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古裝言情小說 >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第4400章 回娘家

第4400章 回娘家

小說:醜女種田:山裡漢寵妻無度| 作者:巔峰小雨| 類別:古裝言情

楊永仙握住廖梅英的手:「好好陪陪岳母也好,這趟唱戲也沒能請岳母和大舅嫂過來看戲」

「你別這麼說,你已經做得夠好了,別人不懂,身為你的妻子,我懂啊!」廖梅英道。

楊永仙更緊的握住了廖梅英的手,感慨道:「有妻如此,夫復何求啊!」

很快廖梅英就收拾好了衣裳,跟楊永仙一塊兒去後院東屋跟老楊頭和譚氏那裡稟明了情況。

老楊頭道:「你爹喜歡喝酒,來,把我屋裡這罈子燒刀子給帶你爹帶上。」

那兩瓶燒刀子,是正月拜年的時候楊華總他們孝敬老楊頭的,老楊頭沒啥別的愛好,就喜歡喝幾口。

甭管有菜沒菜,哪怕只有一碟子花生米,都能來幾口,一輩子都這樣了。

這會子能把自己喜歡的燒刀子送給孫媳婦的娘家爹,這份抬舉,廖梅英心裡明白,也很歡喜。

「那我就替我爹謝謝爺的酒了。」廖梅英道,歡歡喜喜的收下了酒,然後跟楊永仙一塊兒出了村子。

兩人原本是打算跟楊華明那邊借馬車,結果楊華明趕著馬車一大早就帶著小娟和鐵蛋去鎮上耍去了。

小兩口便來了村口的三叔楊華忠家借了馬車,楊永仙趕車把廖梅英送到了廖家村村口附近,便讓廖梅英下車自己進村去了。

「都下晝了,我就不進去了,過兩天我來接你的時候到時候趕上晝進門拜訪。」楊永仙道。

廖梅英點點頭,叮囑楊永仙:「回去的時候慢點,夜裡看書記得多穿件衣裳,別看太晚,熬壞了眼睛。」

一番依依不捨的叮囑,廖梅英目送楊永仙駕車離開,直到馬車看不到蹤影了,方才轉身進村。

廖梅英進家門的時候,廖母正在院子里餵雞,「咕咕咕咕咕」

廖母撒出一把稻穀去,一隻蘆花雞帶著一窩小雞圍在廖母的腳邊啄著地上稻穀吃。

而老爹則坐在一旁的一把小馬紮上,腳上踩著一束稻草,手裡拿著一把稻草,正在那裡埋頭編草鞋。

這情景,廖梅英再熟悉不過了,從前那麼多年在家裡,每年到了正月底的時候,家裡的親戚朋友那塊拜年走動的,也都走得差不多了。

然後哥嫂就會帶著兩個小侄子和小侄女去嫂嫂娘家那邊住到二月初才回來,家裡就剩下爹娘和她。

娘孵的小雞仔們都陸續出來了,又要開始琢磨抓小豬仔回來養。

而爹呢,一旦有空就會忙著編製草鞋,留待開春下地幹活的時候穿。

莊戶人家干農活,啥都不費,就費力氣和鞋子。

若是穿著布鞋子下地幹活,那太糟蹋東西了,赤著腳吧,又不太好,所以穿草鞋是最好的選擇。

但草鞋不耐穿,所以爹總要準備十幾二十雙才踏實。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雙親,廖梅英眼窩一熱,喚了聲「爹,娘」推開籬笆做的簡陋院門進了院子。

廖母抬起頭來,看到閨女進了院子,婦人一陣狂喜,把手裡裝稻穀的葫蘆瓢往地上一放,快步迎了上來。

「梅英,你咋得空回來了?」婦人興奮的來到廖梅英跟前,上下打量著。

嗯,閨女沒瘦,不過氣色卻不是很好,眼睛下方一圈淡淡的陰影,好像熬了夜的樣子。

「姑爺呢?咋就你一個人回來了?」廖父也停下了手裡的活計,跟在廖母身後來到了院子門口。

聽到廖父這問,廖母這才留意到確實只有閨女一個人進了院子,身後空無一人。

「梅英,你是一個人回來的啊?」廖母也問。

廖梅英笑了笑道:「永仙送我到村口的,他原本是想要進來坐一會兒,我看這都下晝了,不太符合禮數,讓他回頭來接我的時候趕在上晝過來,到時候過來吃晌午飯。」

一聽這話,廖母頓時釋然了,連聲道:「那就好那就好,我見你一個人回來,嚇一跳,還以為你們是拌嘴了呢!」

廖父朝廖梅英這皺起了眉頭,「你這閨女真是不會說話,咱家又不是那旁人家,過來還得分上晝下晝?」

「這都到了家門口了,你還攔著不讓姑爺進來喝口茶,也是永仙脾氣好,換做是我,早不幹了!」

廖梅英抿嘴笑。

廖母則嗔了廖父一眼:「到底閨女親還是姑爺親?閨女難得回來一趟,你還數落她,你也不會說話!」

廖父便不吱聲了。

廖梅英笑著抬起雙手拎著的東西,「爹,娘,你們看,我給你們帶了一些東西回來呢。」

廖母一看,好傢夥,閨女這雙手都拎滿了東西呢。

「你回來就回來唄,還帶啥東西呀!來,娘來幫你拎,哎喲,這是啥呀?怪沉的呢!」

「是酒,兩罈子酒,都是永仙爺讓我帶給我爹喝的,他說我爹也好這口,都是好酒呢!」

「哎呀,永仙爺也太客氣了吧,他還是你爹的長輩呢,照理該咱給他老人家送酒,沒想到他還給你爹送酒,這可真是抬舉你,你的面子啊!」廖母笑著道,眼角眉梢都是愉悅。

廖父也是一臉的驚喜,跟在後面幫著拎其他的東西,「你瞧瞧,人家永仙爺還惦記著我好幾口酒,你倒好,永仙大老遠的都到了家門口還把他給打發走了,真是的!」

雖然是數落的話,廖父數落廖梅英,廖母數落廖父,廖梅英夾在中間咯咯的笑,可這三人間卻都是團聚的歡樂。

一番寒暄,廖父回了院子里繼續他的編草鞋事業,廖梅英則陪著廖母進了灶房準備晌午飯。

「娘,我哥和我嫂子他們是啥時候動身回的娘家啊?」廖梅英問,順勢在灶膛口坐了下來。

廖母道:「三天前走的,你嫂子娘家的哥哥過來接的,說今年你嫂子的爹做六十大壽,你嫂子的幾個哥哥姐姐全都過去了,大傢伙兒一塊兒熱鬧熱鬧。」

「這八成要到二月中旬開春了才能回來罷,可惜了,你要是早幾天回來啊,還能跟你兩個侄子侄女見一面。」

廖梅英點點頭,「是啊,要是早幾天回來就好了,不過,我這回來,也是臨時起意的。」

聽到這話,正在用淘米水搓洗臘肉的廖母動作頓住,看向灶膛口的廖梅英。

「閨女,是不是有啥事兒啊?這裡沒有外人,你一五一十跟娘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