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一十八章 圖什麼

第二百一十八章 圖什麼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東華羽凡淡淡的瞥了一眼這名女弟子,別當她沒注意。

這名女弟子對她有一股的敵意。

不過東華羽凡倒是能夠猜出這敵意的由來。無非就是,她原本是小隊裡面唯一的女子,獨受各位師兄弟的照顧,如今多了一個她。雖然她並不是他們門派的,但是到底是女子,且長相雖不足以讓人驚艷,好歹也是清麗可人,這些男弟子在不損傷自己利益的時候,多多少少會照拂一二。

「是啊,我家霸天是變異妖獸。」

「哦?」女子眼中閃過一道異色,看向李霸天的時候多了一絲很熟悉的神情。

東華羽凡看出來,卻並沒有多說什麼,也沒有主動再回復些什麼。

李霸天雖然是個色狼,但是好歹也算是一個有品味的色狼。再則,她一點都不擔心李霸天這貨會跟著別人跑了,所以儘管這個女人的眼神露骨,她卻絲毫不在意。

當然,變異妖獸可不是普通的妖獸呢。變異妖獸通常情況下會出現兩種情況的走向。

第一種,雖然是變異體,但是屬性反而比不上原體。這種變異妖獸通常情況下都是屬於比較雞肋的,基本上只要不傻,都不會有人會契約。

第二種,就類似於李霸天這種,比本身還要強大,甚至以後的發展空間也會更加的大。這種妖獸,只要有腦子的都想要得到一頭。

只可惜,變異妖獸原本就是鳳毛麟角。能夠遇到一頭都是極大的氣運了。更何況,遇到的很有可能是第一種。所以此女看向李霸天的時候,眼中更多的是帶著一絲毫不掩飾的渴望。

東華羽凡其實很想嘆口氣的告訴她。別想了,就算真的得到了李霸天也沒有什麼卵用。

這貨懶得令人髮指,她和李霸天在一起這麼久,這貨出手的次數一隻手都能夠數的清。

若是真的以為契約了這麼一頭牛逼的妖獸就可以逆天的話,那真就是太天真了。

「師姐運氣可真是極好,別人求而不得的妖獸,師姐竟然能夠得到。」說著。看向東華羽凡的目光沒有任何的掩飾,就差說出那句話了。

「呵呵。」東華羽凡皮笑肉不笑的看了她一眼,聊天止於呵呵。她也不屑和這個認不清現實的女人多說什麼。寶物誰不想要?可是人吧,有的時候還是要有自知之明。

「不知師姐可願轉讓,無論靈石亦或者功法盡可隨便提。」

東華羽凡很無語,原本她已經表現的很清楚了。不想和她繼續說了。

果然。這個世界上沒有自知之明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實際上,東華羽凡真的不想和這些人多費什麼口舌了。她只想快點回到營地,儘管再坊市的時候休息過,但是哪裡敢真的放鬆。只有回到營地,才能真正的放鬆放鬆。

無論是在魔界,還是從魔界出來,東華羽凡的心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落會心房。因此,這個時候哪裡還有心情陪這個驕傲女扯。

直接將不耐煩擺在臉上。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說道:

「這位師妹。寶物雖然人人都喜歡,可也要看自己配不配得上。」

說完,懶得繼續扯下去,直接加快了速度,飛到了靠前面一點的地方。

「你……」驕傲女憤怒的在後面大聲喊了一句,不過當看到周圍的師兄弟看過來的時候,這才有所收斂。當然,心裡卻將東華羽凡恨上了。

東華羽凡以為小說裡面寫的那些極品在現實生活中應該不會那麼離譜,可是今日卻覺得,或許她是沒有見過,很有可能這個驕傲女還不算太極品。

頗有些感嘆,人生百味,若是哪一天她能夠體會一下,對於心境應該會很有幫助才對。

這麼想著,東華羽凡突然皺了皺眉頭。

神識在不遠處發現了靈力波動,有一群人正好在他們所經過的地方打鬥。

原本東華羽凡準備在要靠近的時候提醒他們,好直接避過的。可是卻在那一群人當中感受到了非常熟悉的氣息,應該是玉虛宗的弟子才是。想著自己正好是要回去,還不如和玉虛宗的弟子一起回去,因此便也沒有提醒。

慢慢靠近,這一群人裡面修為稍微高一點的自然也發現了有一群人在打架。可是此時卻不能避開了,因為他清楚的感覺到有好幾道神識從他們這一群人的身上掃過。

神識當中帶著几絲威壓,不用猜就知道修為比他們高。

若此時避開,只怕會有麻煩事情。

硬著頭皮,往那邊飛去,那名修為稍微高一點的男弟子一臉愧疚的看著東華羽凡說道:

「東師妹抱歉了,若是有什麼不對勁,東師妹大可趁機離開。」

東華羽凡微微笑了笑,對於這名男弟子倒是有一絲好感,前方之人既然以神識威壓,自然不可能對他們友善。在這種時候能對她說出這句話,證明此人的品行還算不錯。

東華羽凡原本就沒想離開,因此說道:

「趙師兄好意東羽心領了,如今既然加入小隊,即是有緣,又豈能在這種時候為保命離去。」

聽了東華羽凡的回答,趙洛維神情微微一頓,事實上,多一個就多一分力量。這種時候若是東華羽凡能夠里下來當然是最好的。因此心裡的那道善心便生生的忍住了,點點頭,算是同意了。

「哼,裝模做呀。」女子冷哼一聲,非常看不習慣東華羽凡一副故作漠然的樣子。

「葉師妹,少說兩句。」女子身旁的一名男弟子皺了皺眉頭,原本不想說些什麼的。

可是他總覺得這個東羽不簡單。雖然看似不過築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