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隋唐之亂世召喚 >一百零六章 人財雙收

一百零六章 人財雙收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其他

大鬧洛陽告一段落,陳恬等人連夜過江,終於回到了襄陽。一??看書??·1要k?a?n?s?h?u?·cc

午時,襄陽,錢塘王府。

陳恬眉目緊鎖,焦急地在客房外徘徊,聞訊而來的伍雲召,張遼等人也是跟著陳恬一起在門外等候。

秦瓊在客房中接受急救,陳恬叫上了全襄陽最好的大夫來為秦瓊急治,若是秦瓊出了什麼事,那不僅自己這麼長時間的努力全部白費,就連南陽城說不定也要陪葬了。

更重要的是,這麼多天來的相處,一起經歷生死,陳恬早已不將秦瓊當作外人,反而當作了自己的好兄弟,若是秦瓊出了什麼事,陳恬內心絕對會留下一道難以磨滅的陰影。

時過兩響,吱的一聲,房門終於打了開來,大夫揮了揮衣袍,腳步沉重地走了出來。

「草民拜見錢塘王。」只見出來的大夫躬下身子朝陳恬行了一禮,面色凝重。

陳恬心急如焚,哪還有心情做這些客套之禮,當即親自扶起了大夫,急忙問道:「大夫,孤這兄弟如何?」

他深深的談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這位將軍的命也真夠大的,草民為他診視筋脈,現他急火攻心,並且五臟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震蕩之傷,若是再來遲半步,怕是神醫華佗再世,也再難救了。」

「那現在是怎麼個情況?」陳恬緊接著追問。

大夫背上了自己的葯囊,拿出手中的一張方子說:「好在來的及時,草民已經為他施行了一系列針灸驅氣,現在已經脫離了生命危險,只要配上草民手中的方子,大概半月,就能恢復正常狀態了。」

「是嗎,那就好。」聽到大夫的確認通告,陳恬深呼一口氣,心中久久懸著的一塊巨石才掉了下來,臉上神色舒緩開來。?要看?書1ka?nshu·cc

「雲召,送一下大夫離開,去帳房去一些銀兩給大夫。」回來之後的陳恬,語氣變得十分親切近人,直呼伍雲召本名,反倒讓伍雲召一時有點反應不過來。

「諾,先生跟我來吧。」伍雲召點了點頭,帶著大夫轉身走出庭院。

秦瓊的傷勢,總算沒有事情了,接下來要考慮的就是南陽之役了。

送走大夫之後,張遼開口朝陳恬說道:「殿下,末將有一些事情想和殿下討論一下,諸位將軍正好在場,也好隨我一起去正堂商議一下要事。」

陳恬點了點頭,一揮袖袍,身後分別跟著羅士信,趙雲,張遼,蔣琬,呂蒙,眾人一起朝正堂走去。

錢塘王府,王府正堂。

襄陽文武全都匯聚在了正堂之中,左文右武,陳恬坐在王座之上,環視一眼,武將有張遼,羅士信,趙雲,呂蒙。

而文臣有隻有蔣琬可憐丁丁的一個,徐茂公要駐防江夏以防江東杜伏威偷襲,而6遜如今卻被死守在了南陽城中。

陳恬這才意識到了自己手中文臣是有多麼的缺乏,下一次召喚一定要側重智力來召喚了。

隨後趕來的伍雲召匆匆站進了武將的行列之中,一時文臣和武將形成了鮮明的人數對比。

見眾人已經盡數來齊,陳恬開口說道:「孤不在襄陽這段日子裡,襄陽情況如何?蔣總管不妨直言。」

蔣琬站出身來,躬曲了一下身子,一臉嚴肅地將情況一一報道

「回殿下,這幾月來庫房總共收入三萬八千貫,收入糧食約為九千石,百姓和樂,荊州各地並沒有任何異象,不過……咳咳。?爬書網?w?ww?·1?k?an?sh?u?·cc」

陳恬心中暗暗讚賞一番,自己出襄陽前,財庫收入只有現今的三分之二,這蔣琬果然沒有叫自己失望。

蔣琬語氣抑揚頓挫,說到一半乾咳幾聲,好似在吊胃口一般,咳嗽幾聲之後,緊接著說到。

「臣在治理荊州之時,卻現有兩個可造之才,現二人正在門外等候,不知殿下是否願意召見此二人。」

「讓他們進來吧。」聽到蔣琬說現了兩個人才,陳恬內心萌生幾分好才之心,自己手中正缺文臣。

陳恬話音剛落,門外走進兩人,只見在左一人,身高七尺有餘,長得不算英俊瀟洒,卻也是眉清目秀,一身素袍,顯然為人較為勤儉,出身寒苦。

「草民見過殿下,久聞殿下大名,今日一見果真不枉流言,年輕有為,氣勢沉著有度。」

只見他當先上前參拜,細細打量一番陳恬渾身上下,語氣中流轉著書生意氣,好似等待今日已經久等多時。

「系統,幫本宿主檢測一下,此人是誰?」陳恬聞其語氣淡然而又蘊含著一股意氣風,忍不住使用金手指開始掃描。

「正在檢測中……此人正是徐庶徐元直,徐庶四維如下,武力:69,智力:94,統率:87,政治83。」

「哈哈,終於讓我收到了徐庶了,系統大爺,真夠意思啊!」

原來眼前此人就是趙雲爆出來的徐庶,潛水這麼久,如今卻投到自己王府上來了,陳恬臉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樂開了花。

陳恬平息內心的激動,面色沒有絲毫流露出驚喜之意,語氣平靜的問道:「聽聞先生才高八斗,敢問先生尊姓大名?」

受到陳恬如此褒獎自己,徐庶有些不好意思,便謙虛一笑:「草民姓徐單名庶,字元直,是荊州人士,至於才高八斗,草民實在不敢當,只是略略識得幾個粗字罷了。」

「你要是只會認字,難不成我只會畫畫?」徐庶一襲自謙,聽的陳恬倒是有些自嘲。

陳恬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