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困

第二百二十八章 被困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我知道了。。。」曲華裳突然高深喊道,語氣當中帶著一絲欣喜。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兩人神色一動,紛紛看了過去,正好看到曲華裳眼睛放光的看著他倆。

「知道啥?」李霸天率先問道。

雖然她們有修為再生,所以並不懼怕這些死氣,但是長久以來呆在這種邪氣的地方,整個人還是受了一些影響,所以兩人的情緒都不是特別的高。

「我知道如何找到那名控制陣法的邪修了。」曲華裳一臉自信的說道。

沒錯,既然用別人的靈魂來修鍊,不是邪修是什麼。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還是一副茫然的模樣,曲華裳翻了個白眼,直接爬到李霸天的身上,說道:

「出發吧,我們儘快破了這個陣法。」

東華羽凡這才在心裡默念著即便清靜經,將心裡的情緒收起來。

曲華裳走出去沒多久,就從李霸天的身上下去,自己一個人嘀嘀咕咕的湊到地上研究了一會,然後又湊到樹上去研究。

東華羽凡和李霸天無聊,乾脆又開始收取樹木裡面的靈魂。

不過不知道怎麼回事,這些靈魂更加的單薄了。不僅如此,影子淡淡的,彷彿隨時就要消散的樣子。

「那個人已經在加快煉化靈魂之力了。」

就在東華羽凡狐疑的識海,魂石裡面飄出來了一道聲音,東華羽凡一聽,就知道是那個純凈靈魂。

而她收取了那麼多的靈魂進入魂石,就只有那個純凈靈魂還比較完整,能夠與她對話。其餘的大多都消散了。這麼大一片森林,或許還能夠找到和純凈靈魂一樣的。

可是看著這些幾乎淡的看不見的靈魂,東華羽凡心裡一緊,總覺得似乎有些緊迫了起來。

「那個人是不是不方便出來?」東華羽凡下意識的問道。

「是的。」純凈靈魂抬頭看了看虛空,過了好一會才回復道。

那麼如今就只能找到那個人了,如今看來也只能靠曲華裳了。只希望這個不靠譜的傢伙能夠靠譜一點了。

東華羽凡鬱悶的嘆了口氣,將魂石收了起來。跟上了曲華裳的腳步。

「怎麼樣師姐。有沒有什麼發現?」東華羽凡湊到曲華裳的身邊,出聲問道。

「不對勁,似乎這些靈魂之力都在涌往某一個地方。」曲華裳說著抬起頭。看著某一處,眉頭深鎖。

「所以我們要儘快過去,將這個人就地正法。」李霸天點點頭,裝得一副正義的模樣。

東華羽凡懶得去糾正李霸天此時話。這貨自己就長得想要讓人將它就地正法。

兩人不再猶豫,雖然不知道具體地點。但是大致也知道在哪裡了。因此兩人頓時加快了腳步,靈氣罩大開,將周圍的死氣擋住,可是這樣一來。一路上就消耗了少的靈力。

森林裡面沒有靈氣,他們除了用靈石,就只能更加節省一點了。

握著一顆靈石。東華羽凡神色凝重,越是往那裡走。就越是感覺到有一股若有似無的威壓,淡淡的,但是也足夠引起兩人的重視牞

這裡是人家的主場,哪怕對方的修為不及她們,她倆想要打敗此人,也不是那麼容易,況且此人的修為明顯的高於她們。

如今只能搏一搏了。

東華羽凡看了一眼曲華裳,正好曲華裳的眼中也閃過一絲決絕。

「若是我們不破除這個陣法,是不是就沒有辦法出去?」東華羽凡輕聲對著曲華裳問道。

曲華裳一怔,隨後也有些無奈的點點頭,自然是如此,不然她也不會那麼決絕了。

「既然如此,等會我去對付她,你趁機去破除這個陣法。」東華羽凡並不是有多高尚,只是她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不會陣法,除了修為稍微高一點,根本無法幫到她,所以還不如為她爭取一個機會,讓她接觸到陣法,說不定有可能破陣。

最後兩人在商量了一下細節之後,便不再停留,直接朝著某一處快速飛奔而去。

越是往哪個地方去,周圍的靈魂之力波動就越是大。不僅如此,周圍的死氣也越來越密集,兩人已經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靈氣罩周圍的陰冷。

撐起靈氣罩之上似乎都有一點吃力,東華羽凡讓曲華裳靠她近一些,好歹她也是元嬰修士,比曲華裳是好太多了。

曲華裳停下了腳步,圍著周圍走了走,突然湊到了一棵樹邊,仔細的看了看,從儲物戒中取出一張金色的符紙,符紙上面的紋路居然還泛著一道微微的金光。

東華羽凡從未見過這種符紙,不過卻並沒有什麼好奇心。

只見符紙的金光越來越亮,最後曲華裳突然祭起符紙,口中念念有詞,然後符紙輕輕一拋,一道金光突然一震,隨後慢慢的擴散開來。

符紙一瞬間化成了灰燼,飄飄揚揚的落下。

曲華裳猛地吐了口血,不過眼睛裡面卻更是興奮了起來。

「竟然這麼厲害。」

東華羽凡無語,趕緊上前,發現對方只是吐了口血,並沒有受內傷,心裡鬆了口氣,忍不住埋怨道:

「華裳姐姐,就算這陣法再厲害,你也不要這些嚇人好不好。」

「找到在哪裡了,不過要進去可能沒有那麼容易。」曲華裳用絲絹擦掉嘴角的血跡,眼睛變得亮晶晶的。

「不用你說我也知道。」東華羽凡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嘛,要是那麼容易就能夠找到的話,這個人就不用混了。

以一個廢材的資質修鍊到現在,簡直就是奇蹟了,東華羽凡可不信人家沒有布置。

「不過接下來你一定要跟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