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第三百五十八章 厚癮

第三百五十八章 厚癮

小說:穿越女配之神仙癮| 作者:深深妹兒| 類別:女生

?

「想不想知道這是哪裡?」

被對方看到自己的意圖,男子神色平靜,眼睛裡面看不見有什麼慌張,反而語氣不緊不慢的說道。

東華羽凡沒有回答,眯了眯眼,警惕的看著對方。

這個男子給她的感覺很危險,明明這個地方沒有靈氣了,這個男子還能夠活這麼久,除了身形消瘦一些,整個人看上去很是頑強,明明都皮包骨了,精神卻很不錯。

最最主要的是,他的肩胛骨兩邊皆是被寒鐵穿透了。這有多痛,東華羽凡是沒有辦法知道的。可是光是看看這麼粗的寒鐵穿透身體就知道絕非正常人可以忍受的。

正常人面臨這種情況,估計早就崩潰了。

可是對方愣是面不改色心不跳的,還妄圖想要跟東華羽凡談條件。

「這裡是放逐之地。」男子的話彷彿殘忍的匕首,冷冷的放出來,卻又不帶一點的表情,突然一下子刺入東華羽凡的腦海裡面。

「什麼?不可能,這裡明明是西域。」

東華羽凡面帶懷疑的看著對方,起初聽到放逐之地幾個字的時候,心裡猛然一條,不過片刻就反應過來。

燕安湖明明屬於西域的領地,就算是他們在燕安湖觸動了什麼傳送陣,也不至於會傳送到放逐之地。放逐之地的大名幾乎每一個修真者都聽說過,明明放逐之地在極北之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再則,極北之地寒冷無比,這個地方根本感覺不到溫度不說,草木叢生。綠意盎然,怎麼看都不像是放逐之地。

雖然沒有靈氣這一點讓東華羽凡想不通,可是再怎麼說,這裡也不像是放逐之地。

「西域?」那人挑了挑眉,差一點的看著東華羽凡。

似乎對於西域兩個字有些詫異。

東華羽凡見對方的狐疑不像是假的,看了看對方的衣服,突然一怔。

這服裝和他們現在的衣服有很大的不同。衣服都很大套。不像現在那麼精緻,雖然材質很好,看上去很新的樣子。但是東華羽凡很確定,這衣服肯定已經很舊了。

「你被關多久了。」東華羽凡也覺得很詫異,很難想像,明明剛剛還在刀劍相向。如今居然能夠這麼心平氣和的說話,至少表面上是這樣的。

「三萬年而已。」那人云淡風輕的說了這麼一句話。

可是聽在東華羽凡而立。除了震驚,微微帶著一絲心酸。

還而已?

三萬年啊,足夠她投胎n次了呀。

哪怕是上古時期的大能,也不過是幾萬年以前。

莫非……

「你是上古時期的人?」

那人眼角動了動。最終沒有說什麼。

東華羽凡見對方不說話,也不好繼續就著這個問題,可是她還是要問一個問題。

「我的朋友去哪裡了。」

「方心。死不了。」

幾人都不是什麼普通人,在水裡憋個半個時辰也沒什麼問題。東華羽凡想著反正劍天意他們還有修為在身,到沒有那麼擔心了。其餘的人怎麼樣與她何干。

「你為什麼說這裡是放逐之地,還能出去嗎?」

這可是東華羽凡最關心的事情了,放逐之地一聽就不吉利,再說了,沒有靈力的日子怎麼想都覺得很難熬,雖然她這一個月的樣子適應的還不錯,可是長時間下去也不是個事。

「哈哈哈哈,進了放逐之地,就別想著離開了。」

那人說完,正好趁著東華羽凡晃神的時候,突然再次一道精神暗示襲擊了過來。

東華羽凡身體突然沒有辦法動彈,怒目而視的等著男子,識海裡面進來了一道黑色的人影,這是對方的精神暗示。沒想到對方一面降低她的防備,另一邊卻對著她搞偷襲。

雖然東華羽凡也很奇怪,為什麼突然就這麼容易的減弱的警惕,可是若是這一次將對方的精神驅逐的話,她一定不會再犯了。

地方的精神力極其強大,東華羽凡根本不是他的對手。正當對方的精神力剛好控制東華羽凡的時候,突然識海中一股透明的神秘力量猛地朝著對方攻擊了過去。

一瞬間,拿到精神力再次被驅逐了出去。

東華羽凡只覺得微微頓了頓,有些狐疑了起來。剛剛發生了什麼她腦子裡面一點印象都沒有。下意識看了一眼對面神色微微有些詫異的男子。總覺得對方似乎要改什麼鬼,所以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呵,有意思。」男子不過是一瞬間的詫異,隨機便似笑非笑的說道。

「你是不是覺得你的身體有不對勁的地方?」那人的語氣說的十分的輕柔,彷彿剛剛攻擊東華羽凡的事情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

東華羽凡是覺得自己的身體不對勁,可是眼前男子的語氣更讓她心裡有些發毛。

所以沒有往前走,反而往後退了幾步。在儲物戒指裡面搜尋了一圈,能夠拿出來攻擊的東西無一例外都需要靈力的催動,偏偏她的靈力沒有辦法使用。

最多這些東西能夠拿出來扔人。

突然,東華羽凡微微一頓,嘴角輕輕彎了起來。

她找到收拾對方的東西了。

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透明的玉瓶。

里安裝著綠色的液體,已經不算多了,但是這玩意可是好東西啊。

正是之前得到的赤睛蛇的毒液。之前風傾塵說,這毒液可是大乘期修士都要小心的。

對方就算是一個大能,可是坐了幾三年的牢,哪怕是大能,如今也被磨的沒有多少力量了。

果然,當東華羽凡將赤睛蛇的毒液取出來的時候,對方的神色一改之前的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