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通天武尊 >第五章:煉丹領悟

第五章:煉丹領悟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楊辰回到自己的房間內,開始整理了一下思緒。

楊采蝶確實不是他親生姐姐,而是他這具身體的父母,撿回來的。說白了,就是沒血緣關係,至於這楊采蝶到底是誰家的遺孤,就不被人得知了。

而楊辰的父母,在記憶內,楊辰連模樣都記不清楚了。只知曉其父母在很年輕的時候就出走大荒百族,到了北山郡繁華的地方去闖蕩。

這一去就是十幾年沒回歸,誰也不知道其父母到現在是生還是死。反倒是留下他和楊采蝶兩個孩子孤苦伶仃,在楊家的地位非常尷尬。

正所謂,沒娘的孩子像根草……

若非楊采蝶天賦驚人,年紀輕輕就表現出了不輸於楊家男子的擔當和水準,楊辰在楊家,恐怕早就被逐出戶籍了。

但是,即便如此,若是換做以前的楊辰,在三個月後,基本也是被逐出戶籍的命運。

為什麼這麼說?

三個月後,就是楊家的『成人會』。

這是每一個楊家少年子弟都要經歷的一個族會,是對楊家少年成員的一個考驗,過了這個族會,才算是真正得到楊家的認可。在半年前,楊家曾頒發新的制度,楊家年輕一輩的小傢伙,若是在『成人會』上沒有表現出煉體一重的實力,就直接會被剝除戶籍。

剝除戶籍,簡單來說就是放逐了,被楊家漸漸邊緣化,你到底是生還是死,誰也不會去管。

此事楊采蝶也是知曉的,然而楊采蝶完全保持著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想法,有她護著她弟弟,楊辰就算被逐出戶籍,她也養著。

但是楊辰可不想窩囊到在成人會上被逐出戶籍。

「煉體一重……」楊辰喃喃道:「就先以此為目標吧,否則在成人會上被逐出戶籍,沒什麼資源供給,那可就麻煩多了。」

他的腦海中漸漸有了自己的計劃。

他前世最擅長的就是挖掘一個人的天賦,利用煉丹,各種天材地寶,去將一個擁有習武之資的人培養成傑出的天才。對於他而言,這個楊辰目前在楊家的尷尬的地位,以及絲毫不成才的傳言,雖說可以造成些許阻礙,但歸根結底,這都不是事兒。

不過現在最麻煩的其實還是資源問題,他在楊家的地位太尷尬了,一點資源都沒。

他空有一身學術,奈何囊中羞澀,窮的噹噹響。

不過好在,他心中已然有了明確的計劃,嘴裡念著:「這楊家最傑出的煉丹師,乃是楊家七位族爺中排行第二,被人稱之為二爺。此人是楊家煉丹大師傅,今天正是其開堂講課的時候,據說能得到他的滿意,就會得到不少獎勵。」

楊辰對這個『獎勵』,很是上心,一念及此,便立馬動身。

「少爺,要出門啊。」

楊辰宅院內,一位掃地的家僕阿諛奉承的笑著。

楊辰瞅了一眼這中年家僕,點了點頭,但對其卻並沒有多少好感。這家僕名叫周懷義,負責在楊家宅院內清理雜物,三十多歲,對人恭恭敬敬。不過,自從被華宛如背叛後,楊顯對於觀察人的本事,就更上進了一分。

這周懷義眼神中充滿了圓滑叛逆,看似尊敬,但心中誰也不知道他在想著什麼。

但這周懷義畢竟只是一個家僕,他也沒放在心上,輕輕點頭,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收拾好衣裝,趕往楊二爺那裡。

楊二爺,楊家最有才華的煉丹師,據說這般歲數,已經達到了二品煉丹師中階的水準,是楊家第一煉丹師。在這大荒百族內,也是數得上號的煉丹師。

此人享有楊家唯一的煉丹房,這是楊辰最為在意的。

……

「煉丹,最注重的需是火候,其次是調理。對兩者的控制和理解,決定最後成丹的品質和數量。」楊二爺坐在煉丹房中的上位上,摸著白鬍須,對著下方楊家的煉丹子弟,進行開堂講課。

而這時,突然一陣哄鬧聲出現,這讓楊二爺暗暗蹙眉,只見哄鬧聲的源頭,不過只是一個楊家的少年突然出現在這課堂中。

這楊家少年,正是從外趕來的楊辰。

「楊辰,你不是上吊自殺了嗎?怎麼還能來聽二爺講課的?」一個少年出言譏諷了起來,言語中,絲毫不隱瞞他對楊辰的不屑。

楊辰,是楊家許多同族少年嘲笑玩弄的角色,歸根結底,還是因為楊辰太過窩囊了。

此刻有人帶頭,一陣陣鬨笑聲接連入耳。下一刻,更是有人大笑道:「楊辰,你和王家賭鬥,把開襠褲都輸進去了,三爐煉丹材料,你一枚丹藥都沒煉出來。我要是你,就趕緊上吊自殺得了,還來聽二爺爺講課,那簡直是對二爺爺的侮辱!你把楊家的臉面都丟進去了,就別來再丟二爺的人了。」

在早上與楊辰賭鬥的楊恆也赫然在其中,他現在看到楊辰來到,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他不知道楊辰到底是怎樣僥倖煉製出了四枚返骨丹,只覺得楊辰也就在返骨丹上有些本事,現在看到楊辰來到,更是不吝出言嘲弄:「楊辰,二爺爺講課,我等若是聽課,自當準時來到。你這半路殺進來,可將二爺爺放在眼裡?」

楊二爺對楊辰也沒什麼好感,對於楊辰輸給王家,把楊家煉丹師的臉面都丟光的事情,更是了解一些。不過他畢竟是楊家長輩,看到座下學生這般哄鬧,悶哼一聲:「你們一個個如此嬉鬧,成何體統,還有沒有把我這個二爺放在眼裡?」

聽到楊二爺的話,這些楊家子弟一個個不敢造次,紛紛說道:「二爺,我們知道錯了。」

楊二爺一臉嚴謹,但卻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