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歷史軍事小說 >官場調教 >第192章 權力家族

第192章 權力家族

小說:官場調教| 作者:八月炸(書館)| 類別:歷史軍事

第5章第四卷鳳舞白沙

第192節第192章權力家族

王國慶在山上談的差不多了,大家都陸續下了山。他決定在山上再逗留兩天,因為他感到這次的務虛會開的很成功,他可以在這裡再清閑幾天。

一天上午,王國慶就專門喊上王國棟、黑鐵膽兩個人進山裡去轉了轉。

鳳凰山高大的山體綿延了數百公里,4萬平方公里的山陽市硬是沒能把它裝下。鳳凰山在山陽扭了一個身子,又鑽到了另外一個省。

這時的鳳凰山被參天的大樹和無盡的綠草包裹著,松濤陣陣,涼風習習,鳥語花香,飛瀑流泉,的確是一處避暑的勝地。山下是蜿蜒流淌的白龍江,白龍江發源於鳳凰山,先是向東、後又向南匯入漢水,最終投到了長江的懷抱。

山陽市,既有鳳凰山,又有白龍江,有龍也有江,是個藏龍卧虎的好地方。

漫步在山中的林蔭小徑上,王國慶也顯得有些興奮。

王國棟背著一個挎包,裡面裝著礦泉水、麵包、燒雞,還有兩瓶茅台酒。他亦步亦趨地跟在王國慶身旁,時不時地去扶一把,拉一下。

在一個僻靜的亭子里,三個人坐了下來。王國棟便將挎包里的東西掏了出來,放在中間的石桌上。他掏出一根香煙給王國慶點上,又讓了黑鐵膽一根,自己也抽上了一支。

王國慶比王國棟的歲數大了不少,王國棟的成長,可以說一步一步都是由王國慶操心和安排的。包括他的上學、工作、婚事和升遷。

當年王國棟對自己的婚姻不太滿意,曾向大哥王國慶提起想離婚的事,遭到了王國慶的一番訓斥。王國棟在整個王氏家族中,也是王國慶重點培養的對象之一。這小子還算爭氣,沒有讓王國慶失望。他從鄉鎮干起,一直干到西山縣的縣長。

王國慶知道,從政很風光,但也充滿危機,可以說是一個高風險的行業。對自己的一對雙胞胎兒女,他就希望他們遠離官場。

兒子王明明已經從大連艦艇學院畢業了,現在是南海艦隊的一名少校軍官。女兒王聰聰從解放軍第四軍醫大學畢業後,為了照顧癱卧在床的鐘大姐,特意回到了山陽市,在解放軍678醫院當了一名外科醫生。

作為一個女兒,留在身邊是比較理想的。聰聰這姑娘非常懂事,對父母也很體貼。不過有些事情是不能設計的,女兒雖然沒有從政,但她的丈夫吳天然卻人在仕途。不知這是不是天意,難道他們王氏家族註定就是吃政治飯的?

在一處觀景台,王國棟將酒打開,斟了三小杯放在桌子上。王國慶彈了彈煙灰,端起了酒杯。

王國棟也忙端起酒杯說:「大哥,黑總,幹了。」

三個人喝了幾杯,便閑聊了起來。

王國慶對王國棟說:「以後你要注意更加沉穩一些,該說該笑都沒有毛病,但是不能讓對方看到你心裡想的是啥。」

王國棟臉就有些發紅,他說:「大哥,我聽你的。」

王國慶又說,國梁這傢伙性子急,有些事我也不便同他講。再見面了,你勸勸他,不要總是來找我。他的事,我記住呢。

王國棟點點頭說,大哥,我明白。

王國慶又對王國棟說,國棟啊,鐵膽雖然年輕,但他很有思想,以後,你們哥倆可以好好交流。

王國棟說,我和鐵膽本來就是好朋友。

黑鐵膽給王國慶、王國棟每人讓了一根說,王書記,我的水平有限,以後還得請領導們多多關照。

王國慶覺得這個黑鐵膽說話辦事都很沉穩,是一個難得的人才。他甚至想,如果他有一個女兒的話,黑鐵膽倒是一個不錯的人選。可惜,他只有王聰聰這麼一個女兒。

明天就要下山了,王國慶書記感到這一次的「鳳凰山會議」開相當成功,達到了預期的目標。接下來,就是抓好對幹部的調整工作了。當然,有了這些前期的工作,事先吹吹風,透透氣,必定能化萬難於無形。

晚上吃罷飯,王國慶書記便回到卧室,他拿出那一本看了多遍的《曾國藩家書》,再一次津津有味地讀了起來。

從一定程度上講,曾國藩就是王國慶的精神支柱,也是他在官場效法的榜樣。他最為佩服曾國藩的有兩條,一是他的為官之術。二是他的育人之道。

在為官上,曾國藩是陞官、做官最好、保官最穩的楷模。真的是「從政要學曾國藩,經商要學胡雪岩」。自近代以來曾國藩就被政界人物奉為「官場楷模」。這是因為,第一,他陞官,入朝做官,10年連升10級,37歲官至二品,在清朝獨此一人。第二,做官最好,政聲卓著,治民有方。第三,保官最穩,歷盡宦海風波而安然無恙,榮寵不衰。

曾國藩還熟讀中國歷史,對官場之道參深悟透,積澱一整套官場絕學,用之於中國官場,攻無不克,戰無不勝。

王國慶越是研究曾國藩,越是感到高山仰止。他覺得曾國藩對於所有的從政者都是一坐金礦,誰鑽得最深,誰就獲益最大。

反觀自己,王國慶覺得也有可圈可點的地方。

改革開放前,王國慶雖然努力,但可憐得很。他趕牛車、掄大錘、背毛選、挨批鬥。嘗盡了人間的冷暖。

是改革開放,是恢復高考,才改變了他的命運。

他30歲步入官場,用了10年時間,由一名鄉鎮副書記當上了縣委書記。接下來,又用了差不多10年時間,當上了市委書記。在正廳這個位置上,他已經幹了7年。4