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通天武尊 >第九章:玉人症

第九章:玉人症

小說:通天武尊| 作者:夜雲端(書坊)| 類別:玄幻奇幻

「楊辰?」

「楊家那個楊辰?」

那妙齡少女背後跟著不少愛慕追隨著聽到楊辰的話後,一個個哄的大笑起來,似乎聽到了人講笑話一樣。

「楊辰是誰?」

「這你都不知道?楊家有個廢物,煉丹修武全不行,今年成人會就要被楊家剝除戶籍的廢物。此人自稱楊辰,那肯定如假包換了。畢竟,誰會假冒楊辰?」一個面容俊秀的公子哥冷笑著。

顧明月緊跟在楊辰身後,本來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聽著這些人一個個出言譏諷,頓時間氣的面紅耳赤:「你們才是廢物,我們家少爺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這些不找到來自於哪些家族的公子哥聽到楊辰背後的女子聲音,一個個定睛看去,皆是眼睛放光,心裡暗道好俊的姑娘。

「哼,你家少爺臭名昭著,都傳到我們這些外族人的耳朵里了,還男子漢?你家少爺跟王家人賭鬥,把開襠褲都輸進去了,你這個當丫鬟的還不知道?哦對了,王兄,你也是王家人,此事你知道吧。」

那姓王的少爺聽這這話,嘿嘿笑道:「當時我們王仁王德兩位老哥與這楊辰賭鬥,我可是記憶猶新的。只是這楊辰實在是窩囊的一塌糊塗,三爐返骨丹的材料,一枚返骨丹都沒煉製出來。哦對了,楊辰兄,您那祖傳的紫秀丹爐還在我們王家的吧。」

聽到這些話,那一個個公子哥轟的大笑起來。

楊辰要說不怒那是假的,這個『楊辰』辦的混事還真是遠近聞名,看來想改善好自己現在的名聲,是他現在必須要做的事情之一了。否則出門在外被人用有色眼鏡看待,任誰都開心不起來。

就在楊辰想張口發話時,那些公子哥圍在中央眾星捧月般的女子終於開口說話了:「這位小弟弟,姐姐是風家風雪舞。這火紅果於我有大用,還希望弟弟可以高抬貴手,讓給姐姐!」

以楊辰現在的年齡,被這風雪舞喊成弟弟,那也不是什麼怪事。

「少爺,風家……風家是咱們大荒百族的十二大家族之一,風雪舞人稱三大金釵,和采蝶小姐齊名,更是風家的大小姐。」顧明月雖未見過風雪舞,但卻聽過其名,當得知面前此女乃是大名鼎鼎的風雪舞時,頓時打起了退堂鼓。

楊辰也是摸了摸下巴,有些意外起來。

百族林立,自然有強有弱,楊家在百族中,是中等家族,不強不弱。而中等部族之上,則有十二大部族,風家,就是十二大部族之一。

但讓他這般退讓,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風雪舞,他倒是沒什麼惡感,至少對方說話沒那麼難聽,可風雪舞背後那些人的譏諷話語,他還不會裝著聽不到。倘若他還是一再忍讓,那他和當初的楊辰還有什麼區別?

他得讓人知道,他可沒那麼好脾氣。

楊辰冷哼一聲:「風小姐,你的意思是說,這火龍果對你重要,對我就不重要了?」

「楊辰,我作為掌柜的,就不得不說一句了。楊家是中等家族,風家是咱們百族林立中的大部族,這樣一對比。呵呵,誰輕誰重,您應當是知曉的吧。」這時,李家商會掌柜的,不合時宜的冒了出來。

他這一出來,對楊辰言語間滿是譏諷,但對風雪舞卻是阿諛奉承,做足了嘴臉。

很顯然,這掌柜的顯然是打算向著風雪舞的。

楊辰看了一眼這掌柜的,對方是一個四五十歲的中年人,臉上有顆黑痣,看到那些公子哥後,上前恬著臉就打起了招呼,對楊辰卻是視若無睹。

對方所擺放的姿態之意,已然是再不過明顯了。

這讓楊辰沉聲說:「這麼說,掌柜的意思是我們楊家好惹了?」

「呵呵,楊辰,你這麼說。那我這個當掌柜的本來還打算給你留點面子,但你既然自己不要面子,那我這個當掌柜的也沒必要給你面子了。楊家我這個小掌柜,自然惹不起,可是,你以為你區區楊辰,一個楊家隨時都可以拋棄的棄子,能代表楊家嗎?」掌柜的譏笑連連。

說著話,掌柜諂笑著:「風小姐,這火紅果,您看上了,自然是您的。」

「這火紅果是我們家少爺先看到的。」顧明月嬌怒難忍,還想幫楊辰駁回尊嚴,跺了跺腳:「你們怎麼沒先來後到的規矩。」

掌柜的看都不看顧明月一眼:「我是這的掌柜,自然我說的算。」

風雪舞看到掌柜的許給自己火紅果,內心安定了不少,不過看到掌柜和自己身後的追求者都對面前這少年百般欺壓,於心不忍,嘆了口氣:「楊辰弟弟,我雖不知道您要這火紅果到底是有何用,但這火紅果是我用來就家母性命的,家母患有疾病,非常需要火紅果,還希望您可以成全。」

今天爭奪這火紅果失敗,楊辰頗為氣餒,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掌柜的狗眼看人低,擺明了要攀風雪舞的高枝,他又有何法子?

不過聽到風雪舞的話,他心中好感頓增不少,倒是好奇的問了一句:「罷了,人命關天,風小姐若是早些說這話,火紅果我是斷然不會搶的。就是不知道令堂患有什麼疾病?」

風雪舞現在只想得到火紅果,救人心切,被楊辰這麼一問,毛毛躁躁的說:「家母的病情,雪舞也談不上來,只知其發病時渾身發抖,冷的厲害。只是額頭又時不時滴落汗珠,汗珠卻又是熱的,實在奇怪。」

「哦?」楊辰好奇的說:「那令堂是不是在發病時,面色燥紅異常,然雙手身子卻都冰涼無溫?」

「您,您怎麼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