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隋唐之亂世召喚 >番外篇廢帝楊侑(僅一章收費,其餘

番外篇廢帝楊侑(僅一章收費,其餘

小說:隋唐之亂世召喚| 作者:鬼面青衣| 類別:其他

?寒風瑟瑟,吹奏起亂世之歌。

公元618年,隋,隋煬帝大業十四年。

隋煬帝揚州四明山擊退反王,李淵先立楊侑為帝,然後準備廢黜楊侑,自立為帝。

在這個時間裡,各州各郡,群雄並起。華夏大地,滿目瘡痍。

長安。

宏偉的宮殿,朱閣玉瓦稜角分明,折射出光芒萬丈,光芒之中,卻綻放著不易察覺的殺伐之氣。

「皇上英明!」

文武百官分列鮮明,上前一步躬首朝龍椅上的那人不斷讚美。

自北朝南,金玉洗濯的龍椅之上,一襲碎金龍袍,頭戴子午珍珠鬧龍冠,少年雙手一揚,無奈嘆息一聲,悲嘆道:「眾愛卿免禮!」

龍椅之上的少年,正是李淵擁立的隋帝楊侑,說他是楊侑,其實他並不是楊侑,此時的楊侑的靈魂,已經是一個來自於二十一世紀的現代人。

然而今日,楊侑迫於李淵的威勢,要將這大隋江山,拱手讓給李唐,自退為酅國公。

李淵緩緩起身,雙目如狼眼那般深邃,環顧台下文武百官,嘴角划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緊接著上前一步拱手道:「願我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三**賊,今日之仇,朕來日必報!」

楊侑恍惚之間神志不清,腦海中彷彿翻江倒海,再次清醒,已然是眼前的樣子,便心中惡狠狠罵了一句李淵,無奈在宮女攙扶下離開龍椅。

那是一塊嶄新而又破舊的牌匾。

酅國公府。

楊侑褪去那一身龍袍,換上了國公之裝,只覺渾身不舒服,坐在銅鏡面前,看著鏡中自己的樣子,好生不習慣。

只道是雷光一閃,自己便迷迷糊糊失去了意識,再次醒來,靈魂竟然植入在千年之前廢帝楊侑的身上。

「妹夫的,老子居然穿越到這鬼地方,還穿越到這個倒霉鬼身上,搞什麼鬼!」

楊侑心裡嘀咕著,把手中的酒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哐當!

酒樽摔在地面上,發出沉悶的聲響。散發著清冷光澤的杯具,無力的震顫著。

匆匆的腳步聲緊接著傳來,一個太監匆匆入內,連忙上前跑到楊侑面前,神色慌忙不已,奶聲奶氣地問道:「聖上......怎麼了?」

楊侑不由得一吃驚,盯著眼前的小太監,冷冷問道:「你叫我什麼,我如今都被貶為國公了,還叫什麼聖上?」

聞言,小太監眉頭一簇,目光之中流轉起幾分神傷,無奈嘆息道:「那李家狗賊,奪了陛下的江山,真是可恨。」

說著,他語氣又變得堅定起來,堅定地喝道:「但是,在奴婢小貴子眼裡,陛下永遠都是陛下!」

「小貴子......還真是忠臣啊!」楊侑自言自語,撫了撫小貴子的頭,心中哭笑不得。

正當此時,外邊急促的腳步整齊響起,楊侑眉頭一皺,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轉頭看向小貴子,嘆道:「隨本爵一起出去看看。」

小貴子點了點頭,兩人對視一眼,便撒手一揮袖袍,起身朝外走去。

只見天色昏暗,看見幾個黑影慢慢迫近,走近方才看清,原來是幾個體形魁梧的帶劍將士朝楊侑走來。

鐵甲耀射寒光,佩劍殺氣如蓮四綻,楊侑目光如刃,飛快掃視著幾個將士,心中暗暗思襯一番。

正讚歎著,楊侑視線鎖定在那把幾把鐵劍上,只覺一股涼意湧上背心,喉頭一滾,強咽了一口口水,又叫苦道:「不對勁,不是要來把我幹掉的吧。」

神思之餘,那帶劍將士已經走近,睥睨一般俯視著楊侑,目露凶光,沉頓了好長時間,才沉聲道:「皇上命爵爺進宮,要與爵爺促膝長談往事。」

「促膝長談......這三**賊八成就是要把帶到皇宮,然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斬草除根,鬼才去!」楊侑瞪了一眼這個將士,轉身就要走,卻被那個將士一把抓住了背後的袖袍。

面色上的青筋微微蠕動,那對紫唇顫動幾下,將士冷冷喝問道:「爵爺這是要上哪?」

楊侑面露尷尬,撓了撓後腦袋,瞬間計上心頭,吱吱唔唔地說道:「本爵上個茅房,你是不是要一起跟來?」

「不敢,爵爺去便是,末將就在這等。」

說罷,楊侑便扯著小貴子,匆匆往後院跑去,將士將佩劍一摁,如同鐵塔般的身軀昂立在場口,將府邸大門包圍起來。

楊侑扯著小貴子的衣袍,四處張望見沒人在,便走到了牆角落裡面,先是倒吸一口涼氣,緊接著朝小貴子問道:「小貴子,有沒有半分能助奔爵逃出這個鬼地方?」

小貴子一聽,眼神之中閃過一絲驚異,然後變為一臉的崇拜,忍不住拱手道:「聖上竟有如此雄心,想要逃出這長安,復辟大隋天下,奴婢實在是佩服之至!」

「凈扯,想辦法出去要緊!」楊侑一巴掌輕輕拍在小貴子的頭上,心中如同海潮反撲那般無奈,想讓小貴子帶自己跑,結果還在這誇起自己來了。

鎮定下來,沉吟片刻,小貴子眼珠子攸然一轉,靈光一閃,開口說道:「有了,我記得茅房後面和城門東邊都有個狗洞,剛剛好可以讓一個人鑽出去,只是怕聖上龍體......」

「龍體個甚,命要緊,以後有實力了咱再回來複仇,快帶我去,還有,不要再叫聖上了,有心的話,就叫主公。」楊侑這才鬆了一口氣,總算有辦法逃出去,而不是死在這個地方了。

當晚,黑雲密布,朔風捲起,大霧瀰漫,僅剩那一縷半弓懸在夜幕之上,寒光將這世間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