著風傾城一臉痛苦的樣子,心裡燃氣意思痛快。遂不懷好意的問道:

「怎麼了?是不是後悔了?」

「是的,我悔。」風傾城沒有反駁,而是痛快的承認了。

姬無言差異風傾城承認的這麼痛快,一時之間,那些奚落的話語到時不好在說出來,只能冷哼一聲,不在說話。專心的看著東華羽凡渡劫。

『轟』再次一擊,雖然擊散了落下的這一道雷劫。

可是東華羽凡望著黑壓壓的烏雲,心裡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是說破嬰的雷劫不算太難過的呀,為什麼頭頂的烏雲總讓她有一種危險的感覺,彷彿有什麼東西在上面盯著她一樣,心裡異常的不舒服。

她自己都忘記了究竟度過了多少次的雷劫,又有多少道雷電朝著她攻擊而來。

只一遍又一遍的抵抗著或者率先出擊。

可是慢慢的,雷劫降下的時間越來越短,越來越快,東華羽凡已經沒有時間去恢復力量。只能咬著牙不斷的堅持,堅持再堅持。

這種事情沒人能夠幫的了她,只能靠自己。

漸漸的,體內的力量變得有些枯竭,連丹田裡面的元嬰似乎也皺起了眉頭,東華羽凡內視了一眼體內一半淡綠一半淡藍色的元嬰,心裡已經無力吐槽了。

原本她以為自己有兩個金丹,說不定會有兩個元嬰的,可是偏偏卻得到這麼一個結果,真是讓人鬱悶不已。如果有兩個元嬰的話,雖然之後的修鍊會緩慢一些,但是以後卻能夠有兩個分身。

擁有分身就相當於擁有好幾條命,特別是以後還能夠讓分身自主修鍊。

可是東華羽凡修鍊這麼久,從未聽說過別人魚兩個金丹,所以實際上到現在心裡都不明白。

紙出現了一個元嬰,東華羽凡心裡即鬆了口氣,又有些失落。

總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