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104章 獵手與狐狸

第104章 獵手與狐狸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06節第104章獵手與狐狸

黑鐵膽不由想到了縣委書記王天恩在不久前成功化解危機的事,在這場無聲的對抗中,王天恩心思縝密、技高一籌,讓自視甚高的省紀委副書記高明如同是老虎吃天,無處下口啊!

張大彪給黑鐵膽講,就在高明他們一幫人開始工作的時候,在白沙賓館的另外一個房間里,張大彪、虎子、刀子三個人,已經對高明他們進行監聽了。

其實,這個事一開始是杜天堂安排給黑鐵膽來操作的。但黑鐵膽總覺得這個事不光明正大,他就借故轉交給了張大彪。

記得一開始杜天堂就對黑鐵膽說,鐵膽啊,一點不露地記下來。特別是那些細節,細節最重要。

在領受任務時,黑鐵膽說,杜總,咱們監聽專案組,這不合適啊!

杜天堂說,怎麼不合適?有人要陷害咱們王書記,咱們總得掌握事實的真相吧。記著,這是政治任務。講政治,你不懂嗎?

黑鐵膽笑笑說,好,好,我知道了。

自己雖然沒有親自去監聽,但黑鐵膽仍對這個事上了心。畢竟,這在西山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

不過,黑鐵膽也給省城的同學石磊打了一個電話,問了問這次省紀委來辦案的情況。

石磊的父親石破天是省紀委的常務副書記,對於上面來查王天恩的事,他應當最知情。

石磊給黑鐵膽講,高明親自出馬,王天恩怕是懸了。因為高明這個人在審理領導幹部時最為得心應手。

黑鐵膽說,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沒想到,高明還是這方面的專家。

石磊說,高明這個人頭腦有點不正常。

高明在出手前,一定會做好充分的準備工作。就像一位好獵人,不瞄準、不鎖定目標,他是絕不會扣動扳機的。

槍聲一響,那是要一擊必中,一槍必殺的。

當王天恩應約來和高明見面談話的時候,高明早就已經是成竹在胸了。

高明,王天恩認識,早在幾年前,當他還是西山縣縣長的時候,就接受過省紀委李大明和高明的調查。高明同王天恩,也算是老朋友了。不過,那一次對於王天恩來說,只是虛驚一場。

兩個人見了面,也只是隨便地大客套了幾句。

高明微微一笑說,王書記,今天叫你來,咱們只是隨便聊聊。有些事情,想請你出面證實一下。

王天恩分明看到了高明微笑後面的獰笑,但他不以為意地說,高常委,非常歡迎你到我們西山來。有什麼事,你只管問,我會全力配合你們的工作。

高明說,好的,王書記,是這樣,你們縣林業局的一位副局長林紅葉已經被「雙規」了,不知道你聽說沒有?

高明一邊說,一邊觀察王天恩的表情和反應。但他從王天恩的臉上什麼有用的信息也沒有捕捉到。

王天恩說,聽說了,縣紀委在雙規林紅葉之前,和我溝通過。

高明繼續說,據我們專案組掌握的情況,這個林紅葉身上的事很多,也很大。其中,有一件事還與你有關。

高明仍在觀察著王天恩的表情,但見王天恩淡淡一笑說,是嗎?什麼事還和我有關?

高明見王天恩如此淡定,心裡就在冷笑,王天恩,你就裝吧,一會兒就會讓你在事實面前哭。老子會讓你們這些貪官們哭天無淚、入地無門。

高明說,王書記,林紅葉說,他為了接手林業局局長一職,曾給你送過錢。不知是真是假?

王天恩仍是淡淡一笑說,噢,是這件事啊!沒錯,林紅葉是找過我,也給我送過錢。高常委,他送的還不少,整整20萬啊!

高明沒有想到,王天恩竟然如此坦然。他就接著問,王書記,這錢……

王天恩說,他的錢,我能要?誰的錢我也不會要!一個黨員領導幹部在用人上講的是原則,走的是程序,看的是工作。我最恨的就是那種平時不干事,有了機會卻四處活動跑官要官的人。這一次,我們之所以沒有提拔林紅葉,就是我覺得這個人在黨性不純。

王天恩的這些雖然擲地有聲,但在高明聽來,這不過是套話和空話而已。他接著仍是不露聲色地問,王書記,那,這錢……

王天恩說,退了,我退給了林紅葉。這個人不真執著,我退給他以後,他又給我送來了。讓我想想,我是退給他兩次還是三次,大概是三次吧!高常委,你說說,林紅葉的這個執著勁兒,要是用在工作上,那該有多好!可惜啊!

聽到這裡,高明就覺得有了突破口,王天恩說是退了三次,而林紅葉一口咬定是退了兩次。兩個如果對質,必有一個人會露出破綻和馬腳。高明希望露出馬腳的是王天恩。

高明說,王書記,你是市委書記,是黨的高級領導幹部,什麼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的話我就不多話了,你什麼都清楚。我想是這樣,關於這20萬塊錢的問題,你再想想。你究竟退了幾次,最後一次是在哪裡退的,時間是哪一天?對了,關於這個問題,你簡單地寫幾句。我知道,你一個縣委書記,時間很寶貴。寫一下說明,你就可以回去了。

王天恩想了想說,行。

高明見王天恩在寫的時候,有些遲疑,心中便生出一股竊喜。

王天恩寫了幾句,忽然敲了敲桌子說,噢,高常委,是這樣,我想起來了。我親手退給了林紅葉兩次,最後一次,我是讓我的司機退給他的。

高明的眼中閃出一點火苗,他忙問,是嗎?最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