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通天武尊 >第六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第六章:浪子回頭金不換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楊辰的話,無疑是惹起了全場的鬨笑,很多人都覺得楊辰不過是嘩眾取寵而已。這樣的事兒,楊辰已然不是第一次做了,但到了最後,楊辰的結果無一不是證明了他其實只是個跳樑小丑罷了。

楊恆也是坐在台下譏笑連連,很快就聲色嚴肅的說:「楊辰,二爺的課堂,容不得你撒野鬧事。你這是在浪費我們和二爺的時間。」

「難道你們剛才不是在浪費二爺的時間?」楊辰緩緩說道。

「我們和你怎會一樣!」楊恆聽到這,叱喝道:「你輸給王家三百靈石的事兒人盡皆知,還嫌丟人丟的不夠嗎?」

楊辰眉毛挑起:「哦?那你的意思是,你也想把你輸靈石的人鬧的人盡皆知了?」

聽到這,楊恆神色驟變:「楊辰,你休要血口噴人!」

「我都沒說你怎麼輸靈石的事兒呢,你緊張什麼?」楊辰開心的咧了咧嘴。

楊恆虎目瞪的圓圓的:「楊辰,好,你有種!」

楊辰扭了扭脖子,他可不害怕楊恆的威脅,更沒把楊恆當時的話放在心上,如果楊恆真要找他的麻煩。他不介意將楊恆輸給他三百靈石的事兒抖摟出來,他倒是好奇這楊恆輸給了自己,竟然還能跳的這麼歡的。

楊二爺這時面無表情的說道:「楊辰,雖說楊恆的話過分了一些。不過,你如果真打著瞎貓碰死耗子這種想法,就不要來碰運氣了。」

也不怪他看不起楊辰,因為楊辰名氣實在是太臭了,臭到楊家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地步。

楊辰恭敬的彎下身子:「二爺,我剛才觀察您煉丹時,先放材料,隔了大概一分鐘的時間方才生火。這一分鐘的時間,您在丹爐內做了很多事情,我觀察,您似乎是將材料,在丹爐內擺好了位置……」

「楊辰,你說什麼胡話呢,擺位置和煉丹有什麼……」

「住嘴。」楊二爺這時忍不住發怒了。

他驚喜的看著楊辰,鬍子都顫動了起來:「楊辰,你繼續說,你們都安靜一點。」

怪事啊怪事。

不怪他情緒如此異常,因為楊辰所言,終於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他如此用心良苦,刻意放緩速度,不就是想讓底下的人明悟自己煉丹的細節嗎?

楊辰仍然不卑不吭的說:「楊辰對於煉丹知識了解實在淺薄,所以並不知道二爺如此做法的良苦用心所在。但楊辰看二爺控火時,刻意的利用火在中間的位置遊動,由此可見,放在丹爐中間位置的材料,是必須要用大火去調理的,而邊上的,只需小火即可。由此可見,調理和控火,雖是兩個環節,但控火,卻也是調理的一部分。」

「好!」

楊二爺驚喜若狂,哈哈大笑道:「楊辰,你說的好,深的老夫欣慰。是啊,調理和控火是兩個環節和步驟,但是,誰又能領悟到,控火也是調理的一部分。就是不知道,二爺爺剛才那一手煉丹細節手法,你究竟領悟了幾成?」

「楊辰想來想去,應當差不多領悟了五成。」楊辰撓了撓腦袋:「我覺得二爺如果再煉一次,我就能完全領悟了。」

他說這話當然是違心的話。

楊二爺這種淺薄的煉丹手法,他一次就知道原理了。

因為他的起點太高了,當年的他被稱之為煉丹第一天才,別說是這種鄉野疙瘩的頂尖煉丹師。就是整個北山郡的煉丹師,他都不放在眼裡。若是這楊二爺的煉丹手法他都學不會,就別提曾經的煉丹天才幾個字了。

他既然被稱之為天才,別說是楊二爺的煉丹手法,就是比其高深千百萬倍的煉丹手法,他看一次,也能學會七七八八了。

說是學會五成,其實只是害怕太過讓人震驚而已。

但他還是低估了這大荒百族的偏僻,他即便只是說自己領悟了五成,楊二爺仍然眼睛瞪的圓圓的,彷彿見鬼了一般。

「此話當真?」楊二爺滿臉驚駭的說。

「二爺,你別聽他胡說,他就是在嘩眾取寵!」楊恆看到楊辰竟然搶了他的風頭,頓時就不樂意了。

怎麼會這樣?

楊辰怎麼能博得楊二爺的歡心?

「你如果覺得我是在吹牛,那你怎麼不上來試試?」楊辰面無表情的說。

泥人還有三分火氣,這楊恆是在玩火。

楊恆聽到楊辰的話,頓時間蔫了,但讓他善罷甘休,顯然不是那麼容易的事兒。他咬牙說道:「二爺,這楊辰前段時間還被王家人羞辱,家傳的紫秀丹爐都被輸進去了,更是差點上吊自殺,這樣一個窩囊廢,他的話怎麼可能相信。」

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

這楊恆連楊辰的短都揭出來了,顯然是已經打算撕破臉了。

這讓楊二爺面色陰沉,對於楊恆的心胸十分不滿。

而楊辰也是凝著表情,拱手說道:「二爺,這楊恆說的話,確實都是真的。我楊辰,確被王家人羞辱過,也曾心如死灰,一心求死。但楊辰覺得,這世間萬事,我堂堂男兒,行的正,坐的端,何時悔悟都絕不晚矣。怎能以一時成敗論英雄?」

「我在輕生時,就已然幡然悔悟,甚至明悟許多以往不明白的哲理。心中更是暗暗發誓,日後絕不會像是以前那般紈絝人生,但這楊恆卻次次咄咄逼人,試問。若真以一時成敗論英雄,那在座的各位誰沒有犯過錯?是不是都要以當時的錯誤,來判斷整個人生?」

楊辰並沒有把楊恆輸掉三百靈石的事兒抖摟出去。

歸根結底,他還是不想欺負楊恆罷了。

而且此時若是揭了楊恆的老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