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7章 哥幾個,走著

第7章 哥幾個,走著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7節第7章哥幾個,走著

來到單位,黑鐵膽仍然有些心神不寧。

直到張大彪進來拍了拍他的肩膀,黑鐵膽才緩過神來。

張大彪說,鐵膽啊,你這是怎麼了,這些天,你總是神神道道的?

黑鐵膽笑道,他媽的,老子這也是進了更年期。

張大彪說,不要開玩笑了,說真的,你真該找個女朋友了,你一個22歲的爺們,總不能整天憋著吧。都啥時代了,你還真的在練童子功啊!憋的時間長,非出事不可。

黑鐵膽搖了搖頭說,現在的女孩,誰能看上我這個小職員啊!

張大彪連聲說,別別,你可是純爺們,有文憑,還有工作。另外,你還可能是處男。你想想,你現在可是姑娘小媳婦們心中的鑽石王老五啊!

黑鐵膽苦笑了一下說,我是老男人不假,但不是王老五,更不是鑽石。對了,彪子,有事?

張大彪小聲說,鐵膽,刀子昨天晚上找我合計了,想收拾收拾那個胡衙內。

胡衙內,黑鐵膽自然是知道的。胡衙內大名叫胡風雲,是白沙鎮黨委副書記胡四海的公子,那可是白沙鎮的一霸,有名的花花太歲。

黑鐵膽說,胡風雲一直不是和你井水不犯河水嗎,幹嘛要惹他呢?

張大彪說,他搶走了刀子的馬子,就是咱們酒廠燒鍋爐的老白頭的閨女白如雪。

上次去北京,還是老白頭借給了鐵膽幾百塊錢,黑鐵膽就覺得這個老白頭仗義。白如雪,不是在鎮上幫她娘開小賣部的那個小姑娘嗎?她才多大,還不到十六吧?

黑鐵膽就問,白如雪,不是小賣部的那個小姑娘吧?

張大彪說,就是她。現在的女孩發育得早,你沒見,啊,她的胸脯,啊,這麼這麼大。

張大彪一邊比劃一邊說。

黑鐵膽說,你比劃的那是籃球。

張大彪伸了伸脖子,吞下口水說,比不上籃球,反正也不會比足球小。

黑鐵膽問,算了,就不要說籃球和足球了,說說你們倆是咋商量的?

張大彪說,今天晚上,你、我、鉗子、刀子,咱們四個,痛痛快快地揍他胡衙內一頓,讓他離白如雪遠點。

黑鐵膽想,暴打胡衙內一頓容易,但事後擦屁股就難了。

白沙鎮自古就有四大家族,第一是白沙村的白家,代表人物是眼下白沙鎮黨委書記白明遠。當然了,老白頭他們一家也是這一家族的成員。第二是王家川的王家,代表人物是眼下白沙鎮鎮長王帥民。因為黑鐵膽的母親姓王,他黑鐵膽也算是這個家族中的一分子。不過,王氏家族真正的人物是王國慶,他眼下是山陽市的市委書記。第三是胡家川的胡家,代表人物就是胡風雲的老爸胡四海,他是鎮黨委副書記。第四是杜家川的杜家,代表人物自然是白沙酒廠的老總杜天堂。杜天堂手裡有了錢,就想方設法調教自己的弟弟妹妹們,杜天虎進入到了政界,如今已經是西山縣的副縣長了。杜天紅大學畢業後回到白沙酒廠幫他做事,眼下已經是酒廠的賬務科長了。

杜天紅其實上的也是中專,她和我們的主人公黑鐵膽是中專時的同學。

想到這裡,黑鐵膽就說,咱們打了胡衙內,就會造成胡家、杜家和白家三大家族新的矛盾,後果不堪設想啊!

張大彪一拍桌子說,鐵膽啊,像胡衙內這種人就是欠揍。不殺殺他的威風,他還真以為這白沙鎮姓胡了呢?鐵膽啊,不要前怕兒狼後怕虎的,我知道,這不是你的性格。不要多想,先揍了他小鬼孫再說。如果出了事,一切由我出頭。

話說到這份上,黑鐵膽也不好再說什麼了。哥們嘛,總有兩肋插刀的時候。

張大彪走的時候,對黑鐵膽擠擠眼說,一會兒你到我的保安部去,傢伙我已經準備好了。

動手打人,用傢伙與不用傢伙,那在法律後果上是有很大區別的。比如你用刀把人捅傷,或是用拳頭把人打傷,即使受傷的程度一樣,但在法律的認定層面卻有天壤之別。因此,法律的條文總是明確規定是不是「持械搶劫」、「持械鬥毆」、「持械傷人」等。

黑鐵膽想到這裡就呵呵一笑說,就憑咱們幾個,還用拿傢伙?彪子,什麼也不要拿,就憑咱們幾個的拳頭說話。

黑鐵膽握起拳頭在張大彪的眼前一晃說,看看,這就是咱的傢伙,照樣打得他滿地找牙。

張大彪說,總得以防萬一吧。那個胡風雲也不是吃素的。

黑鐵膽晃了晃拳頭說,什麼也不要拿,一亮傢伙,性質就不同了。

如何具體地開戰,兩個人又合計了一番。

傍晚時分,張大彪、刀子、鉗子、鐵膽在白如雪家小賣部對面的那個胖子酒家聚齊了。

他們幾個一到,老闆高胖子立馬跑了過來。

高胖子涎著笑臉問,哥幾個,怎麼吃?

張大彪說,四個小菜,一箱啤酒。

老闆大聲地說,好嘞,小紅,小紅,來招呼彪子大哥!

一個胖乎乎的姑娘便扭著腰走了出來。

她俯身撕開一箱啤酒,後腰就露出了大半截。

小紅掂出四瓶啤酒放桌子一放說,打開?

鉗子說,弄菜去吧!

鉗子就用兩個指頭「砰砰砰」接連打開了四個酒瓶蓋子,四個好朋友每人拿過一瓶酒互相碰了碰說,走一個。一口下去,都幹了半瓶。

這時,刀子朝外面呶了呶嘴說,他媽的,胡衙內來了!

果然,對面的小賣部里已亮起了燈,胡衙內那光光的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