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12章 白如雪的命運

第12章 白如雪的命運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12節第12章白如雪的命運

這天下午,杜天紅找到黑鐵膽說,鐵膽啊,你也老大不小了,以後做事可是三思。怎麼能和張大彪他們一塊打架呢?

黑鐵膽笑笑說,天紅啊,我們是哥們,有事,總得幫忙吧。

杜天紅說,那得看幫什麼忙了,他們要讓你去殺人,你就去殺人?!

黑鐵膽說,那倒不會,我有我的底線。

杜天紅笑笑說,好,有底線好。對了,鐵膽啊,把你的這身衣服脫了。

黑鐵膽故意睜大雙眼問,脫,脫衣服,天紅啊,你想幹啥?

杜天紅把嘴一撇說,往哪兒想呢,你看看,你現在已經是咱們集團辦公室副主任了,看這衣服髒的。我去給你洗一洗。

黑鐵膽說,你是集團的賬務總監,給我洗衣服,不太好吧。

杜天紅說,我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你黑鐵膽的老同學。老同學給你洗個衣裳,也不行?

黑鐵膽說,行,行。我最不好洗衣服了,你的這個工作,我永遠支持。

杜天紅說,看看,美的你!

胡衙內的病養好後,比以前更黏糊地去貼近白如雪了。

白如雪想擺脫他,可毫無辦法。現在她的身邊已經沒了刀子這個護花使者,胡衙內越發肆無忌憚了。有時候,趁人不注意,他還在白如雪身邊動手動腳。

因為刀子的關係,鐵膽也對這個白如雪留了心。

想想這個白如雪也真有點可憐,1980年,白如雪出生於白沙鎮的一戶普通工人家庭,父親老白頭轉業軍人出身,是白沙酒廠的一名鍋爐工,母親在鎮上開了一間小賣部。白如雪排行老三,上面有一個哥哥白如鋼、一個姐姐白如玉,下面還有一個弟弟白如鐵。

貧窮是白如雪兒時惟一的記憶,然而貧窮卻沒能掩蓋住她驚人的美麗。從小就目睹家中窘迫的白如雪心氣很高,她曾暗自發誓要好好讀書,有一天一定要離開這個簡陋的家。隨著青春期的到來,白如雪出落成膚如凝脂、身材苗條的少女,最讓人過目難忘的是她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如一泓秋水。1994年夏天,看到父母微薄的收入已經無力繼續支付他和弟弟的學費,懂事的白如雪主動要求退學了。

那一年,白如雪才15歲。

指望讀書考出這個閉塞小鎮的夢想終於破滅,如雪變得沉默起來,在母親開的那個小賣部里,如雪成了幫手。

她的美麗也招來了無數同齡男孩的追求,但如雪從未動心,在她看來,這些乳臭未乾的愣頭小夥子,如同那座破舊而擁擠的小鎮,從他們身上如雪看到的,只有貧窮、庸俗與幼稚。

如雪雖然對那些苦苦的追求者們毫不動心,但母親卻驚奇地發現,小賣部的生意卻一天比一天好了。

到了晚上,如雪就呆在家裡守著那個12寸的小電視機,港台言情片里的浪漫情節讓她心動不已,目睹外面世界的奢華與繁榮,如雪的心彷彿早已飛出了小鎮。

黑鐵膽這時看到如雪在胡衙內的苦苦威逼下十分窘迫,就特意來到老白頭的家裡,他對老白頭說,老伯啊,現在咱們集團的白沙酒店開始擴大規模,正在招服務員。你可以讓如雪去試試。咱們是個大集團,進到裡面有保障。

黑鐵膽的的一番話,老兩口還沒有放在心上,如雪卻動心了。就住在白沙鎮上,又有誰不知道白沙集團的名氣呢?

第二天一早,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白如雪走進了白沙酒店的大門。如雪哪裡會知道,從這一刻起,她的命運會發生翻天覆地的改變。

從成為白沙酒店服務員的第一天,如雪就發現了這個賓館的不同。富麗輝煌的裝修和枝末細節的裝飾里,無處不透露出一個人的影子,而這個人,就是如日中天的白沙集團的老總杜天堂。

漸漸地,白如雪熟識了這個紅得發紫、以聰明和能力創造了西山縣神話的中年企業家的各種頭銜,人們能想到的榮譽和光環幾乎都集他一身。賓館大堂的牆上,掛著杜天堂和下來視察的省里、乃至中央領導的合影;每個包間里,裝飾字畫被清一色裝裱整齊的「杜天堂語錄」所代替;賓館裡所有的人提起這個神話般的人物,總是一臉的敬畏。一時間,在如雪這群小女孩中間,杜天堂成了財富及權勢的代名詞,彷彿遙不可及。

如雪成為白沙賓館普通員工的第六天,終於有幸見到了這個神話般的人物。那天晚上,如雪和同事交接完班,正準備去宿舍休息,在二樓的走廊上遇到了杜天堂。當晚,杜天堂親自到賓館為省里領導安排住宿,卻未料能遇到一位如此清純美麗的女孩,儘管年齡小了些,但他仍有些心動。

從那以後,黑鐵膽無奈地發現,杜天堂來賓館的次數增加了,而且每次來,他總點名讓如雪到包間為他們服務。

如雪靜立在包間一角,看著杜天堂儒雅地與人談笑風聲,天文地理、古代著述甚至是外國的哲學名著,幾乎沒有他不知道的,她便越發仰慕這個才華橫溢的「杜總」。甚至連杜天堂無意中瞟過來的一眼,都讓她欣喜若狂。

杜天堂的好色是出了名的,正在學習讀心術的鐵膽從杜天堂的眼角眉稍已經看到了他對如雪的心思。鐵膽現在的內心很矛盾,他本想把如雪招到白沙集團好擺脫胡衙內的糾纏,哪裡會料到,如雪是剛離狼窩又入虎穴。

他想提醒如雪幾句,可又覺得無從說起。另外,通過如雪的神情,鐵膽也「讀」到了這個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