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166章 偉大的小人

第166章 偉大的小人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4章第三卷龍爭虎鬥

第166節第166章偉大的小人

看看天色不早了,杜天堂打了一個哈欠說,咱們難得聚得這麼齊,我給你嫂子打個電話,讓她準備幾個菜,今天晚上回家吃飯。

杜天龍說,好啊,很久沒有嘗到嫂子的手藝了。對了,把大彪也喊上吧。

杜天堂說,好。

張大彪是杜天堂老婆張小霞的親弟弟。

杜天堂的家就在白沙集團裡面,是一個小別墅。杜天堂平時很少在家吃飯,不僅是吃飯,就是睡覺他也很少回來。張小霞對此早就習慣了。

杜天堂給張小霞打罷電話,他們幾個又在杜天堂的辦公室里閑聊了一會兒就動身回去了。

回到家,杜天堂的女兒杜青青正在院子里做作業。

杜青青今年13歲,實中一年級學生。

見到杜天堂回來了,杜青青就撲到杜天堂的身上叫了一聲爹地。

杜天堂高興地親了一下杜青青的臉蛋說,寶貝。

張小霞正在院子里擇菜,她咂了咂嘴說,瞅瞅,這沒大沒小的。青青啊,還不快給你的叔叔、姑姑打招呼。

杜青青這時又跑過來拉住杜天紅的手說,姑姑好、叔叔好。

杜天紅摸了摸杜青青腦後長長的辮子說,青青,又長高了。

杜青青說,姑姑,我長大了,能攆上你的個頭兒就好了。

杜天紅說,青青啊,你肯定能超過姑姑。你看,你爸、你媽那都是高個子啊!

張小霞說,我是高個子不假,你哥嘛,只是一個中等個。

杜天堂挺了挺胸說,誰說的,怎麼說,我也算是玉樹臨風吧!天紅,你說呢?

杜天紅笑笑說,大哥的個子反正是比我高。

杜天堂也笑了,天紅這不知是在誇我呢還是在臭我。

這時,張大彪手裡提著東西走了進來。

張大彪朝杜青青招招手說,青青,看舅舅給你買了啥?

杜青青跑過來就把張大彪手中的東西搶了過去,拆開一看,原來是一部mp3,一張電影光碟——《卧虎藏龍》,還有一部書——《我是特種兵》。

杜青青笑著說,還是舅舅對我親。

張小霞說,看看,就這點東西就把我們家青青給收買了。

張大彪笑笑說,青青啊,mp3和光碟是你的,書是你哥的。

張小霞搖了搖頭說,杜帥帥整天也不著家,也不知道又跑哪兒去了。

杜天堂說,帥帥不是一個讀書的材料。今天秋天就送他到部隊上去鍛煉。

張小霞說,沒辦法,帥帥這才16歲,正是青春叛逆期,我的話他不聽,他爸的話更不聽。沒辦法,不久前我給他改了戶口。

張小霞現在是白沙鎮派出所的所長,她改個戶口那是小菜一碟。

張大彪笑笑說,這小子和我有共同語言。

張小霞苦笑了一下說,他就是你這個舅舅給帶壞的。

張大彪說,姐,我怎麼了?我現在好歹也是白沙建築的老總了。

杜天紅說,是啊,大彪早就出息了。

張大彪朝杜天紅笑笑說,我沒有我們老大出息。

張大彪口裡的老大指的是他的結拜兄弟黑鐵膽。

杜天紅的臉微微一紅說,他哪裡有你出息?!

這頓飯說是讓張小霞來做,其實,她也沒有咋動手,因為家裡有保姆。

飯菜準備好了,杜天堂說,咱們就坐在外面吧,外面豁亮。

六、七個人就圍坐在院子里葡萄架下面的那張大理石圓桌旁,他們便吃便聊,杜天堂突然覺得眼前的這個天倫之樂也很不錯。

眾人吃了一會兒,杜天堂就又提起了剛才在他辦公室里談到的那個話題。

這些年來,其實張小霞也整天對杜天堂提心弔膽。她雖然不清楚杜天堂究竟撈了多少錢,但她可以肯定,那個數字一定是嚇死人的,萬一出了事怎麼辦。以杜天堂的大手筆,他弄到的錢怕是夠得上槍斃了。

眼下有這麼一個離開白沙集團的機會,張小霞就覺得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她笑嘻嘻地說,天堂啊,我支持你到市裡去。再怎麼說,那是市裡,還是正處。在企業里幹得時間長了,風險太大。

杜天紅說,就是,我也是這麼想的。

杜天龍說,你們倆啊,都是頭髮長見識短。到市裡去,有在白沙集團肥實?

張小霞笑笑說,你啊就知道錢錢錢,你能不知道錢多燒手的道理?!

杜天龍說,錢多好啊,有錢能使鬼推磨。

杜天堂端起酒杯說,算了,這個話題是不是有點沉重、也有點複雜。咱們不說了,來,喝酒!

杜青青也拿起了一隻小酒杯要和杜天堂碰杯。

張小霞瞪了女兒一眼說,青青,沒大沒小的,你才多大,也想喝酒。

杜青青擠了擠眼說,今天人齊,都高興。媽,你就讓我少喝一點吧。一點,就一點。

杜天堂哈哈一笑說,好啊,閨女,那就你陪老爸少喝一點。

杜青青用舌尖嘗了一點白酒,立即伸出舌頭做了個鬼臉說,不喝了,不喝了,苦死了。

杜青青的一番話,讓大家都笑了起來。

吃罷飯,杜天虎他們和哥哥、嫂嫂又聊了一會兒,就一塊兒起身告辭了。

晚上躺在床上,張小霞又和杜天堂聊了很長時間。

張小霞的態度是堅決和明確的,她力勸杜天堂抓住眼前的這個機會,離開白沙到市裡去任職。

張小霞甚至說,即使不提拔你為正處,能平穩著陸、沒有後遺症地從風口浪尖上退出來,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對於張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