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通天武尊 >第七章:再遭背叛

第七章:再遭背叛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能夠隨意出入楊二爺的煉丹房,得到楊二爺的指點。這已然不僅僅只是好處多多了,而是一種榮譽,一種得到楊二爺認可的榮譽。就單單楊辰得到楊二爺的認可,那麼在三個月後的成人會上,哪怕楊辰仍然沒進入煉體一重,都不會剝除戶籍。

被楊二爺看中的人,那就是煉丹天才,楊家敢逐出一個煉丹天才的戶籍?

所有人都覺得楊辰是走了****運。

最氣憤的,無疑正是楊恆。

楊恆在楊辰身上有著絕對的優越感,無論是煉丹還是武道修為,他都遠勝楊辰。可那顧明月就是不肯歸順於他,是他覺得最耿耿於懷的事情。但這些就算了,因為他在楊辰身上還是有優越感。

可現在……

這優越感竟然沒了。

他覺得他是最有資格得到楊二爺青睞的人,今天,這個資格被楊辰奪走了!

「哼,煉丹終究是煉丹,哪怕是楊二爺在楊家也是可有可無的存在。他也就煉丹強,楊辰能得到二爺的青睞,多半也是二爺從楊辰身上看到了他當年的影子。只是不能踏足武道終究是廢材,他楊辰還是個廢物。」楊恆心裡想著,這樣的自我安慰,多多少少讓他安心了一些。

楊辰並不知曉楊恆怎麼想,他現在沒時間去搭理楊恆,聽到楊二爺的話,連忙說道:「多謝二爺爺。」

「哈哈,不必謝。你現在雖然領悟了我的手法和細節,但是,想煉製清火丹,還差一些火候。日後多來二爺爺這裡,經過二爺爺的指導,以你的天賦,或許很快就能獨自煉成清火丹,到了那時,你就是一品高階煉丹師了。」楊二爺滿是欣慰的講道。

「多謝二爺成全。」楊辰同樣欣喜無比。

楊二爺則是擺了擺手:「好了,今日講課結束,你們都統統回去吧。楊辰,你留下來。」

看到這一幕,楊恆和不少人恨的咬牙切齒,卻又沒什麼辦法,只能紛紛離去,不敢違逆楊二爺的意思。

眨眼的功夫,這煉丹房裡,就只剩下了楊辰和楊二爺兩人了。

楊二爺越看楊辰越發順眼,尤其是楊辰那一番不以一時成敗論英雄的話,讓他感同身受,他負手說道:「剛才我答應夠你,只要你能領悟我煉製清火丹的手法,我就許你一個好處,答應你一個要求。楊辰,你有何要求,說來聽聽!」

楊辰等的就是楊二爺這話,他哪裡會含糊,急忙尊敬的說:「二爺爺,楊辰想討一些材料,回去練練手,在某些丹藥上,楊辰經驗還是十分不足。」

「哈哈哈,你有這般迫切練手的想法,著實是好的。」楊二爺絲毫不吝嗇的說,對於楊辰這個要求,也一點都不意外。

一個煉丹師,想要成才,無疑是需要大量煉丹材料去培養的。

沒有材料練手,想成一個煉丹大師,無疑是難如登天。

對於楊辰表現出的驚人天賦,楊二爺豈會吝嗇,他慈祥溫和的說:「楊辰,你隨我來吧。」

「是,二爺。」楊辰跟隨在楊二爺的身後。

楊二爺身為楊家的第一煉丹大師,他擁有的天材地寶,大荒靈藥,都是楊家批准,親手賜予的。因為一個楊二爺這位煉丹大師,無疑就是楊家的一座寶藏。

所以,楊二爺手底下的財富,在楊家還真沒幾個人能比的上。

楊辰得到二爺的許可,迅速挑選了幾種靈藥,便是覺得十分滿足的回去了。

他挑選這些靈藥,自然不是去煉丹,而是另有其他想法。

回到宅院內的時候,楊辰也完全做好了準備。

他要做的,是一種在外界,只有些龐然勢力才知曉的培育手法,那就是葯浴!

「用藥浴在煉體境界前澆灌身體,是那些大宗門勢力必用的手法,這大荒之地是萬萬不可能有的。而我特別研製的葯浴,比那些大宗門更為先進。不過只可惜,那楊二爺雖然財富不少,可是其手底下擁有的靈藥草,支撐我想要的葯浴還是很難。」楊辰心裡嘆了口氣。

他所需要的葯浴,材料要求並不高,然而,大荒這種地方本就偏遠無比,天材地寶萬分稀缺,想集齊他的要求確實萬般艱難。

「不過,有這些靈藥做成藥浴來澆灌身體,也足夠了。以後的葯浴,就以後再想吧。「楊辰喃喃道。

煉體境,就是說白了就是煉體。

是習武者的基礎境界,共分九重。

這是一個淬鍊筋骨與身體全身部位的境界,而葯浴的好處就是,能在這個境界時,利用藥物,幫助人體內的筋骨徹底改頭換貌。這是利用功法淬鍊身體所無法得到的效果。因為葯浴所產生的變化是質變。

一旦利用藥浴浸泡成功後,那麼,楊辰就徹底打好了基礎,在之後的進階中,將會事半功倍,遠比其他人快上那麼一線。

這才是最為關鍵的地方。

「我可不能在起跑線上輸給了別人。」楊辰暗自想著,葯浴已然被他準備的差不多了。

他一股腦的將那些從楊二爺手中得到的靈藥全部放進了葯浴內,然後衣服都不脫,迫不及待的噗通一下,就跳進了葯浴內。

一入葯浴,霎時間,楊辰頓時感覺到那些靈藥的藥力朝著他的全身上下席捲而來。那驚人的藥力似乎要通過他的毛孔傳進他的身體內部一樣,讓他感覺又歡快,卻又痛苦著。

這樣的感覺是楊辰預料之中的事情,葯浴內的藥力,是在一定程度上的改造他的身體。

楊辰從小都沒鍛煉過,體弱多病,葯浴的鍛造效果,恐怕會十分漫長。

疼痛彷彿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