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一十七章 回營地

第二百一十七章 回營地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簡玉珩到底也是見過世面的人,怎麼可能因為對方的一句話就妥協。

況且,他身上並非沒有底牌。

餘光看見東華羽仙衣袖上面的幾點血跡,頓時心生怒火,原本並沒有想要將底牌拿出來的。可是東華羽仙手上了,那就另當別論了。

快速的取出一枚玉簡,正準備捏碎。元嬰修士頓時一驚,雖然他不懼怕此人身後的勢利,但並不意味著他就想多一個敵人。迅速的出手,想要打落對方手中的玉簡。

東華羽凡好奇的看了一眼他手中的玉簡,突然心裡一動,貌似他手中也有一塊這樣的玉簡,是千古尊者給她的的,遇到危險的時候捏碎即可。

可是她完全忘記了,以至於到現在看到簡玉珩拿出來才突然想起。不過隨即,東華羽凡就知道,她不能再繼續看下去了。

很顯然那名元嬰修士是不可能從簡玉珩手中奪得玉簡的,雖然修為比他高一等級,但是簡玉珩身家到底不凡,她若是繼續待下去,很有可能被發現的。

她倒不是怕在場的幾個人發現,而是怕簡玉珩捏碎了玉簡,會引來其他的高階修士。

因此東華羽凡也沒敢再繼續看下去,悄無聲息的離開原地,甚至還將自己的氣息抹去。確定沒有留下任何一絲才放心。

雖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東華羽凡也能夠猜得出,女主她定然是不會出什麼事的。暗暗可惜,卻又覺得理所當然,沒辦法,人家氣運非凡。豈是她能夠比的。

到附近的坊市轉了一圈,東華羽凡打聽了一下關於魔界與修真界之間的大戰,這才找了個地方準備休整一下。也正好想想措辭,她不可能說自己是不小心進入了魔界這種話。

雖然他很確定千古尊者不會說出來,但是說了之後還需要解釋自己為什麼能夠在魔界生存下來,並且安全、完好無損的回到修真界。若是一個不小心這件事情泄露出去,一個勾結魔界的大帽子蓋下來。她就沒法混下去了。

所以要想一個完美的說辭。有些秘密,就算是師傅,也不能說的。況且。東華羽凡瞞著千古尊者的秘密多了去了。再多一個似乎也無妨了。

啟動了院子裡面的禁制,東華羽凡這才鬆了口氣。

這個坊市算得上西南域一個比較大一點的坊市了。雖然魔界和修真界有戰事,但是坊市依舊有兩名高階修士護法。倒也算安全。

回到房間,東華羽凡在門口設下禁制。這才一個閃身進入了空間。

一進去,就被裡面歪著頭看著自己的小青驚呆了。

「小青你這是吃了催長劑啊?」

我的個乖乖。居然有她手臂那麼粗了。並且直接成為了五階初期的妖獸,若不是她的小心臟承受力夠強,只怕真的要羨慕嫉妒恨了。

「還有我還有我,你看我的尾巴。」李霸天見東華羽凡注意力只放在小青身上。有些不悅的擠了過來,將頭湊到東華羽凡的面前,衣服得意洋洋的模樣。

東華羽凡這才看到李霸天的尾巴似乎微微有些變紅了。雖然如今看上去還是很怪異,但是總有一種公司戶在往好的方面發展的感覺。便說道:

「你也突破了?」

「那是自然。本大爺資質卓越,像我這麼牛逼的普天之下就只有我一個。」李霸天說或者,還對著東華羽凡倨傲的挑了挑眉。雖然它並沒有眉毛。

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道:

「嘁,我還以為你要說像你這麼牛逼的後面還有六個呢。」

李霸天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著東華羽凡,似乎沒有聽懂她這句話的意思,遂開口問道:

「嗯?這話是什麼意思?」

癟了癟嘴,東華羽凡沒有說下去了。況且也不知道該怎麼給它解釋,從它掛了之後,那個世界又發生了哪些改變,這些事情,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清楚的。

所以,還不如不說,免得李霸天越問越多。到最後說不定還會讓自己變得傷感。

「我要去泡澡了,你們迴避一下。」東華羽凡直接站起身,對著李霸天和小青揮了揮手,讓它們哪兒涼快哪兒呆著去。

李霸天直接癟嘴,不屑的說道:

「切,就一飛機場,還當別人多稀罕看。走了走了,小青,大爺教你如何成為一個浪里小白龍。」

尼瑪,東華羽凡鬱悶的轉過身,正準備一把將李霸天扔遠點,這貨倒是知道說了這句話沒好果子,直接拽著小青竄進了小溪流裡面。

東華羽凡冷哼一聲,沒好氣的說道:

「算你丫的跑得快。」

說完,直接往溫泉的地方走去。結果一到了溫泉,東華羽凡直接有一種無力吐槽的感覺。

「你妹的李霸天給我死出來,老娘要給你談談人生,談談理想。」一邊說著,一邊取出靈劍,怒氣沖沖的就往小溪旁邊走去。

李霸天或許知道自己做了壞事,根本不敢出來,就連小青都一副學壞了的模樣,根本不敢鑽出水面。東華羽凡哪裡不知道他們是故意躲著她。難怪這兩貨跑這麼快,敢情是真的闖禍了呢。

原本清澈的溫泉水裡面,全是李霸天這貨退下來的鱗片。如果是完整的鱗片,東華羽凡也能夠強忍著怒氣將這些收起來,說不定還能夠拿出去煉製個什麼防禦武器之內的。

偏偏這些鱗片缺口少尾的,每一個鱗片上面都有好幾個小小的牙印。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是哪個乾的,除了小青也就沒別人了。

東華羽凡回到溫泉邊,用手往裡面撈了一把,欲哭無淚,好歹也給她留一片完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