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第七章 遭遇打劫

第七章 遭遇打劫

小說: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遊戲競技

?吃過飯,王羽匆忙進入了遊戲。8w-ww.

進入遊戲後,王羽的消息欄就不停地閃爍。

王羽沒什麼朋友,以為是系統消息,索性沒理會,而是打開攤位,把裝備下架。

穆子仙說了,現在是遊戲前夕,升級度相比來說還算是快的,時間耽誤的越久,裝備就越不值錢。

打開攤位,王羽驚奇地現,攤上的裝備,全部賣光了。

「一金一件都有人要?」王羽看了看背包里的七個金幣,搖著頭感嘆,有錢沒地方花的人真多。

七千塊錢買幾件馬上就要過期的裝備,這得多不差錢啊。

收拾好攤位,王羽打開了閃爍的消息欄,幾條信息刷了上來。

名劍道雪:「兄弟,裝備能便宜點嗎?」

名劍道雪:「不在?」

名劍道雪:「好吧,一金一件就一金一件,以後有了好東西先通知我啊……」

系統提示:名劍道雪請求添加你為好友。

「……」王羽點了確定,然後關了消息欄,心道,還好哥們不在,不然就自己這麼好說話的脾氣,別人砍價,絕對不好意思咬著不放。

兜里有了七枚金幣,王羽心裡壓力大減。

本來這遊戲里的刷錢度,王羽還在擔心,月底之前能不能湊夠五枚金幣,這下好了,才一天的功夫,就額完成了任務。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要完成遊戲里的任務!

出了新手村,玩家還是一如既往的多,高級別的怪區,人也漸漸多了起了。

曙光平原這裡,雖然還不是主流,可也有了不少玩家,三三兩兩的隊伍,隨處可見。

一路上,王羽沒有留戀野狼那點經驗,直奔曙光平原中心地帶,正走著,突然王羽聞聽背後有風聲,一支木箭往王羽的後腦射來。吧w`w-w=.-

王羽眉頭一皺,右手往後伸出,把箭支撈在了手裡,

「系統提示:你被「三界聖君殺生丸」的隊伍惡意攻擊,你有9o秒的時間,正當防衛!」

王羽回過頭一看,只見四個玩家正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

四個玩家是在曙光平原非常常見的組合:戰、法、弓、牧,這四個職業也是《重生》里最為常見的主流職業。

四個玩家在攻擊王羽後,腦門上的Id就顯示了出來。

前面的戰士叫:職業擋槍,弓箭手叫:抬手死一個,法師名叫:揮手滅一堆。

牧師的名字最為明顯,是灰色的,叫:三界聖君殺生丸,看他也就十七八歲的年紀,竟是這個小隊的隊長。

不過其他人年紀好像也都不是很大的樣子。

「我沒看錯吧,他剛才是不是把我射出去的箭給抓住了?」「抬手死一個」瞠目結舌的說道。

「職業擋槍」也張大了嘴,不可思議道:「好像是的……」

「揮手死一堆」淡淡的說道:「果然是個高手,怪不得能打這麼多裝備,不知道我們能不能打得過!」

最後面的「三界聖君殺生丸」惡狠狠道:「怕什麼?有我在,再高的高手,今天也得人死裝備留下!!」一個沒有攻擊力的牧師職業,說話竟然比戰鬥職業還要囂張。

在《重生》中,玩家任何級別都可以pk,只不過十級以下,有系統保護,死亡後不會掉落經驗而已,背包里的裝備是會掉落的。

「你們想要幹什麼?」王羽走過來怒沖沖的問道。

王羽雖是習武之人,可是平日里性格溫和的很,極少主動與人動手,自認為沒有什麼仇家,實在是想不到這幾個人故意攻擊自己的理由。﹎>吧﹎w`w·w=.=

「這傢伙是傻的嗎?」那個牧師看著左右的同伴大笑一聲,對王羽道:「聽說你手上有不少裝備?」

王羽不高興道:「裝備早賣完了,要買下次趕早!」

「沒關係,沒有裝備,有錢也行!」牧師嘿嘿笑道。

「你們這是要搶劫嗎?」王羽聞言,看著牧師冷冷道。

王羽只是心地單純,又不是傻子,這麼明顯的勒索行為,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同時,王羽很是鬱悶,想不到人生中第一次被打劫竟是在遊戲里,還是被一群孩子打劫。

牧師笑道:「不錯!你很聰明!我看你還是主動交出來吧,別讓我們動手,死亡雖不掉經驗,可是那滋味一點都不好受!」

「就憑你們五個嗎?」

王羽眉頭一擰,冷哼一聲,突然往旁邊閃了一步,接著伸手凌空一抓,在空氣中撈住一個盜賊,抓著盜賊的腦袋,狠狠地摔在地上。

原來這隊玩家一共有五個,盜賊一直潛行在王羽身後,伺機待。

誰知道王羽習武多年,方圓幾十米內,稍有風吹草等,就能感知得到,何況被人殺氣騰騰的死死盯著。

「!!!!!?????」

「這怎麼可能?!!」

見盜賊一擊未中,還被人打出了原形,打劫四人組全都怔住了。

那個被王羽摔在地上,叫做「專門捅菊花」的盜賊,更是還在茫然中,似乎是在做夢一樣。

潛行完全沒用,弓箭手的「專註一擊」能被徒手接住,格鬥家這種廢柴職業,什麼時候這麼牛B了?

寂靜,死一般的寂靜……

「呦呵,殺殺,真的是你嗎,想不到咱們分在了同一個新手村,還真是有緣啊!」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不遠處傳來,打破了寧靜。

循聲望去,一個牧師帶著一個戰士,往這邊走來,雖然牧師言語上很有一種他鄉遇故知的感覺,然而他臉上寫滿了不屑和厭惡。

王羽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