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二百三十七章 自暴自棄

第二百三十七章 自暴自棄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readx東華羽凡並沒有真的離開,事實上,想要殺死東華羽仙的想法從來沒有停止過。

東華羽仙不止一次的想要滅了她,東華羽凡可不是什麼白蓮花,不可能無動於衷。況且,她的修為本來就比東華羽仙要高,如果這個時候都不下手的話,等到女主成長起來,有了更多的底牌,就更不好下手了。

只是,讓東華羽凡鬱悶的是,她還沒有逮到一個最佳的時機,媽蛋就來了一群人。

而且為首的那個瞎了眼,看到東華羽凡的一瞬間,眼睛就泛起了光。顯然又是一個被東華羽仙的容貌吸引了的人。雖然不知道這個人是何人,可是看這個男子的樣子,就知道,應該同樣也是一個男配。一般男配都是長得玉樹臨風,眼神帶著溫柔的貨色。

東華羽凡咬著指甲,媽蛋的,看來今天果然是沒有辦法下手了。

可是真的好不甘心的說,簡玉珩不知道為毛變成這樣,肯定不可能成為東華羽仙的助力,她原本還在考慮將赤睛蛇的毒液弄出來偷襲的。

風傾塵說過,這玩意的毒性大的簡直讓人聞之色變,所以偷襲是最好的。

她又不是君子,只要能夠達到目的,手段光彩不光彩真心不重要。結果計劃好了,卻無奈流產了。

再不甘,東華羽凡也不可能在這麼多人的手下將東華羽仙怎麼樣。更何況,這個過來的男配二號顯然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雖然修為被壓制,可是竟然也有鍊氣期大圓滿的修為存在。

無可奈何之下,東華羽凡也只能收斂了氣息,悄悄的離開了。

只是,東華羽凡自己也沒有想過運氣會這麼背,第一次想要偷襲一個人就沒有辦法完成。

不過一想到她當著東華羽仙的面打簡玉珩的臉,心裡就暗爽。

雖然東華羽仙不見得有多在乎簡玉珩,但是簡玉珩到底是她這邊的人。這麼被東華羽凡打臉,東華羽仙的肯定更加的恨她。

可是那又如何?

東華羽凡如今想通了,對待敵人,就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乾脆。

再次嘆了口氣。不甘的回頭看了一眼根本看不到的人影,重重的哼了一聲。

『尼瑪,一群膚淺的只知道看容貌的人。』

再次取出一面鏡子,她覺得自己是長漂亮了不少呢。雖然不知道為毛會醬紫,但是女為悅己者容。那個女人不喜歡漂亮的容貌,又有哪個女人不喜歡別人驚艷矚目的眼光?

為毛那些男人就這麼不識貨呢?她明明這麼美。

東華羽凡臭屁的看了一會,總覺得自己變得好完美,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更加的的漂亮。

特別是眼睛,東華羽凡中總覺得自己的眼睛深幽又吸引人。

只是,這一想,東華羽凡就有些狐疑了起來。

那兩個不自量力想要打劫他的路人甲和路人乙究竟是看到了什麼?還有簡玉珩,他看到了什麼?好歹也是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了,還能有什麼東西能讓他們嚇成這逼樣?

望了一會天,東華羽凡再次拿出鏡子。決定好好欣賞,啊不,好好看看她究竟有多嚇人。

嗯,很完美嘛。

身材高挑,腿又袖長,頭髮烏黑亮麗。容貌估計還有上升空間,只出了胸平了點。

好吧,東華羽凡摸著自己一馬平川的胸口,鬱悶的癟了癟嘴,或許她找到了答案了。

可是。這樣,反而讓東華羽凡更鬱悶了。憤憤的盯了一眼身後,忍不住破口喊道:

「哼,一群以胸取人的色狼。」

說完之後。東華羽凡便快速的離開了。深吸了口氣,將鏡子收好,神色再次恢復了之前高冷的樣子。

既然身材無法取勝,那就在氣質上壓過對方好了。

東華羽凡對於自己的氣質還是很有自信的,修真界的女子大多身高都差不多,可是像東華羽凡這種。和男子身高有得一拼的還真的很少。

只要高冷的站在原地,淡漠的看著對方,這個逼就裝的合格了。

『嘭』

正當東華羽凡在意淫的時候,突然不遠處傳來一道爆裂的聲音。

東華羽凡一愣,這似乎是天雷珠爆炸的聲音。東華羽凡神色一凝,不知怎的,心裡突然有了不好的預感。

飛快的朝著爆炸的地方飛奔而去。

遠遠的,神識便掃到了某處,頓時心裡一緊。

果然是曲華裳,還有辰逸。

只不過辰逸的狀況似乎非常的不好,整個人身上全是血,而更讓東華羽凡憤怒的是,辰逸的左手不見了。

「來啊,老子最多的就是天雷珠,誰怕誰,來啊。」曲華裳緊緊的將辰逸護在身後,手中握著幾顆泛著冷光的天雷珠,眼神中帶著東華羽凡從未見過的濃烈恨意。

在東華羽凡的印象中,曲華裳一直是一個敢愛敢恨,洒脫非凡的女子。

如今她竟然在曲華裳的眼中看出了一絲決然。

與曲華裳對峙的總共了七八個人,身上並沒有門派標識,若不是二流門派的弟子,就是修真世家了。這些人裡面,有好幾個修為被壓制在鍊氣期後期的存在,不僅如此,還有兩個煉器大圓滿的,難怪如此有恃無恐。

因之前天雷珠爆裂的關係,不僅將東華羽凡引了過來,還引過來了周圍不少的人。

那些人忌憚曲華裳手中的東西,一時之間沒敢上前,但是曲華裳體內的靈力不知為何似乎流逝的很快。看了一眼他身後已然昏迷的辰逸,東華羽凡頓時瞭然,毫不猶豫的飛身向前。

「嘖嘖,一群人欺負人家兩個人。」一邊說,一邊冷著臉朝曲華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