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第三十三章 你這麼牛逼,咋不上天

第三十三章 你這麼牛逼,咋不上天

小說:網遊之我是武學家| 作者:鐵牛仙| 類別:遊戲競技

以一敵百,這種事放在武俠小說中,可能會出現,然而在網遊裡面,那就是扯淡。

大家都知道,系統給的數據都是固定的,哪怕操作再好,在現在這個十幾級的年代,想要做到以一個人正面剛一百個,那都是不可能的。

就算有,也肯定是系統出了bug。

王羽身手雖好,可他一共就那點血量,若被包圍,一輪衝鋒、一輪齊射就可以要他的命。

如今的王羽只能玩命的跑。

血色盟的玩家,則是玩命的追,血色盟其他的的玩家接到消息後,開始上線,並迅速加入了追殺大軍,看熱鬧的玩家們更是擠滿了大街小巷,跟著王羽和血色盟的人一路狂奔。

格鬥家雖然不是敏捷職業,好在王羽加的敏捷也不少,又有一個加速技能,能夠吊著他的只有弓箭手和盜賊這種速度型職業。

一眾人追到交易街的時候,突然,王羽停下了腳步轉頭道:「就剩你們幾個了,還追呢?不想死就趕緊一邊呆著去!」

血色盟的弓箭手們聞言連忙看了一下周圍,此時緊跟著王羽的大約有二十多個同伴。

眾人頓時有些不爽,自己這邊二十多個人呢,丫的竟敢視自己如無物

一個帶頭的弓箭手道:「瞧你那口氣,是不是覺得我們這些人不夠你打的?」

王羽淡淡的看了眾人一眼道:「差不多。」

「媽的!敢藐視我們,兄弟們給我弄死他!」

一聲令下,弓箭手們對著王羽來了一輪齊射。

遊戲里,弓箭手最大的敗筆就是在齊射上面了。

遊戲畢竟不是現實,在遊戲里大部分的玩家都是習慣性瞄準後張弓搭箭,所以齊射狀態下,所有的箭支都是往一個點上射。

哪怕是用著技能,也改變不了這個現狀,這樣的話王羽的壓力反而小了許多。

如果和《英雄》里演的那樣萬箭齊發,無差別面攻擊,在這個屬性跟不上反應的時代,恐怕王羽也得手忙腳亂一陣子,若是點攻擊嘛……呵呵。

只見王羽不僅沒有躲避,反而正面迎了上去,一邊往前沖,雙手一邊上下紛飛著,把所有的箭支都抓在了手裡。

看到這一幕,弓箭手們頓時傻眼了……剛才他們在酒館外面,沒看到王羽還有這一手來著。

須臾之間,王羽已經衝到了眾弓箭手跟前……

被近了身的弓箭手基本上就是廢物,被王羽這種格鬥家近了身弓箭手,更是連還擊的機會都沒有。

側踢、崩拳、扼喉……王羽極其富有節奏的攻擊和走位,一個人把二十個弓箭手給死死黏住。

白光朵朵閃起,弓箭手小隊十秒不到,全部回歸靶場。

滅了弓箭手小隊後,王羽壓力驟減,剛要下線,卻接到尹老二的消息:「牛神,血色盟人多,你擋不住的,千萬不要隨便下線,要去安全區才行!」

王羽想了想覺得尹老二的話很對,貿然下線很可能會被埋伏,於是回了個「謝謝」,就往中央大街的武館走去。

復活後的弓箭手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切如夢似幻。

血色戰旗猶在行會頻道里大喊:「風語,你們遇到那個鐵牛,不要廢話,給我射死他!」

血色風語就是弓箭手小隊的隊長。

血色風語弱弱的回道:「沒射到就死了……」

血色戰旗臉上表情一僵,怒道:「其他人呢?不是二十多個人追上去了嗎?」

「都死了……」

「額……」血色戰旗所有的狠話都被堵在了嘴巴里,納悶:「全真教的人不都下線了?那小子還有幫手?」

血色風語沒回答,沉吟了一會道:「老大,你讓我們說實話嗎?」

「說!」

「咱還是別打了……那小子有點邪門……」

「滾他媽犢子,你要是慫你就退會!」

「……」血色風語發了個無語的表情,迅速沉寂。

見風語沉默,血色戰旗恢復了冷靜,沉聲問道:「暗夜,那小子現在在哪?」

「往中央大街去了,似乎是要去安全區下線!」血色暗夜道。

「那你一路跟著他,別跟丟了!」

血色戰旗的話剛說完,血色暗夜鬱悶道:「卧槽,我死了……」

血色戰旗大驚:「咋回事?你不是會潛行嗎?」

「不知道啊,他好像看得見我似的,突然轉身給了我一腳,稀里糊塗的就把我給秒了……」

「日!這個掛b!」

就在這個時候,天堂鳥突然發信息叫道:「大哥,我抓住那四個小娘們了!」

「在哪?」血色戰旗問道。

天堂鳥道:「就在酒館附近!快來!」

此時,酒館附近的小巷子里,四個姑娘被天堂鳥堵得死死的,在最外圍站滿了圍觀群眾。

隨著消息的散播,圍觀者們越來越多了起來。

「誒?哪個是大神?」

「大神跑了!」

「切,扔下姑娘們自己跑路,算個毛的大神,害我早下班,回來上遊戲……」

…………

天堂鳥見李雪四人插翅難逃,冷笑著走上前去,笑眯眯道:「小雪……我告訴過你的,我可不是一般人,在遊戲里但凡惹了我的人,我有足夠的實力讓他呆不下去!」

馬莉三人聽到天堂鳥的話,臉上皆浮起一絲陰霾。

畢竟她們是靠這個遊戲賺錢的,若是被血色盟的人盯上,在這個遊戲打金的目的,算是廢了。

李雪看著笑容滿面的天堂鳥,冷冷笑道:「呵呵,是嗎?我可聽說你今天死了兩次呢,想不到你還有心情在這吹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