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我的超級莊園 >第一百四十四章 轟動激烈

第一百四十四章 轟動激烈

小說:我的超級莊園| 作者:天南二劍| 類別:玄幻奇幻

?

cpa300_4第一百四十四章轟動激烈

「看了今天的南省新聞嗎?」

這樣的話題,是今天,整個南省,乃至華夏最大的話題。

這個話題本身,非常地平常,在過去的數十年,數百個月,數萬個時日里,總是有很多人都會談及這個話題。

今天這個話題,只是一個老舊的話題在無限地重複。

然而,今天這個老舊的話題,又是那麼地不同。

好似在未知的某個地方,擁有某種未知的力量,為這個老舊的話題,而注入了無窮的能量,激活了無限的潛力。

「南省新聞,難道,又有什麼重大的新聞嗎?

莫非,又發生了滑坡事件?」

有人記起,在三四天前,南省最大的熱點,就是滑坡事件,一條重要的省道因此而受阻,甚至還有三棟房屋被沖毀,七八人受傷。

甚至,當時這個新聞,引起人們一度熱議。

只是,這不是一個老話題嗎?

「啊,你看了啊!」

「還真的是發生了滑坡事件啊!」

這人也是沒有想到,三四天前,發生了滑坡事件,今天竟然又發生了。

「滑坡事件當然發生了,而且,這次非常嚴重,比上次還要嚴重。

不過,這次滑坡事件,並不是南省新聞的熱點。」

「滑坡事件不是熱點?」

有人皺著眉頭,驚疑不定地看著這位關係最好的朋友,不太明白這話,是個什麼意思。

「當然,這次南省新聞最大的熱點,是滑坡事件後的治理問題。」

「治理,滑坡事件的沒理,不就是那樣,疏理加搬運?」

對於這個南省新聞最大的熱點,成功地被吸引了注意。

甚至。在四周平時雙耳不聞窗外事的同學們,亦是被吸引了這注意。

這種被人注視的感覺,林中非常得意。

「當然了,滑坡事件的治理。當然少不了疏通與搬運。

可是,這次楊村出了一個奇人,他研發出一種神奇的松樹。

這種被那位奇人稱之為『萬年松』的松樹。才是這次治理滑坡事件最大的熱點。」

「哦,還有這樣的好事,那我倒要聽聽。是個什麼神奇之法。」

林中一番說辭,成功地引起大家的興趣。

一時間,很多同學們,都放下了了手中事兒,全都團聚過來。

這種萬眾睹目的感覺,讓林中心中萬分自豪,好似,自己真的是成了明星一般。

當下,他便將自己知道的,全都說了出來。

說得周邊的同學們。不要不要的。

「真的假的啊,一秒一寸的生長?

那一分鐘,不是要長六十寸?」

萬年松,強大的生長能力,驚得所有人同學們,個個張大了嘴巴,好似是被雞蛋塞著了,閉不上。

「這還是我們生活的世界嗎?」

「不錯,這事兒,怎麼聽著。這麼好似神話傳說?」

林中的話,同學們不敢相信這一切,會是真的。

不過,當林中取出手機。並且搜索出相關的信息時,他們不得不相信。

「傳說之中,世界將大變,武林將再興,甚至。全世界已經在號召,將要打造出一個綠色的全球。

莫非。這一切,全都是真的。

天啊,那不是說,我們的世界,真的是有武功,真的是有長生的武神?」

…………

楊村滑坡事件,是一個老舊的事件,尤其是近些年,這樣的事件,從來不曾少過。

然而,這樣的一個事件,這次,卻是老樹開花,被傳出了一點新意,再次成功吸引了大眾的眼球。

然而,這後果,卻是激烈的轟動。

無論是學校,還是社會。

尤其是,傳說之中的萬年松,更是吸引了大多的注意,甚至,曾經神水莊園傳出的消息,也是再度被人翻了出來。

來自秘境的,神秘的青草,可以改變全球地貌的『仙草』。

————

神都,紫金閣內。

一個紫衣老者,當他翻閱到南省新聞時,頓時,目光再也是移不開了。

「出來了,出來了。」

看著今日南省新聞,紫色老者,笑了。

「哈哈,一號,你還別說,你的這個餿主意,還真的是夠絕的。」

在紫衣老者身前,坐著一位同樣唐裝的壯碩的老人,此時,他指著紫衣老者,一陣放聲大笑。

「那當然,你看看,我們現在的神都,這都成了什麼樣子,出個門,竟然都還要戴口罩,這像話嗎?」

「嗯。」

對於這個話題,唐裝老人也不得不點頭,道:「你說得有理。

我們這個世界,也確實該有人治理治理了。

如果,是真的是沒有這份能力,那也是沒有辦法。

現在他既然已經有這個能力,無論怎麼樣,也是要站出來。

神都是我們國都,代表著我華夏的臉面,連神都出個門,都必須要戴上口罩,這裡面的問題,也確實是挺嚴重的。」

神都沙塵暴問題,一直是紫金閣大佬們一塊心病。

前些年,為了國家發展,一些問題,一直積壓著。

可是,現在世界環境變了,那麼,這些積壓的問題,也是時候治理了。

「只是,之前不是傳說乃是一種『青草』嗎,怎麼,現在就變成了『萬年松』呢?」

再次看了一遍南海新聞,一號突然問道。

他明明記得,那小子從秘境帶回來的,是一種蘊含巨大生機的青草啊!

「好似,是那小子手中青草種子太小,培育出了問題,因此,當他放出聲音後,一直不能有什麼實際行動。

前不久,他們水村不久的楊村,出了滑坡事件,為了解決這個問題,好像是拿出了他們生物研究中心最新的研究成果。」

「哦,那這樣說,這門技術,是成熟了?」

一號,突然,神情激動起來。

目光眺望遠方,好似是看到了某種可能。

————

王陽絕對是想不到,自己再次上新聞,在這個社會上,竟然是引起了如此巨大的影響。

此時地他,正帶著楊村長,以及羅劍,坐在楊村長的家裡。

在他的前方,楊大郎一身憔悴。

「說吧,與你通電話的,並且給你打錢的,是誰?」

「我,我不知道,我真的是不知道。」

楊大郎一臉驚恐。

就因為他的阻攔,楊村此次又是八棟房子被恐怖的滑坡衝擊下,被摧毀。

如此巨大的損失,一旦被追究,哪怕是他傾家蕩產,也是要被賠光。

「如此看來,你是打算承擔這全部的責任了!!」

看著楊大郎,王陽面色有些黑,目光黑幽幽,最是感覺有些怕人。

「你這個畜牲,你是不知好歹是吧,這次楊村損失如此巨大,你再不老實坦白,難道真的要等警察過來的,你才甘心嗎?

我,我打死你個畜牲。」

說著,楊村長舉起手中拐杖便要打。

王陽連忙出手,將楊村長手中的拐杖拿下。

本來,他身體便不好,今天又連吐幾口心頭血,還沒有恢復,這要是再打出一個好歹,可就有些讓人過意不去了。

「嘿嘿,楊大郎,這次可不是我要給你找麻煩,不信,你走出這個大門去看看,看楊村的人,會不會撲上來,直接將你生吞活剝了。」

「我……「

好似真的被人剝皮抽盤一般,抓著自己的頭髮,滿是痛苦。

「王陽,你看!」

看著楊大郎如此痛苦,楊村長亦是老淚橫流,看向王陽的目光之中,滿是希翼。

王陽不為所動,冷笑一聲,道:「如果,你想要賠償楊村所有人的損失,你便自己抗著吧。

你以為,別人錢多是吧,叫你來阻止我,給你十萬塊錢。

十萬塊錢,是這麼好拿的嗎?

我告訴你,那是人家在給你買命的錢,明天記者還會過來,到時,你如果還不能坦白,我告訴你,你的大名,必然會被提上,到時,只怕是整個南省,整個華夏,你都會非常地出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