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3章 人間萬象

第3章 人間萬象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3節第3章人間萬象

照理說,有了火眼金睛的鐵膽應當快樂,可實際情況卻恰恰相反。當初的新鮮與興奮已一掃而光,眼下的心情真的是一團糟。

到北京出差的機會本輪不著鐵膽去,但北京這個地方,辦公室的人都去過了,馬主任就支派鐵膽去趟北京。

臨行前,鐵膽準備多帶些錢,窮家富路嘛!

鐵膽雖然參加工作已經有幾年了,但他這個單身漢也是典型的月光一族,手頭毫無積蓄。在辦公室鐵膽見小麗的坤包里鼓囊囊的,定睛一看,裡面有一沓子老頭票。

鐵膽在小麗身邊轉了兩圈,最後咬了咬牙說出了想借一點錢的想法。

小麗一聽,大聲地說,唉呀呀,我家這幾天正吃素呢,孩子天天喝的酸奶也停了。我正盤算著向你借幾個花花呢。

鐵膽在心中狠狠地罵道,留這麼多錢幹啥,難道要給自己燒紙?

鐵膽無奈又跑到馬主任那裡,馬主任正和光頭老白在下象棋。

鐵膽見老馬的兜里果然也裝著好幾張大團結,而老白的口袋裡只有五、六塊錢的樣子。兩個老漢正殺得性起,棋子摔得叭叭一通亂響,鐵膽站在一旁也不好張嘴。

馬主任用一妙計吃了老白的一個「馬」,便悠閑地品著茶水,等老白頭挪子。

老馬今天系著一根醬紫色的領帶,頭髮梳得油光光的,顯得很精神。老白頭是酒廠的鍋爐工,他是從部隊上轉業分到這裡的。鐵膽聽說,老白頭一家的生活比較困難,一大家子只有他和大兒子在酒廠上班。

老白頭此時已經是兵臨城下,半根早已熄滅的煙頭仍緊緊地咬在嘴角,光頭上已浸出了細密的汗珠。

鐵膽掏出自己的「紅雙龍」遞給倆老頭子一人一根,關鍵時候,老白頭又下出一個昏招。老謀深算的老馬一招「卧槽將」交了老白頭的械。

老白頭把棋子一抹憤憤地說,不下了,不下了,今天是見了鬼了,連輸四盤。

老馬得意地笑了,我看你今天是心不凈,是不是老嫂子又讓你跪搓衣板了?哈哈哈……

老白頭拍了拍桌子說,這一段,我們家那個如雪,算了,不說了,不說了。

老馬回頭看了看鐵膽說,到北京的事都準備妥了?

鐵膽笑笑說,都妥了,只是閨女穿娘鞋——前緊!

老馬沒有煙癮,只是偶爾抽上兩口。這時,他把鐵膽剛才讓的那根紅雙龍點上了,他悠然地抽了一口說,你們這些年輕人啊,我一說又嫌得我囉嗦。你們平時大手大腳,酒啊肉啊,唱歌了跳舞了,打算了搓麻了,不想成家立業的事,整天就知道玩。

我這不是說你鐵膽一個人,相比之下,你還算是不錯的。我說的是一種社會現象。說你們是垮掉的一代吧,有點危言聳聽。不過,我對你們這種生活的理念很不贊成。

古人說得好啊,勤是搖錢樹,儉是聚寶盆。還說,儉以養德,無欲則剛。小夥子,別說我沒錢,就是有錢我也不會借給你。我就是想讓你產作作難,長長記性,對你們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在老馬這裡不僅沒有借到錢,還受到了一通冠冕堂皇的教訓,鐵膽張張嘴無話可說,只得諾諾而退。

鐵膽坐在辦公室里生悶氣,小麗哼著「我的柔情你永遠不懂……」推開了馬主任的房門,但見老馬的紅領帶一閃,門又關上了。

最後,還是老白頭借給了鐵膽幾百塊錢。

鐵膽就想,這個老白頭倒不錯,夠意思!

在去北京的長途汽車上,鐵膽正在閉目養神,突然就聽到車廂內一時間很是熱鬧。

原來,幾個人正聚在一起看有個光頭在用長錐子扎錢。

光頭的道具很簡單,手裡攥住三根長針,其中一根針上系住一條紅繩子,三根長針是從下面扎穿透一塊紙板的,這個小小的紙板則緊緊地壓在光頭的膝蓋上。

看客們在上面把錢扎在針上,光頭把紙板翻開,若扎中那根拴繩子的針則扎一賠一,否則本錢就歸莊家所有。

大家見遊戲如此簡單而又公平,馬上就有幾個人興奮起來。

為了增強遊戲的刺激性,光頭每一次還故意把紅繩子露出一節。

乘客們通過紅繩子的位置和角度,都扎的很准。你三十我五十,每個人都贏了不少。

這時,坐在鐵膽旁邊的一個留住小鬍子的青年人也坐不住了。

小鬍子起身擠了過去,正在扎錢的幾個乘客就勸小鬍子試試手氣。小鬍子先紮上一張10元的,贏了。又紮上一張50元的,又贏了。眾人都熱烈地鼓動他多扎幾次。小鬍子又紮上一張100元的,天啊,又扎准了。小鬍子的兩眼開始放光,興奮到了極點。扎了三次,不費吹灰之力,就贏了160塊錢,他媽的,這也太容易了!

小鬍子把手裡的錢整理了一下,這一次直接紮上了800塊錢。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這一次,他失手了。800塊錢轉眼進了光頭莊家的腰包。

小鬍子哪裡會服氣,別人又勸他扳本,他便看準了紅繩的位置,紮上了2000塊錢。這一次,小鬍子還用手拽住紅繩子以防光頭莊家作弊。

光頭莊家笑笑說,小兄弟,老哥我是一個講原則的人,童叟無欺。

頭頭莊家一便說一邊翻開了紙板,小鬍子瞪大雙眼一看,差點沒氣暈。這一次,他又失手了。

光頭莊家仍是笑呵呵地說,小兄弟,沒辦法,這一次是你看走眼了。

此的的小鬍子眼都紅了,可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