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機

第二百二十九章 生機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弟子見過千古尊者。》,x.」曲華裳一見到千古尊者縹緲之姿,頓時恭敬的站起身行了一個禮。

東華羽凡也也乖乖的站了起來,就連李霸天都躲在東華羽凡的身後。

沒辦法,千古尊者雖然只有一縷神識,也不是李霸天可以挑戰的。

東華羽凡來不及跟千古尊者說太多,只能三言兩語的說了一下。千古尊者人精似的人,非常輕易的就從東華羽凡的三言兩語之下將前後聯繫了起來。

隨後在東華羽凡他們希翼的目光之下,閉上了眼睛,神識朝著外面蔓延。

驀地睜開眼睛,在曲華裳他們好奇的目光下,清冷的說道:

「走吧。」

隨機,帶著他們率先走在前面。

東華羽凡看不懂,不代表曲華裳看不懂。千古尊者的每一步,看似很隨意,可是仔細推敲卻有一種撥開雲霧的感覺。因此,跟在千古尊者身後的曲華裳才是最開心的那一個人。

儘管千古尊者什麼都沒有說,僅僅只是跟在後面,就已經受益匪淺了。

心裡忍不住讚歎,千古尊者果然不愧是玉虛宗第一風流人物,不僅修為高深,容貌動人。就連陣法的造詣居然都不下於她的師傅。

不過心裡感嘆,確實不敢再臉上表現出分毫。她可不是東華羽凡,千古尊者此人最為護短,但是也最不喜歡別人對於他長相的誇獎。

有了千古尊者的加入,東華羽凡和李霸天一人一魚就有一種當廢人的感覺了。

只是跟在他們身後就好了。除了曲華裳興緻勃勃之外,東華羽凡只能無聊的看著師傅瀟洒的姿態。

突然腦子裡面就想到了一個人,驀地心裡有一些微微的不舒服。

實際上。說非常愛,說非卿不嫁,到不至於。

東華羽凡在現代的年紀原本就不是十幾歲的小孩子,沒有那麼容易就會對一個人動心。

有些事情是長久以來累積起來的,感情這種東西實際上說起來,也是時間的沉澱。如今他們兩個人不過是芸芸眾生中想要掙脫桎梏,追仙求道之人。聚少離多的感情若沒有一絲真心。是沒有辦法堅持下去的。

況且東華羽凡很明白,她和風傾塵之間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

從最開始見到風傾塵開始,她就總覺得冥冥之中似乎有一種抹不開的牽引。奇怪又玄妙。彷彿有什麼東西被迷霧遮住了一樣。

如今變成這個局面,雖然兩人之間只是存在一些誤會。可是東華羽凡就覺得沒那麼簡單,可是她不知道該怎麼去找尋答案,不知道該怎麼將那一抹迷霧撥開。

如今兩人雖不見面。可是東華羽凡知道這個事情該解決的還是要解決。

『轟』就在東華羽凡心神恢復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四周一陣震動。

剛好,他們生前的石壁突然悄然的移開了。

一股腥臭味撲面而來,好在幾人都籠罩在靈氣罩當中,除了靈氣罩上感覺到有一層什麼東西吹過,似乎並沒有其他的感覺。

走進去,東華羽凡就皺起了眉頭。

首先入目的就是一個人形的腐樹,立在中間,雙眼睜開。此時正惡狠狠的盯著他們。

而此人的面前,立著一塊大概兩人高的巨石。巨石泛著一道血紅的光芒,到這一絲朦朧的色彩。巨石上不時有金色的符文閃過。

東華羽凡發現,巨石上面的的那些金色符文似乎也被沾染上了一絲血氣。

而在巨石的四周還擺放著幾塊一樣的石頭,不過塊頭小了點。這些石頭上面同樣也有符文。

不過這些符文才是真正的血氣。

「啊,毀本座陣法,竟然還敢闖進來,既然來了,那就乖乖獻出你們的靈魂吧。」那道人形的腐樹突然站起身,抖了抖身體,頓時幾條白軟的蟲子從腐樹當中掉落下來。

隨後變成了幾道利刃朝著他們繼續過來。

東華羽凡微微一偏身,就躲過了這些利刃,不過還未等她不屑的時候,這些蟲子居然身子一彎,頓時依附上了她的靈氣罩上面。

什麼叫如蛆附骨,東華羽凡此時感受到了。

這些白軟的蟲子居然能夠將她的靈氣罩吭破,雖然東華羽凡不懼,可是看著這些如蛆般噁心的東西還是覺得倒胃口。

沒想到,越來越多的蟲子朝著他們襲擊而來。

千古尊者不是實體,自然是不懼的,只是苦了東華羽凡和曲華裳兩個女修。

女子原本就不愛看到這些東西,也好在兩人的心性堅硬,此時竟然沒有因為這些蟲子過於噁心嘔吐。

東華羽凡強忍著心裡的不適,捏了一道法決,幾枚尖銳的冰針頓時朝著那幾條飛射而來的利刃對擊。

『啪啪』幾下,冰針與利刃相撞,頓時爆開。

千古尊者沒有上前幫忙,而是安靜的站在身後,看著慢慢長大了的弟子戰鬥。雖然戰鬥依舊有些生澀,不過好歹也算是成長了。只是這樣遠遠不夠,千古尊者想著這些年東華羽凡都是獨自修鍊,他給予她的幫助越來越少了。

想到這裡,千古尊者難得的有些愧疚,畢竟作為她的師傅,在弟子修鍊的過程中,似乎並沒有付出多少的幫助。想到這裡,千古尊者心裡已經有了一套解決方案。

這一次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鍛煉一下小徒弟的戰鬥方式了。

東華羽凡鬱悶不已,這個樹人身上怎麼又那麼多的蟲子,索性東華羽凡直接取出一大把符紙,朝著那邊扔了過去。反正都是一些低階的符紙,就算用了也不心疼。雖然不至於打敗對方,但是也能噁心噁心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