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隋唐之亂世召喚 >四十九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四十九章 天若有情天亦老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其他

今天大更,希望各位兄弟們支持一下,上了歷史新書推薦,推廣一下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間正道是滄桑。

話說伍雲召初戰未捷,反受重傷,雄闊海急忙將伍雲召背回陳軍大營。

「伍將軍,這是怎麼了為何受如此重傷」陳恬見伍雲召身受重傷,滿身白甲儘是鮮血,急忙與徐茂公跑來詢問。

「殿下,都怪那個妖女,傷了伍將軍。」雄闊海滿臉怨恨,咒罵著新月娥。

徐茂公一臉腹疑,出征前,已經警示過伍雲召,新月娥有一手飛刀絕技,沒理由會如此轉眼就中了飛刀,其中定有隱情。

「雄將軍,你如實道來,今日戰爭的過程。」徐茂公輕搖羽扇,將問題輕輕拋給了雄闊海。

雄闊海說出了今天戰場伍雲召如何如何大戰新月娥,新月娥又如何對待伍雲召的過程。

陳恬聽後,陷入了沉思,腦中飛速回想起演義中新月娥曾兩軍對峙看上了王伯當,死命要嫁給王伯當,想必今日定時因為自己的蝴蝶效應,讓新月娥喜歡上了伍雲召。

徐茂公卻撫須一笑,淡然的說到:「殿下,我看這新月娥與伍將軍倒是情投意合,兵者有雲,不戰而屈人之兵,是為上策。若是能喜結良緣,說不定還可以替我大陳招降兩員猛將,兵不血刃的拿下襄州」

陳恬聽了徐茂公的此言,沉吟片刻,當即拍手說到:「伍將軍,你先去好好療傷,孤與軍師,替你去和新將軍談談此事。」

說完話,陳恬便示意讓雄闊海先帶伍雲召下去療傷,自己和徐茂公走向囚禁新文禮的帳房。

......

自從張順生擒了新文禮,陳恬一直沒有以階下囚的方式對待新文禮,反而卻是以上賓之禮相待。

掀開帘子,見新文禮正在習看兵書,徐茂公輕輕走到新文禮的身邊。

「新將軍,近來可好啊」徐茂公輕聲一問,不帶絲毫的諷刺意味。

新文禮卻不領情,一臉厭惡的回到:「我警告你們,要殺就殺,別玩這麼多花樣」

「新將軍,話可不能這麼說,你是為大隋皇帝效忠,身為皇帝,就應該體恤萬民,而當今皇帝,卻如此暴政,勞民傷財修築運河,更是多番出征高麗,天下民怨四起,你也是一個英雄,為何如此愚忠替那昏庸的皇帝賣命呢倒不如我等一起高舉義旗,推翻這殘暴無道的昏君」

徐茂公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不斷消磨著新文禮內心的堅定。

新文禮刀削的臉上,頓時一陣顫動,明顯內心受到了觸動,徐茂公說的的確沒錯,如今皇帝,莫名其妙上位,上位便開始雜卷苛稅,魚肉百姓。

見新文禮受到觸動,徐茂公火上澆油般的說到:「昨日令妹與我大陳的伍雲召將軍,兩人一見鍾情,若是新將軍願意的話,兩家結好,一起反抗大隋暴政,為這天下打響第一鼓,當然若是將軍不願意的話,我大軍定將夷平襄州」

話語間,流露的不僅僅是請求,更帶有幾分恐嚇。

望著燭間閃跳的火光,新文禮眼神中儘是迷茫,陷入沉思,然後才說到:「罷了,罷了,既然大勢如此,那我便歸降好了,不過我有一個要求。」

陳恬走到他的身邊,俯身問道:「還請新將軍說來。」

「很簡單,讓我回襄州,我和我妹妹談好婚事,便立即獻城投降。」新文禮眼中掠過一絲異色。

「這......」徐茂公有些為難。

「去吧,孤答應你。」陳恬一口豪氣答應,因為他深知新文禮此人,演義中因為婚事而被新月娥誤殺,並且剛才並未獲得他的君主點,想必其中定時有變。

「好,爽快,那我便去了,殿下還是速速操辦婚禮。」新文禮見陳恬同意了自己請求,喜出望外,急忙披甲上馬便離去帳外。

「殿下,我看這新文禮倒是反覆無常,殿下難道不擔心他倒打一耙嗎」徐茂公一臉擔憂,這無疑是放虎歸山。

陳恬臉上浮現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冷冷說到:「無間道,看誰玩死誰。」

次日,萬里無雲,夏風和煦。

陳軍大營家家戶戶張燈結綵,全營的士民們,都在為他們伍將軍即將到來的婚禮,獻上衷心的祝福。

畢竟,神經綳得太緊不好,總得找機會放鬆放鬆。

襄州城內。

新月娥滿臉憂鬱,整整一天,滴水不進,嘴中不停念叨著伍雲召的名字。

「大小姐,新將軍回來了」門外一個丫鬟急忙跑進來,通告情報。

新月娥憔悴花容上頓時一驚。

「大哥,大哥回來了快帶我去找他。」新月娥匆匆拉起丫鬟,一路跑去總兵府。

新文禮滿臉風霜,沒有之前那一番自信霸氣,新月娥來到總兵府,一眼就看見了新文禮,立即變成溫順的小貓,一下撲進新文禮的懷中,滿眼朦朧,晶瑩奪眶而出。

「大哥,你總算回來了,我還以......還以為我再也......」新月娥支支吾吾的在新文禮的懷中傾訴。

新文禮用左手輕撫新月娥的髮髻,溫柔的說到:「說什麼傻話,哥哥怎麼會拋下你呢」

「對了,大哥,你怎麼回來的軍機情報裡面不是說你被擒了嗎」

新文禮滿臉的溫情化作了糾結,掠過一絲不屑。

「哼,自然是哥哥騙他們,逃了出來,那群狗賊還妄想和妹妹你聯姻,讓你許配給那個什麼伍雲召。」新文禮一口一罵的惡狠狠的說到。

「聯姻」新月娥一聲臆語,水波蕩漾的眸中,湧起驚喜卻又羞澀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