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隋唐之亂世召喚 >一百九十九章 擒孫權,攻武昌!

一百九十九章 擒孫權,攻武昌!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其他

??正當孫權驚駭之時,數十個水卒嘴叼著朴刀,在張順和呂蒙的帶領下,從側壁攀過戰船直接跳到了甲板之上。﹎爬書網w-w·w`.=y·a`w·

呂蒙手提朴刀,渾身濕透如磐石般的肌肉盡顯出來,厲聲朝孫權吼道:「碧眼兒,快快拿命來!」

「小賊安敢如何放肆,先過我諸葛尚這關再說!」

諸葛尚怒喝一聲,手中長劍伴隨著一個箭步上前挺起,劍刃破風而出,卷出獵獵的殺氣迎著呂蒙而去。

「檢測到諸葛尚進入憤怒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4,當前武力上升至96,請宿主注意查看!」

「你道我真箇怕你!」

呂蒙神色一凝,低沉雄渾的沉喝,手中戰刀飛旋幾度濺射開沾在刀刃上的水珠,刃面如一道雪亮的白虹朝諸葛尚狂轟而去。

刀劍撕裂開一切的阻隔,在半空之中轟然相撞。

吭!

一聲沉悶的轟擊,卻爆出刺破耳膜的金屬聲,飛濺的火星,耀如流星席捲開來。

呂蒙只覺一股千鈞之力透過刀柄轉移到身上,不由得虎口一麻連忙往後連退數步才震住這股力道。

諸葛尚見呂蒙武藝遜於自己,手中長劍幻化出無數道劍影挾著挾起凜冽的劍浪,再次漫空朝呂蒙揮舞而來。

呂蒙深吸一口氣,強行平伏下了激蕩的氣血,望見諸葛尚瘋狂的攻勢,抖擻精神手中戰刀狂掃而出,正大雄渾的刀式,迎擊而上。

「檢測到呂蒙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9o,當前武力上升至92,請宿主注意查看!」

吭,吭,吭。

___爬書網﹏

刀與劍戰成一團,勁風四掃。火花四射,刃氣衝天,將周遭木板所構的地面,刮出道道溝痕。

轉眼間二三十個回合走過。諸葛尚一劍比一劍狠辣,已經壓得呂蒙只能被動招架攔擋,刀法愈來愈慢,破綻頻現。

「檢測到呂蒙進入狂戰狀態,武力+3。當前武力上升至93,請宿主注意查看!」

「檢測到張順進入奮戰狀態,武力+2,基礎武力85,當前武力上升至87,請宿主注意查看!」

「我呂蒙今日必要你人頭!」

處於下風的呂蒙突然如野獸般狂吼一聲驚得諸葛尚一顫,雙臂青筋突涌,一刀刀力道大增又恢復雄風。

「呂將軍休慌,我來助你一臂之力!」

張順見呂蒙落入下風,立即挺起朴刀。挾著快如疾風的度,斜刺里向著諸葛尚平斬而來。

諸葛尚感受到了兩股狂盛的殺氣,將劍一橫盪開張順一刀,又與呂蒙交戰在了一起。

「諸葛將軍救我!」

正當激戰之時,孫權被數十個小卒團團包圍,砍翻幾個之後已經被逼得沒有還手之力,急忙朝諸葛尚求救。

諸葛尚戰時聽到一聲吶喊,登時一分心回頭欲救,卻不料張順側角又探來一刀。

刀勢來得太快,諸葛尚不及多想。急吸一口氣,手中鐵劍擎起,運起全身的氣力格擋開來這一刀。

「諸葛小兒受死!」

呂蒙見諸葛尚分心,當即將嗓門提到最大縱刀咆哮。

﹎雅文﹏>吧w`w`w·.`y=a`w`e`n-8`.=com如一頭狂的野獸般,一刀吸盡周遭空氣之中的殺氣,撲向諸葛尚的脖子平斬而來。

諸葛尚欲救主卻被張順偷襲一刀,現在如何來得及反應呂蒙這全力的一擊,頓時驚得一顫,驚顫之時卻早已來不及格擋。

唰!

一顆人頭飛上半空。漫天的血霧飛散開來,鮮血飛濺在在孫軍士卒的身上,瞬間把他們嚇到魂飛破散,再也顧得什麼孫權危急,尖叫著四散而退。

一刀見血,直接秒殺了方才穩佔上風的諸葛尚。

此時的孫權已是驚得肝膽將裂,一張臉已慌到扭曲變形,嚇得再也顧不得什麼報仇雪恨,一劍盪開一條血路,直接從船檐上縱身跳下。

「想跑?」

張順見孫權跳到水中想要趁亂逃跑,冷哼一聲,將朴刀叼在嘴上,直接縱身照著孫權落水的位置跳了下去。

諸葛尚被殺,孫權落水逃亡,整個水軍已經亂成了一團,戰船之時朝五牙艦不斷撞去,也不斷被投石擊沉,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張順潛入水中,雙目睜開望見孫權逃竄的身影,一個魚蹬猶如水中蛟龍,向著孫權迅潛遊了過去。

「檢測到張順激浪里白條,水中作戰武力+1o,當前武力上升至97,請宿主注意查看!」

孫權游到岸邊,驚魂未定想要上岸之時,一雙手突然抓住了他的腳,將他整個人往下一拖,再次陷入了江水之中。

孫權被自己拖入水中,張順雙腿如蛇蟒一般將孫權的雙臂死死纏住,提起拳頭往孫權臉上打了幾拳。

想要反抗卻不料張順水性了得,全力掙扎也無濟於事,孫權中了幾拳便沒有了力氣,再加上氣息不穩,暫時窒息昏死了過去。

......

武昌城。

正堂,孫堅站在巨幅的地形圖前負手而立,目光不斷在兩個地方之間輪迴掃視,赤壁和江夏。

那飽經滄桑的面容上,儘是自信霸絕之氣,深陷的眼眶之中,卻在不經意間,閃爍出幾分不安。

魯肅看出了孫堅的擔憂所在,上前寬慰道:「這軍情既然無誤,將軍又何必如此擔心,即便陳軍耍詐我軍一樣可以迅返回,讓他們竹籃打水一場空。」

被魯肅這麼一說,孫堅深吸一口氣,暗凝的眉頭才微微松展開來,撫須笑道:「倒是我多慮了,伯符,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