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21章 龍虎幫

第21章 龍虎幫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2章第一卷崛起之路

第21節第21章龍虎幫

胡衙內的手裡有了錢,就把胖子酒家的柳如煙請到了銀河拆遷公司,名義是公司辦公室主任,實際上是他的姘頭。胡衙內就想,還是有錢好啊,從今以後,他就可以真真正正地獨佔花魁了。

龍牙的手下多以牙相稱,比如龍牙、虎牙、狼牙、血牙等,就連龍牙手下那個光頭打手,因為是一嘴的黑牙根,也被人叫作蟲牙。

時間長了,人們就把龍牙這幫人叫作西山地面上的「長牙幫」。長牙,是西山當地的方言,說誰是長牙,是說這個人愛啃、愛咬、愛拽,只能沾光,不能吃虧。大家覺得,長牙幫這個名號用在龍牙他們身上,非常貼切。

在長牙幫里,龍牙自然是龍頭老大,胡風雲也成了當仁不讓的二當家。

不過,長牙幫里的人對外是自稱為龍虎幫的。

這天下午,胡衙內和龍牙他們正在銀河ktv裡面瀟洒,龍牙的手機突然響了。一看是縣政府辦公室主任方曠遠打來的。

龍牙擺擺手,蟲牙連忙上前把音響關了。

龍牙說,是方主任啊,有何指示?

方曠遠說,龍牙啊,你現在就到我的辦公室來一下。白沙鎮那個電機廠的職工因為拆遷的事來上訪了,他們把縣政府的大門給堵上了。郭紅梅縣長很生氣。

龍牙說,是嗎,這幫人怎麼能這樣?我們在拆遷的過程中可都是講程序、講文明的。

方曠遠說,先不說了,見面再說吧。

龍牙把嘴裡的雪茄往煙灰缸里一按說,風雲,走,咱們一塊兒到縣政府去。

當龍牙他們乘車趕到縣政府門口的時候,這裡已經圍了很多人。

帶頭上訪的正是電機廠的老朱,他站在人群的最前面說,這次政府不出面,不答覆,咱們明天就到市裡去。我就不信了,這西山的天還真變了。

小車好不容易擠到院子里,這時胡衙內隔著玻璃看到了黑鐵膽也站大門口,他不由吃了驚。黑鐵膽難道也加入到了上訪大軍,不會吧?

黑鐵膽當然不是來上訪的,他是來幫助政府解決問題的。

原來,剛才杜天堂也接到了方曠遠打來的電話,要他們白沙集團也派出代表到縣政府商量。杜天堂就把黑鐵膽給派來了。

黑鐵膽在去政府辦之前,先站在下面聽了聽,想進一步了解一下情況。在為征地拆遷的前期工作交給銀河公司後,白沙集團就變得相當省心。不少事情黑鐵膽也沒有過多地深入,一些細節,他還真不知情。

這時,一位官員在眾人的簇擁下來到了政府門口。

黑鐵膽一看,認得,政府辦主任方曠遠。

一位警察連忙迎了上去說,你好,方主任。

群眾中有人認識這個方主任,老朱就說,大家靜一靜,看看政府辦的方曠遠主任如何說。

不過,方主任並沒有對群眾說什麼,而是訓斥起了那位胖子警察。

方主任說,李所長,你們馬局長知道現在這個事嗎?

警察說,知道,我們就是馬局長派過來的。

方主任看看了李所長後面的幾個警察說,就你們幾個,能行嗎?現在就給你們馬局長打電話,就說是我說的,也是書記、縣長的意見。立即把防暴隊調過來,把門口鬧事的人給趕走了。另外,對那些不聽勸告的死硬分子,先抓起來再說。

李所長點頭哈腰地說,是是是,我現在就給我們馬局長聯繫。

方曠遠與李所長說話的時候,聲音很大,也許他是故意讓上訪的群眾聽到的,想震懾一下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群眾。

沒想到他的話音剛落,人群就炸開了鍋。

老朱氣憤地說,方主任,你說的這是什麼話,不想著解決問題,卻要趕我們走,還要抓我們。好啊,今天你就先把我抓起來。老子是平頭百姓,標準的無產階級,什麼也不怕。倒是你方曠遠要小心了,咱們中國仍然是無產階級專政,你不要搞錯了對象。弄不好,被專政的就是你方致遠了。

方曠遠為這群上訪的群眾,早就是一肚子的火。他便用手指著李所長說,李所長,就這個姓朱的鬧的最凶。他如果還是這個樣子,今天就把他先拷起來。他就是我們專政的對象。

李所長說,方主任,你放心,他跑不了。

功夫不大,幾輛警車就呼嘯著開到了政府的大門口。

一群全副武裝的防暴警察就組成人牆站在了大門與群眾之間,一位戴著墨鏡、滿臉橫肉的指揮官跑步到方曠遠的跟前敬禮道,方主任,防暴大隊石中堅向你報到,請指示!

方曠遠說,很好,石隊長,你們行動很迅速。下面,請勸退這些圍堵政府的群眾儘快離去。如果有人堅持妨礙公務、尋釁滋事,就先抓起來。該拘留的拘留的,該訓戒的訓戒。

石中堅一個立正說,請方主任放心,我們保證在10分鐘內完成任務。

這時,方曠遠也看到了龍牙、金牙,還有黑鐵膽等人。

他揮了揮手說,走,到我的辦公室去。

電機廠的方廠長已經來方曠遠的辦公室里多時了,鐵膽見他一臉的焦慮,不停地走來走去。

這時,方曠遠的手機響了。

他連忙打開手機說,郭縣長,我是曠遠啊。好,好,都來了,我們這就過去。

方曠遠一邊拿起自己的茶杯、筆記本,一邊對屋裡的幾個人說,走,到小會議室去,郭紅梅縣長要聽彙報。

一行人剛在政府小會議室里坐定,郭紅梅縣長就帶著秘書吳天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