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隋唐之亂世召喚 >二百三十四章 火矛投射 三屠南蠻

二百三十四章 火矛投射 三屠南蠻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其他

數日後,零陵城下。`

午時,白起等人遠遠聽到了隆隆巨響,彷彿大地都在不停的顫抖,領兵出城眺目遠望,只見一個個巨大無比的身影慢慢映入眼帘。

那不是別的,正是戰象!

一頭頭戰象朝零陵城開來,每一步都好似要弄得地動山搖不可,銅牆鐵壁似的身體,頂梁大柱似的腿,蒲扇似的耳朵、那寒光流轉若的死神獠牙,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錯覺。

轟隆隆,轟隆隆。

聲若崩雷,振聾聵!

每一口喘息,每一個落腳,都讓陳軍將士心弦緊繃一分,甚至已經想到自己被這怪物踩成肉泥的一幕。

金環三結,孟獲與沙摩柯三人高坐在戰象之上,接受著日光的洗禮,彷彿橫空降世的南蠻戰神一樣。

文鴦和吾彥二人都將努力剋制住呼吸,然而在殺神白起眼裡,這算不上什麼,一切都在計算之中。

沙摩柯趨勢著戰象,踏著隆隆的巨響,捲起陣陣氣流,來到城門前大喝道:「白起小兒,你們漢人有一句話叫做識時務者為俊傑,本王很欣賞你的才幹,你如果能為本王做事,本王就會饒恕你。」

「哈哈哈!」

就在眾目睽睽之下,白起仰頭笑了,那是狂笑,笑聲那麼盪徹心腸,笑得讓諸多蠻人心裡頓時不由得一寒,彷彿死神的鐘聲已經敲響。`

沙摩柯鎮定心神,那猙獰的臉上滿是不解,厲聲喝道:「你笑什麼!」

狂笑過後,白起慢慢低下頭來,斜視前方那成群的戰象,緊接著寒光流轉的眼神之中懸掛著的刀刃鎖定在沙摩柯身上,讓沙摩柯不禁打了一個冷顫。

白起目光中透射著不屑,嘴角抹起一絲恰到好處的弧度,冷冷道:「沙摩柯啊沙摩柯,你以為你找了一群土雞瓦狗。就能拿我如何么!殊不知,從你犯吾漢人的那一刻開始,你們全族蠻人,已經在閻羅王的地方留下名字了!」

那輕描淡寫的言語中。一副睥睨天下的孤傲氣度,彷彿任何敵人在他白起眼中,皆為螻蟻般的存在。

蕩氣迴腸的話語激勵了無數陳軍的士氣,也點燃了無數蠻人的怒火,然而那又如何?

沙摩柯亂飄散。那深陷於眼眶之下的黑淵般的雙眼,閃過深深的驚異,是魔鬼,白起簡直是魔鬼,沙摩柯彷彿看到了比自己的戰象的魔鬼。

白起先是夜襲了自己的族落,又是火燒了自己的藤甲兵,今日自己遣派最強的象兵到此,白起居然還是那副天下無雙的表情,沙摩柯怕了,怕象兵的下場回合之前兩次一樣。

金環三結看出了沙摩柯的猶豫。`立即驅象上前,豪然說道:「既然這漢人不懂得我戰象兵團的厲害,那便讓我去消了他的銳氣,也好壯我族威!」

沙摩柯恍悟只見方才回過神來,想著自己戰象所向披靡,白起只不過一個小儒,如何能破?

現在該何嘴角重新揚起不屑的冷笑,碧眼突出,手中鐵蒺藜骨朵慢慢隨風挺起,喝道:「讓漢狗看看我族戰象的威猛!」

金環三結點了點頭。轉而掏出腰間獨有的號角,放在嘴裡,憋紅了臉猛地放氣。

「嗚嗚嗚~~~」

號角聲嗚嗚慢慢傳入半空,緊接著交織成一片。傳到了每一頭戰象的那蒲扇般的耳朵之中。

登時,每一頭戰象都如聽到召喚一般,那看似憨厚的雙眼生異變,變成了血紅血紅,緊接著開始躁動不按,再是朝天嗚嗚嚎叫。象鼻如毒鞭四處潑灑,朝城門撞來。

眾象奔騰,幾欲將大地震裂,攪起的漫空塵埃,將整個天空遮擋,天地間一片昏暗,彷彿末日降臨。

陳軍將士那原本鬆弛的心弦又緊繃了起來,隨著戰象靠近的每一個瞬間,都忍不住大喘一口氣。

望著越來越近的戰象,白起冷笑著,冷笑著同時掐算的距離。

在某個瞬間,寒光一閃,白起突然手中利劍挺起,划過一道銀色的長虹,厲聲喝道:「標槍兵準備!」

一聲令下,兩旁將士如排浪散去,一支將近千人的標槍兵撞入眼帘。

標槍將士們,卻無一絲畏懼,一雙雙年輕的眼神中,只有那有你無我的剛毅,那細長標槍上,卻有著一個不可忽視的細節,那就是槍鋒之上全是火紅,那是剛剛出爐的鐵!

而白起要做的,就是讓標槍軍用標槍投射戰象,一頭大象最薄弱的地方就是象鼻子,象鼻之中血管豐富,只要刺中,加上那炙熱的溫度,就會讓大象瘋!

金環三結絲毫沒有反應,眨眼之間,象兵已至眼前。

白起內心思酌著,倒吸一口冷氣,寒光如若雷芒劈閃,手中寒劍落下,怒喝道:「往鼻子投射!」

「去死吧,蠻狗!」

吾彥將手中的標槍猛地投射而出,身後數千將士紛紛效仿,瞬間數以千計的標槍如一道平面橫貫而來。

那槍矛如火如血,彷彿凝結著熾熱的焰火,刺破一切萬物的阻隔,訴說著血與火的悲哀,如千弩齊射一般狂涌射去。

噗噗噗!

無數刺透聲響起,槍矛活生生地釘進了大象,有的刺中了大象的軀體,有的刺中了大象的眼睛。

無論是刺中哪個地方,都足夠大象瘋一陣子。

「唬唬唬!」

鮮血從體內流出,那被刺中的地方即便皮再厚,也被燙得整個泛紅,大象吃了痛,不斷哀嚎著,甚至都直接躺卧在了地上。

「畜生,都給我冷靜下來!」

金環三結見況頓時一股驚駭襲上心頭,朝戰象厲聲大罵,卻絲毫不見反應,反而座下戰象被刺中了面門,整個猛地搖晃幾下,差點把金環三結掀下背來。

望著那熾熱的矛頭,金環三結猛地驚醒過來,原來白起採用了飛矛的戰術來打戰象,恍然驚悟的他,旁邊象兵已經基本被嚇得完全亂了分寸。

無數標槍兵見況有效,象兵已經亂了一大片,那年輕的臉上,不禁揚起了暢快之極的狂烈之笑,猶如看戰神一般看向了白起,眼前這個年輕人,一次又一次創造了不可戰勝的奇蹟。

戰場上,風從北來,風中,夾雜著獵獵的殺意。

白起雙眸中的雙瞳,驟然若放射冷電,手中利劍再次慢慢揚起,冷冷道:「是時候大開殺戒,屠盡南蠻狗族了,文將軍,率死士將這堆土雞瓦狗給我全部清理乾淨!」

ps: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