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136章 用之如虎,棄之如鼠

第136章 用之如虎,棄之如鼠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36節第136章用之如虎,棄之如鼠

黑鐵膽把白沙集團在品牌及文化建設方面的計劃書拿出來後,就送給了杜天堂。

杜天堂翻了翻說,好,鐵膽啊,我會儘快看的。等我看完了,有什麼想法,也會儘快同你溝通的。

可一星期過去了,杜天堂在黑鐵膽那裡再也沒有提起過這件事。

不僅是不提這件事,而且其它很多事情,杜天堂也不找黑鐵膽商量了,他直接找集團的各位副總。如生產上的事,他就直接找白崇光,營銷上的事,他就直接找李大白。杜天堂的這種作風,既讓黑鐵膽感到很尷尬,也讓白崇光和李大白他們感到很難做。

杜天紅還專門找杜天堂說過,毫不客氣地指出杜天堂的這種做法是違法的。

聽了杜天紅的話,杜天堂感到好笑,他問,天紅啊,你說你大哥我違法了,敢問,我違了哪條法?

杜天紅說,公司法。黑鐵膽是集團的總裁,他對整個集團的管理和運行負責任。你這樣做,是以你董事長的身份做了總經理的工作。現在的白沙集團,責權不明。

杜天堂聽罷笑了笑說,責權不明,說的好。我也想讓黑鐵膽挑起重擔啊,可他處處事事和我對住干,我不信任他。

杜天紅說,你不信任他,可以召開董事局大會,罷免他這個總經理啊!

杜天堂說,不說別人了,就拿你來說,你也是董事,我提議罷免黑鐵膽,你能同意嗎?

杜天紅說,我當然不會同意。

杜天堂就說,是啊,連你都不同意,我能把他罷免嗎?不過,免不掉他,我可以把他晾起來,誰讓他和我不一條心呢?

杜天紅說,哥,你這是在意氣用事。你站的是你自己的立場,不是集團的立場。

杜天堂說,集團和我能分開嗎?我就是集團,集團就是我。

杜天紅說,難怪人家說你是獨裁,是寡頭,我看一點也不假。

杜天堂說,這話是誰說的?不就是那個黑鐵膽嗎?天紅啊,古人說的好啊,一個人本事再大,但用之如虎,棄之如鼠。黑鐵膽就算是一頭老虎吧,可我現在不用他,那他也只是一隻老鼠罷了。

杜天紅說,哥,你這話我不愛聽。人家黑鐵膽就是有本事,你為什麼不用人家?

杜天堂說,我一直以來就重用他。你想想,他從一名普通員工,是怎麼一步一步變成總裁助理、副總裁、總裁的?還不是我一手提拔上來的?可他黑鐵膽的頭上長有反骨啊,他現在覺得自己翅膀硬了,要和我對著幹了。很好嘛,離開我杜天堂,我倒要看看這隻老虎還有什麼能耐。

杜天紅咬了咬嘴唇說,不講道理,我不和你說了。

最近這一段,杜天堂有意在晾自己,黑鐵膽深有體會。

他曾經想過與杜天堂妥協,與杜天堂握手言歡。可想到杜天堂的霸道、自私,黑鐵膽就覺得這是一個大是大非問題,自己決不能在杜天堂的跟前低三下四。另外,他也想到要離開白沙集團。此處不養爺,自有養爺處。可想想白沙集團那5000多位員工,想想自己對王大森的承諾,想想自己要把白沙集團帶進全國白酒前三強的雄心,黑鐵膽又覺得自己不能就這麼不聲不響地離開白沙集團。

因為杜天堂直接插手集團的管理與經營,黑鐵膽就向杜天堂提出,他最近就集中精力搞一搞這個品牌及文化建設的問題,集團里其它的事情,就讓杜天堂多費心了。

杜天堂聽罷高興地說,好啊,七弟,我支持你。人員上,都需要誰,你儘管安排。

黑鐵膽說,一個白如玉,一個鄧玉傑,就差不多了。

白如玉是集團的副總,鄧玉傑是剛到集團上班的大學生。

杜天堂說,好啊,品牌和文化建設這個事非常重要,由你親自牽頭,我就放心了。你上次寫的計劃書,我已經看過了。不過,我覺得還是缺乏可操作性。這一次,不要急,好好地研究一下。

杜天堂想,黑鐵膽自己提出要搞這麼一個品牌與文化專題,那就是說,他黑鐵膽已經把自己降為副總裁的角色了。

杜天堂心中竊喜,好你個黑鐵膽,你總算低頭了。早知今日,何必當初?想和我斗,你還太嫩了點。老子是誰,老子是杜天堂啊!你是誰,你不過是黑鐵膽啊!

有關白沙集團文化建設的事,黑鐵膽先讓鄧玉傑翻些書,上網上查些資料,做些前期的準備。因為身上的雜事少了很多,黑鐵膽覺得自己現在是清靜了許多。他有更多的時間讀書、打拳、學琴了。

這樣也好,把自己的鋒芒再收斂一些。好好蓄勢,待時而動吧!

不過,沒多久,杜天堂卻對杜天紅說,天紅啊,你總是說我在晾他黑鐵膽。眼下,我這裡有一項特別重大的事情要交給他黑鐵膽,我要用他了。不知他能不能變成一隻老虎。

杜天紅說,哥,人家本來就是一隻老虎。

杜天堂冷笑一聲說,是老虎還是老鼠,那得用實踐來檢驗。

接下來,杜天堂就召開了一個董事會。

在董事會上,杜天堂講,他眼下又有了一個宏大的設想,那就是力爭把咱們的白沙集團同湖南的白沙集團,還有廣西的白沙集團一道組建成一艘大型的航空母艦。

杜天堂解釋說,我們是生產酒的,湖南白沙是生產煙的,廣西白沙是生產糖的。如果我們三家集團整合為一家集團,那我們的手裡可是糖煙酒就全有了。這樣一家集團,我敢說,在中國的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